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乐策】动听(6)

《烟花》设定张佳乐X《水军》设定吴羽策 

隐:双花,双鬼,孙策等……警告

6)

彩排散场后,孙哲平倒是十分谦虚地站在剧院大堂里询问着各路专业观众的意见,张佳乐顶着毛巾换了件干净的T恤也跑出来招呼。这边刚送走一路哼着剧中曲子说着“哎呦不错”的黄少天,那边叶修也咬着还没点上的烟,鼻子里哼哼唧唧的过来了。

孙哲平侧耳一听,又是剧末楚云秀的那首独唱。

“连你都会了?”孙哲平拍了叶修一下。

叶修终于是拿开烟,嘿嘿笑着:“确实不错,可惜戏剧表演国内没有颁影帝这种奖,不然张佳乐你很有希望啊。”

张佳乐把毛巾裹在脖子上,一副采果老农的架势呸了叶修一口,“俗不俗,俗不俗!看看你都哼着我们的尾声曲出来了,咱这出戏就是做得好,你承认了吧!”

“我看不是。”孙哲平双手抱胸,转头却对张佳乐这样道。

“喂老孙你别涨他威风啊……”张佳乐才要开启吐槽叶修模式,人一转头溜后台找苏沐橙去了。孙哲平这才把张佳乐拉到角落。

“我觉得,尾声曲要改。”孙哲平道。

张佳乐一愣,转而立马反对。

“现在改?大哥还有十天就首演了!你彩排都结束了才想到要改?”张佳乐脱口而出,“况且我觉得曲子很好,现在已经很少能有让观众走出剧院后都能记住的曲子了。你看刚才连少天和叶修都在哼。“

“是的我听到了,不只他们,我听到很多走出剧场的人都在哼。我不否认这是一首难得的好歌,但是放在这个剧的结尾不合适。”孙哲平也是异常的坚决。

在孙哲平面前,张佳乐那是从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两手一摊:“那也不带你这样想改就改的,不合适也得先给个理由吧!“

“我说过了我是野兽派导演。“见气氛有点激烈,孙哲平尽量让自己先克制下来,不算高明的自嘲,对于修改却也不退让半步:”走出剧院还有心情哼歌,就说明观众根本没有被我们所要呈现的那种情感落差感所击到,我们好不容易把观众的情感带到楼顶,最后他们却摔在了一堆海绵上,走出门的时候还会告诉你‘海绵不错挺软的’这是你愿意看到的吗?而最终这个剧对他们来说依然只是个故事,他们来围观,来看热闹,然后笑那个主角哈哈哈哈真是活该。“

“确实活该。“

张佳乐还想和孙哲平争上一争,转头见吴羽策已经冲过澡整理好东西走了出来。

“和这世上很多人一样活该。”吴羽策又补了一句。

张佳乐皱皱眉头:“你意思也要改?”他没料到在他看来一向执拗的吴羽策竟会同意孙哲平这不近人情的要求。

“我没那么固执,正确的意见应该接受。“吴羽策回答得倒是清楚明白。

“可只有十天……“

“不就30万一天,剧场我包下来了,曲子出来后每天走三遍,来不及吗?“孙哲平深吸了口烟,其实他又何尝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要求对整个剧组都是一项挑战。

张佳乐也无力再反驳。他很清楚孙哲平想要的什么,那种在最光鲜华丽的氛围下一击即碎的刺激感一直都是孙哲平在追求的一种风格,尽管他自己的演艺生涯也在那样的时刻陨落,可回到这个娱乐圈的孙哲平,对自己的定位可是从来未曾改变。这和张佳乐自己为影帝不惜去尝试各种各样电影截然不同,而这档子事,从来没有对错。

张佳乐只能拍着吴羽策:“那走吧还是去你那儿,我帮你一起想想。“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孙哲平照旧站在剧场为音乐剧宣传制作的大幅广告画前,画面中是张佳乐和吴羽策在剧中车站的亲吻,背景是意指深夜的黑色幕布,眼前是灯光师造出的一道流光溢彩的车灯,从两人眉目间嘎然而过,这种现实与故事的间离感,本该是有趣的。孙哲平对着广告画抽完了最后一口烟,他发现自己竟然开始庆幸刚才做下修改的决定。

 

和每次排练结束后一样,吴羽策清楚地知道张佳乐跟他回来的原因。开门把张佳乐先让进去,指指浴室随口道“你先洗。“

张佳乐两下扒掉T恤往地上一丢,顺手就把吴羽策也拖了进去。

“怎么了?“吴羽策一下还没回过神,花洒唰地已经被张佳乐打开。水流哗哗地往下冲着,转眼两人都湿个透彻。

“在这儿做?“吴羽策其实也摸不著张佳乐到底是个什么心思,反正衣服也湿了,索性一起脱了算了。

见他脱得如此坦然,张佳乐也终于是憋不住了:“你同意改……是不是因为孙哲平?“

“噗……“看张佳乐一副认真样,吴羽策顿时笑了出来:“我是和孙哲平睡过,但不至于因为这点事就向着他。工作就是工作,导演的要求没有执行到位,当然得改。”

吴羽策的大方承认完全证实了张佳乐之前的所有猜测,而真相往往使人更难受。当下,张佳乐根本不知道自己在难过些什么,因为老搭档还是因为新情人他说不上来,热水冲得人头昏脑涨,偏偏这时候吴羽策又送上了炽热的亲吻。

积累了整场演出的情欲终于得以发泄,淋浴房的玻璃门被蒸汽一次次渲染又被纠缠的身体给一次次抹去,局促的空间却也无法阻止欲望的肆意撒野。

浴后的慵懒与情事后的疲惫交织,星星落落的霓虹灯光落在深色的床品上,吴羽策半掩着被子侧身玩着手机,等几条信息发完,回头看张佳乐时,那边竟也是刚刚放下手机的动作。

不约而同的笑起。

“我曾经以为看你是在照镜子。”吴羽策先道。

张佳乐自嘲地笑了下:“哦?因为我睡了七八个搭档?”

“也许是。”吴羽策也没否认:“但后来发现,每当我伸出左手的时候,你举起的却是右手。其实我们本来就是两个完全相反的人吧?“

张佳乐怔了怔,“别和我说大道理,告诉我你当初为什么会答应用出柜来炒作?“

“没什么不好的,那些难得遇到的事,不同爱情观的人,等等,都会成为创作的题材。“吴羽策说到这儿,把头直接面向了一边的张佳乐:”就像你,无论和谁在一起或者分开,尽管你每次都掏心掏肺的对人好,然而最后所获得的快乐或者痛苦都会被你分出一份心去记住它,等需要表演的时候再拿出来,这就是我们的职业,改变不了。“

张佳乐叹了口气,这家伙到底算不算和自己两路人他也迷茫了,也或许正是因为那样的镜像,才会看得如此清晰。“也就是你从不拒绝?“张佳乐反问了句。

“当然不是。“吴羽策轻笑着,”我拒绝了李轩。“

“你……“

“拒绝了最怕失去的人,很奇怪吧?“

“难以理解。“张佳乐已经不知道说他什么好,而且怎么看自己都是那个”创作题材“之一,正郁闷着,那边吴羽策却是翻身坐了起来:“张新杰确实有电话我你和霸图的那些约法三章。特别好笑。”

张佳乐苦笑着:“无所谓了,我有心理准备。不就是巡演结束后分手么,对你来说反正也不难。”

“我当时没理张新杰。”吴羽策挑挑眉毛,这回答倒是出乎张佳乐的意料,“感情又不是刀削面,哪能说断就断的。”

“咦?你不是说……”张佳乐一愣,还觉得和他之前的话矛盾,转而见吴羽策又补了一句:“就像需要承诺的根本不是爱情一样,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撞见了是运气,溜走了也不用伤怀,但就是没法活生生的砍掉,因为他没有形态,根本砍不掉。”

“等等!”张佳乐听到这里,已经一把抓住吴羽策的手臂:“我没理解错的话,你和我在一起不只是为丰富你的题材库吧?“

“是,虽然没人愿意看见我们在一起,”吴羽策倒也干脆:“但我觉得,至少不能让你为难。”

该高兴吗?还是选择难过?张佳乐恍惚了。

张佳乐从不为自己的多情辩解,甚至在这个充满年轻漂亮人物的娱乐圈,他一度还很庆幸自己可以站在这里,尽管很多时候对张佳乐来说“喜欢”不过是自己的一种心境,人来人往中能求得属于自己的快乐也算是一种成功。而当下他却开始幻想自己如果没有踏足过这一行,是不是就可以不被束缚的去爱,去痛,去嘶声力竭的唱一首情歌?可没有如果,他注定会遇见孙哲平,会和叶修成为欢喜冤家,会被王杰希的电影虐得死去活来,也会时时记挂着唐昊邹远,更会走到不得不放手林敬言的一天。

“在想什么?”吴羽策凑过来顶着张佳乐鼻尖。对楼的大片霓虹灯光映照在他一侧的脸上,虽不温暖,倒也照出半边明亮,半边灰暗。

张佳乐伸手摸了摸这样一张稍显戾气的脸庞,比起那些年轻漂亮的光滑肌肤,这样真实的体温跃然指尖的瞬间,张佳乐决定吻住。

 

TBC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