跳跳糖

【乐策】动听(3)

《烟花》设定张佳乐X《水军》设定吴羽策

隐:双花,双鬼,乐林,方吴,方林警告


3)

李轩借口买早餐,在外闲逛了半个多小时,心下算算那两家伙差不多能整理好自己了,才慢吞吞的往回走。进门就听见张佳乐在唱歌,一段陌生却挺好听的旋律,没有歌词,只随意地哼着乐谱,但单调的人声,在这样的早晨听来会显得有些清冷。

李轩笑着带上门:“给音乐剧写的新曲子?”

吴羽策见人进来也扬起嘴角:“恩,有一段白玫瑰的独白。昨天随手记了几笔,刚把副歌部分填上。”

“嘿李队长,我唱的还不错吧?”张佳乐放下稿纸,似乎也挺满意:“就是还没词。”

李轩将早餐搁在调音台一边不大的角落,接过尚未完成的谱子:“放着我来填吧。你们要不要先回去换件衣服什么的?”

张佳乐翻着纸袋,发现有爱吃的薯饼也不客气,笑嘻嘻地谢了李轩装口袋里:“我等下直接回公司去,张新杰一大早就夺命call了,我还在想回去怎么交代~唉。”

“炒作一时爽公关火葬场,不过放心,我觉得张新杰应该不至于弄死你。”吴羽策摇头啧啧着,好像这事从头到底和他没半毛钱关系一样。

李轩本已经拿起笔准备坐下写词,听见吴羽策这么说竟被弄得一头雾水,刚才明明这俩家伙还赤条条的挤在一起睡觉,地上连安全套都没好好丢进垃圾桶,怎么转眼就成炒作了?

“咦?你们这是炒作不是真的?……这……这炒作也不用……这么真吧?“李轩觉得自己舌头都要大了。

“呃……”回答他的竟是两个不约而同的无言以对。

一时间吴羽策和李轩飞快地互扫了眼,紧接着又避开,敏感如张佳乐立刻感到了气氛的变化,赶紧随口找了个理由,早早面对张新杰去了。

乐队成员还没到,张佳乐又已经离开,放在平时和李轩两人一起工作到深夜其实也是常有的事,根本不算什么,可当前的话题偏偏被搁在了这地方,解释?还是沉默?吴羽策觉得都没意义,况且他也清楚地明白,李轩对他的放任自由说到底还是出于两人间无与伦比的信任。

至于这种信任怎么来的,没人比他们自己更清楚。

吴羽策看着白底黑字的稿纸上,李轩刚刚写下的一句词,一个逗号后面,却没再继续。

『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 』**吴羽策没有念出来,而李轩却尴尬地笑了下,本想将这页翻过,却被吴羽策按住。

“爱恨相随,亲疏不离,干柴烈火到底都是一堆灰烬。我还是想和你一起把乐队做下去的,李轩。”

李轩楞了下,其实他又何尝不明白,两人间多年来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各自小心地走在天平的两端,用乐队成员们的玩笑话讲,这样的“相敬如宾”简直不可思议,可偏偏就是这么发生着。轻轻的叹息后,李轩竟是抬手揉了揉吴羽策的后发,“知道知道,你教我的那什么,没有开始就不会结束是吧。”

吴羽策没答,只是撑头默默地看着李轩提笔,墨黑色的字迹,漂亮的手写,

『如能忘掉渴望,岁月长,衣裳薄』**……

 

张佳乐坐在霸图大会议室的落地窗边,暖融融的阳光晒在身上,有些没精神地瞄了张新杰一眼。

没有责怪,也没有质问,张新杰翻着笔记本划出三个圈,推了推眼镜对张佳乐下一步规划安排做起了告知。

没错,只是告知,不是讨论,也不用选择。

第一,   霸图已经为张佳乐安排了音乐剧演出所必要的训练课程,包括声乐,形体,舞蹈和舞台表演等。张佳乐必须保证按时训练不得缺席。

第二,   音乐剧筹划和演出期间,张佳乐本人不得制造出或被意外曝光除吴羽策之外的其他绯闻对象。

第三,   音乐剧全部演出结束后,霸图会对外澄清张佳乐出柜确实系事件炒作,张佳乐必须按约定在合同期内保持单身。

张新杰条条框框的一二三念完,最后倒是不忘程式化地问了句:“你有意见吗?现在可以提。”

 “没意见。”张佳乐答得飞快,他知道就算有意见也改变不了什么,何况这次确实是自己先斩后奏,而霸图不追究只补救的做法已经是很给面子。

“还有事吗?没事我先走了,答应了老孙改剧本一个字都还没动呢。”张佳乐率先起身。

“没事了。”张新杰顿了下,又想到什么:“佳乐……”

“恩?”

“我不想干涉你的私事,但是公司的决定希望你不要介意。”

张佳乐勉强扯了下嘴角,苦笑:“不算什么大不了的私事,倒是辛苦你了。”

张新杰没再搭话,说了句“加油”先退出了会议室。

 

回家补了大半天的觉,傍晚起床时才把早上从李轩那儿带回来的薯饼啃了,一个人的公寓总显得特别大,张佳乐进进出出每个屋子窜了一边,也没想起来接着要干嘛,莫名的不安就这么莫名地萦绕在这间屋子里,最终只能认命地倒上咖啡,开始边喝边望着天花板,喃喃自语着“剧本剧本剧本。”

张佳乐是从没写过剧本的,但他看过很过,也演过很多,电视电影广告哪怕小品,唯独舞台剧自打毕业就再也没有接触过,甚至他觉得自己都已经快忘了怎么在舞台上面对近在咫尺的观众而只对故事中的人说话,而现在孙哲平却直接丢了个音乐剧的剧本过来,要他负责改完。

“馊”主意是自己出的,也怪不得别人。张佳乐头痛地抓了把头发,还是拨了林敬言的电话。

“老林,张佳乐找你。”电话是方锐接的,递到林敬言手里的时候,张佳乐还能听到对面传来厨房里锅底的油滋滋滋冒上来的煎炸声。

“乐乐啊,今天怎么有空找我,对了昨天你约我改本子怎么没来?“林敬言还是那么温柔平和地说着。

张佳乐这个那个了半天,总不能告诉林敬言说是因为楼下碰到吴羽策一对口供发现你和方锐搞上了咱不好意上来吧?于是张佳乐也不打算解释这么多,就随口胡诌了句“忙“,直接把剧本的事提上议程。

“老林你教教我,音乐剧剧本得怎么改啊?“张佳乐问的那是无比虚心。

林敬言照旧炒着手里的菜,混着锅铲的叮叮当当,张佳乐听到电话里给出了一句十分不负责任的回答:“一样也是起承转合嘛。“

张佳乐汗了一下,继续求教:“不不我是说故事,故事的发展有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有没有什么方式方法?”

“你的话,我觉得想什么写什么就好。把你现时现刻的心情写下来,或者你以前的……”林敬言终究还是顿了下,“或者你以前的故事都可以,挺简单的。”

“这不简单吧……”张佳乐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叹出:“老林,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清。“

 林敬言倒是笑了出来,“哈哈难道是张新杰又找过你了?“

“你怎么知道?“

“大方向对就行了,别想太多。……方锐,来把汤端进去!”

本来还想和林敬言讨论一会的,听到后面半句张佳乐也经不住眼皮跳了下:“那你吃饭,不打扰了,我自己再想想。”

听林敬言说着嗯嗯好好,有事再找我之类的客气话,张佳乐放下手机任其自动断线,抽过原来的剧本坐下又细细读起一遍。

 

稍晚的时候剧本看得睡着的张佳乐被手机铃声吵醒,拿过一看竟是吴羽策的电话,心下胡乱猜测了一番,接听时居然还有些期待。听着电话里吴羽策说起接到张新杰电话的事,张佳乐本还想吐个槽说你居然和张新杰都能聊上半小时,再一想顿觉不对:“张新杰和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给你安排的训练课让我一起去,顺便监督你。“吴羽策回答得毫无破绽。

而就张佳乐对自家经纪人的了解,那绝不是他们聊天半小时的主要用意。就算吴羽策在他面前不说,张佳乐也清楚地知道,白天对自己宣读的那些一二三,张新杰一定会再通知一遍吴羽策。

并且一定是以出于好心而告知的方式。虽然确实是。

但是,没有人能如此精确的控制自己的感情,就算是演员也做不到。何年何月你必须只爱他一个,何年何月你们又必须分手,比起对自己情感的迷失甚至不解,张佳乐显然更讨厌这种被完美规划的一段所谓爱情。

并且坚信,没有人会喜欢。

“还有吗?“张佳乐问。

“没了。“吴羽策断然道,“我看了下明天下午就有舞蹈课,来和你约个具体时间。”

张佳乐楞了楞:“4点差不多吗?”

竟也没追问。

“好,那明天见。“

“明天见。“

如果说张新杰的告知只是公司层面对于他演员这份职业所给出的束缚,那林敬言给到的意见其实已经为张佳乐开了一扇窗,然而吴羽策完全回避的回答,甚至有可能已经接受张新杰意见的那种态度,把张佳乐刚刚打开的窗又生生关上。

张佳乐看了眼挂历上的日期,抬手拨了下表,离舞蹈训练课还有不到20个小时。

算了,砸门吧。张佳乐想。


TBC

 

注:**取自林夕词《再见二丁目》,原唱杨千嬅。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