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乐策】动听(4)

《烟花》张佳乐设定X《水军》吴羽策设定

隐:双花,双鬼,方吴,乐林,方林警告


4)

次日下午,张佳乐兜着帽衫带着遮掉半张脸的大墨镜到达舞蹈教室的时候,吴羽策已经拉着戴妍琦跳起来了,和着一首简单的4/4拍西班牙吉他曲,慢悠悠的,却也教人渗出微汗。

张佳乐在教室门玻璃上看了会儿,才进门,戴妍琦眼尖,见他进来也立马停下口中正在数的口令,笑嘻嘻地跑过来:“乐……唉不对,张佳乐大神好。”

张佳乐也知道这些个小姑娘平时爱开他玩笑,索性也就摘了眼镜佯装生气地逗她玩起来:“本来想叫什么?乐乐吗?”

小姑娘眼睛一挤,倒也老实:“乐酱……”

噗!!!张佳乐心中默吐一口血,幸好今天心情好,换了平时黑着脸走掉也不是不可能。

“云秀教你的?”张佳乐咬牙切齿。

“是啊。“一秒出卖,”昨天和云秀姐讨论应该给你们教哪种舞的时候说起的。“

“我剧本还没出来呢,就先定哪种舞了?“眼见着有转移话题的机会,张佳乐赶紧的用上。

这戴妍琦小姑娘别看年纪要小他们这些大神六七岁,倒也真算是个不怕死的,听见张佳乐的问题,直接豪爽地抬手就去拍张佳乐的肩膀,把之前和吴羽策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我和云秀姐讨论过了,根据红玫瑰与白玫瑰的时代背景,伦巴和摇摆爵士必不可少。后者适合设计成群舞,今天就你们俩,那就伦巴了。“

张佳乐眨眨眼,彻底被这样的随便击败。还想再提出点异议,那边吴羽策拿着毛巾擦着汗就过来了。

“你刚没来我先学了点。“吴羽策一脸正直地道,”等下你跳女步吧,我可以带你。“

张佳乐顿时傻了,等等……这剧情怎么变化有点快?“为什么我跳女步啊?这儿不是有个姑娘么???“张佳乐抗议。

“因为你俩是学生啊。“这小戴马尾辫一甩一甩的,昂着脖子道:”当然是学生和学生跳练起来比较快,老师一个个带哪里来得及嘛。“

似乎挺有道理?再看吴羽策,居然两手叉腰也在点头,张佳乐只能认命地脱了外套。

“跳就跳,我可是有基础的!“话音未落,这边已经被吴羽策一把搭了过去,张佳乐也只能顺势把手搂上吴羽策背部,坏心眼地磨蹭了几下,就见吴羽策甩了眼自己肩头:”你手的位置不对,应该搭我肩上。“

张佳乐撇撇嘴,抽出手在吴羽策肩头搭好。

也不知道吴羽策是故意的,还是只是学东西太认真,张佳乐想。

基础的步伐和移动对两人来说都不算难事,两三下就学得差不多了,戴妍琦又开始纠结起两人胯部动作不够到位,舞蹈力量有余,姿态柔美不足,巴拉巴拉一大堆,结束句居然是:“你们先练着我去发个信息。“

张佳乐汗了下:“肖队还没下班?“

“没呢,都半个月没见了,抓你们那天本来说好一起吃饭的。“戴妍琦撅着嘴嘟哝。

“你倒是什么都知道。“张佳乐也无奈。

“哪能不知道呢。“小姑娘一手发着短信一手咬着指甲:”要我说呢就是反正事情也查清楚了你们就别想太多啦,那话怎么说来着塞翁失马对吧?我看你俩跳舞跳得挺开心的,要不是被迫这么炒一下说不定还没今天呢。“

“你怎么知道我们究竟是不是炒作?“吴羽策这时的插话虽不突兀,可口气到有点不似玩笑了,就是张佳乐也被生生惊了下。

张佳乐惊的当然不是炒不炒作本身,而是吴羽策此时对于两人目前关系的一种认定。昨天明明还一副置若罔闻的态度,今天居然自己开口也算是从侧面认了?还是说,只是对事件外不知情者所放的烟雾弹?不过,不论是哪种,联想到今天在舞蹈教室里吴羽策对于自己的各种主动,张佳乐还是有点小兴奋。

戴妍琦抿嘴坏笑,眼睛弯弯地在两人间来回扫了几遍,却也不搭腔,转眼信息提示叮铃一声进来,这姑娘抓着手机就嗷了声:“肖队下班了!” 

张佳乐可算是松口气:“那你还不赶紧的谈恋爱去。”

戴妍琦咯咯笑起,就等张佳乐这话呢。随手把东西胡乱往包里一塞,故作正经地叮嘱一番“同学们好好练习”就放鸽子似的不见人影了。

吴羽策挑挑眉,倒也没什么所谓,学习这东西向来是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己的,何况人家小情侣难得有空能见一次,拦着也不好意思,不过该训练的当然也不能因为老师不在而偷懒。

“第二段再来一遍吧。”吴羽策说着已经又拉过张佳乐,架好了姿势,“我刚看你下腰的动作还是不行。”

张佳乐瞪眼“喂”了一声,立刻收到个“怎么?我说错了?”的犀利眼神。

“好吧好吧。”张佳乐道,“你扭起来也别太硬了,刚老师说了听见没,伦巴就讲究个柔美,婀娜,缠绵!”

“……好,那开始。”理所当然的答应,顿时让张佳乐不禁有些失了兴趣,忍不住心下吐槽了起来,说好的挑逗呢?我跟你酝酿感情,你对我就只是1234?没等他自己纠结完,吴羽策已经找准了节奏,步子一动,就带着张佳乐又1234的练了起来。

随着傍晚的到来,艳色的落日光线,把舞蹈教室照得一片绯红,就着西班牙吉他缓缓拨弄出的曲调,张佳乐几个转身的动作练了十七八遍,1/4转,1/2转,又一个整周转,出去回来,再搭回吴羽策肩上的时候,自动重复着的曲子正巧落到最后一个音符。

休息下吧?张佳乐想。

毫无预兆的亲吻,这时却突然而至。

不算霸道却也坚决,不算温柔倒也缠绵,这仿佛偷袭似的接吻,除了让刚刚运动完的张佳乐有些换不过气外,神经末梢上那原本都快消退下去的兴奋又重新燃烧了起来。一轮津液交换过后,张佳乐大呼了两口气,渐暗的天色下,谁也看不清楚谁的脸色,而鼻尖轻触时互相蹭到的微微薄汗,此时却显得格外情色起来。

张佳乐顺势就将人往墙上压去,偏偏舞蹈教室里那排压腿的扶手就是不给人个痛快。吴羽策撞到腰,吃痛地叫出一声,张佳乐想笑他,笑他“你那腰也不见得比我好使”来给个之前吐槽他下腰不行的现世报。不想这时背后猛然响起大门被踢开撞到墙上的呯声,然后有人大吼了一句:“你们在这儿干嘛?”

调情被打断总不是什么高兴的事,两人循声望过去,竟是孙翔一脸气呼呼地黑着脸杵在哪儿。

“翔翔你怎么也在这?”面对这个自己一手挖掘的徒弟,吴羽策倒也没法真的对他生气。

孙翔切了一句,“我还得问你呢!”

“我?你不是已经看到了。”

吴羽策这回答,就是张佳乐也打心眼里卧槽了句。

“你……你上个月还和周泽楷……”孙翔急了。

“拍个广告而已,怎么了。”

“拍广告需要拍上床吗?”

“那也和你没关系。“

孙翔顿时被噎了下。说不过吴羽策,只能恶狠狠地瞪了张佳乐一眼,张佳乐正消化着信息量,也插不上话,不会儿就见孙翔没头没脑的转身又走了,才一脸恍然地问了句:“这小子喜欢你?“

“谁知道呢。“轻描淡写地带过,和刚才关于周泽楷的话题一样。

张佳乐怔了怔,那种自从和吴羽策熟络起来后,总是若有似无萦绕在身边的感觉顿时清晰了起来。虽然说在这个圈子里聊爱情很奢侈,谁的现在又何尝不是谁的过去,兜兜转转你和我,我和他,回首看到EX和EX在一起都不能算个事,可如此赤裸裸地给出“我们不过露水情缘,不用太当回事“这种信号的,在张佳乐的情史里,吴羽策还真是第一个。

尽管谁都知道结果,但从开始就毫不掩饰的故事,就是张佳乐也只能苦笑。或许这段过后,大家都不过是各自生命里的一个路人甲,不过至少得让这个擦肩而过也有互相回眸的一瞬吧。

故作轻松地揽过吴羽策肩膀,张佳乐看了眼时间:“不早了,先吃个饭然后去你那边聊聊?我昨天写了一晚上剧本,你给一起看看。“

“行啊。“吴羽策拿毛巾擦着汗,顺手丢了一块给张佳乐。

 

回到录音棚的时候,李轩已经走了,见灯还亮着,吴羽策往沙发上瞄了眼,果然方锐在那儿四仰八叉地呼呼睡着,两张A4大小的稿纸就落在一边的地上,和他一样躺得横七竖八。

吴羽策上前用膝盖顶了方锐两脚:“喂喂起床了!“

方锐这才眯着眼颇为艰难地睁开,眼见着吴羽策正冷眉冷眼地看着他,刚想伸手调戏两下,再一看后面还跟进来个张佳乐,这才收敛了下去。

“哟方锐,你又写新词啦?“张佳乐拾起地上两稿纸扫了眼。

方锐嘿嘿一笑:“来来来吴女士你也过目下,这次才是专门给你写的!“

吴羽策从张佳乐手里随便抽过一张,才看了眼标题,就立刻拧起了眉头:“靠,什么乱七八糟的?“

 

TBC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