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乐策】动听(5)

《烟花》设定张佳乐X《水军》设定吴羽策

隐:双花,双鬼,方吴,孙策警告


5)

“雌雄同体”这个四字标题吴羽策来回扫了三遍,确定真不是自己看错。

“怎么样?下次‘鬼宴’演出就用这个呗?『领带要配苏格兰裙,火一样的羽毛围巾,几号香精做今晚内衣,即使一丝不挂你还是看不清……』***多合适你!“方锐特别得意地大声念着其中一段词,一边还对演出畅想了起来。

吴羽策眼皮跳了跳,方锐自high也不是头一天了,不理他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

“那放着吧,先说音乐剧的。这首吗?“吴羽策说着接过张佳乐手里另一份歌词,却引来张佳乐”啊???“的一声。

“等等?那首雌雄同体不是给音乐剧的?我比较喜欢那个唉。”张佳乐喊起来。

这回被呛到的居然是方锐:“本来就不是,“鬼神盛宴”的马甲是我们玩地下用的,你知道,虚空乐队那一脸小清新的形象,李轩那容得我们这么玩。“

张佳乐立刻摆手:“什么嘛,吴羽策都拍着身份证名给轮回写了怎么多农金,李轩不也默认了?“

“也对哦……老吴你要不要考虑下?“方锐一拍大腿,立刻转攻吴羽策那边。

吴羽策头痛地拿着两份词左右又对比了一番,“张佳乐你剧本出来了没?如果确实合适,就用。李轩这里相信和我一样。“

“出来了出来了。“张佳乐赶紧道:”故事大致就是时代架空前提下,振保和白玫瑰俩夫妻生活平淡无聊,一天两人去振保老同学的酒吧捧场,没想到同时看上了驻唱歌手红玫瑰,女版的振保本想向老板娘打听红玫瑰,没料到和老板娘搞到一起,回头觉得自己对不起老公的时候,发现他老公这个白玫瑰已经和红玫瑰跑了。为了解释这一男一女怎么同时看上红玫瑰的,小吴同志,你就上这歌吧,开场,对,就你开场多合适!“

“太狗血了……“吴羽策和方锐异口同声。末了方锐还啧啧地补了句:“no zuo no die。” 

张佳乐不屑地切了声:“那是我说得太通俗了,要是和你们说《等待戈多》就是两无聊的傻逼一边聊天一边等一个叫戈多的人,最后这个戈多还是没来的故事,你还看不看了?“

“你演我就看。“吴羽策毫不迟疑。

张佳乐顿了下,随即倒是畅快地笑起来:“好的,谢谢支持。那眼下这个曲子就拜托你了。“张佳乐心情甚好地将歌词往吴羽策怀里一推,拍拍手,好像完成一桩大任务似的。

 

也亏得吴羽策古典乐的功底还不错,什么曲子都能玩上点,张佳乐那边大纲一出来,音乐曲目设计和剧本就同时展开双线进行着,不久音乐剧的雏形便已经构出来了。

孙哲平拿到本子和音乐的时候也没想到,这两家伙居然干得还挺出色,于是赶紧召集演员开始了排练。

楼冠宁这边的排练厅也特别的宽敞舒适,可再大,还是能在任何角落听到孙哲平奔放地和演员们说戏的声音,格外的洪亮富有激情,一见就知是戏瘾多少有点爬出来,好像每一个角色他都想去演一遍。

孙哲平一手虚挽着张佳乐,对楚云秀解释着开场后的第一个场景。

“首先你动作上是挽着你老公的,但是要有貌合神离的姿态,你们的婚姻平淡无聊,甚至因为太过熟悉而缺乏新鲜感,可因为你的老同学新开酒吧需要你捧场的原因,你在这里,在刚才,被台上的红玫瑰所吸引。“说着孙哲平指了指站在一边候着的吴羽策,扭头再看见身边的张佳乐时,自己也禁不住干咳了两声,赶紧接着道:”但是你老公还在你身边,你又不能表现出来看上别人,对不对?这其中振保内心的挣扎和骚动……大云云你得好好揣摩一下。”

楚云秀叉腰听了半天,点点头:“明白了,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不要说这么难听嘛。”张佳乐呵呵笑起来,从孙哲平臂弯里抽出手,去换勾楚云秀。

楚云秀往张佳乐臂弯一挽:“啧啧,艺术总能为人渣找到各种理由。”或许只是随口的一句吐槽,那边孙哲平脸上却是飞快地闪过一丝尴尬,赶紧退开两步,让演员们自己对词。

吴羽策看在眼里,哪会不知其中的缘由,摸出包烟丢过去:“抽一根歇歇?”

孙哲平接住道了句谢,转身出去了。

“咦我记得你不抽烟?”张佳乐奇怪地问了句。

吴羽策耸耸肩:“那烟本来就是他的。“

张佳乐脸色明显变了变,最后只“噢“出一声:”云秀我们开始吧。“

“好。“

 

孙哲平回来的时候,场景已经过到酒吧后门张佳乐吻完吴羽策刚刚放开的一幕。

“哟,挺快的,第二幕了?“孙哲平翻翻剧本,把之前跳开的地方先翻过去。

表演还是现学现卖级的吴羽策倒是先笑了起来:“接个吻就能看出来第几场啊?这一本本子要13次呢……“

“可不是么,这13场接吻的时间地点事情和心情都是不一样的,当然能看出来。“张佳乐嬉笑着解释起来。

吴羽策看他那得意的模样,简直可方锐有事没事弄个神经病歌词给他颇有异曲同工之处。“你该不是故意的吧?“

“哪能呢!“张佳乐赶紧为自己辩护:”你自己看本子,这些吻戏全部是情到深处自然发生的,那种时候那种状态就该有接吻,哪个能去掉你给我找出来,我现在就删!“

这吴羽策一听,还当真把手里的剧本从头到尾翻了一遍。

“恩,确实没法去掉,不过百场巡演每场13次,不算排练都得亲个1300次……真够本的。”

“呃……”张佳乐自己也扶额了:”这个,我写的时候真没算过。“

“知道,没怪你,挺好的。“

吴羽策轻笑了下,排练继续。

 

一个多月的排练后很快进入合成期,紧接着就是带妆彩排。因为会邀请许多圈内观众,孙哲平对此次的演出效果特别重视。舞台灯光音响都是再三确认,晚上7点,幕布准时拉开。

来自异域的西塔琴拨弄出玲珑轻慢的曲调,帷幕才掀,神秘却再次笼罩,40年代舞厅的布景,正中央的舞台上阴影中的轮廓却是一组摇滚乐队,紧随西塔琴的演奏,架子鼓的节奏扑面而来,追光灯跟着吉他手的起调,啪地跟上了围着黑色羽毛的主唱,台下顿时一片哗然,这是虚空?吴羽策?话音未落,提问的人,立即被他们熟悉的嗓音给出了回答。

『PM7点镜子前的自己,琢磨属于自己的美丽,轻轻刮去嘴角胡青,画上我的本性淡紫色眼影,粉色双唇的喃喃自语……』***迷幻莫测的音乐带出充满诱惑力的歌词,就像那个正在表演它的人,他令人匪夷所思的音乐风格,在任何时候都会给出意料之外的惊喜,你不用去猜测他,因为你根本猜不到,或许这正是方锐写下『你不该猜测应该爱我』***时的初衷。

就是张佳乐,也是第一次看到开场竟会是这样的效果,排练合成时,大家穿着便服配合灯光走了几遍,大致哼几句也就过去了,而现在在台上,带妆的吴羽策竟当真把这曲子演绎到了雌雄莫辩的地步,尤其是他一手握着话筒,另一手从背后去抚摸吉他手李轩脖颈时暧昧挑逗,李轩竟还回头配合地给出一个微笑。这是说好的吗?没吧?我可是天天和吴羽策在一起排练的,张佳乐想。这种乐队成员间根本无须排练全靠现场发挥的小动作,就好像他曾经和孙哲平在一起时的那种默契,他甚至承认这根本不是把两个人关在一起就能培养出来的。

“人与人的相处模式有很多种,每两个人之间总有一总特别的交往方式,这是无法复制也无法代替的。虽说爱情不是唯一纽带,不过既然这是一出爱情戏,那你干嘛不好好享受一下。”本该在台下观察全局,此时却突然跑到侧边幕候场区的孙哲平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张佳乐背后。

张佳乐被他吓了一跳,微蹙起眉头狠掐了孙哲平一把:“你在这干嘛?“

孙哲平挥挥手里的本子转身就走,“拿笔记。“

轻叹了声,他发现孙哲平真是自己肚里的蛔虫。

张佳乐不是不知道一个摇滚乐队的现场煽动力,就说最近的一次,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被那首《爱情万岁》拖进这场音乐剧的盛宴。而现时现刻,他要演的正是爱上这个歌手。张佳乐自嘲地笑了出来,就像孙哲平说的,纠结个什么演技,去享受爱情吧。

『与其让你了解我,我宁愿我是一个迷』***吴羽策的歌声轻喃到末句,灯光渐暗,张佳乐挽着楚云秀走上舞台……

 

TBC

注***:《雌雄同体》原词:阿信,原唱:五月天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