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无无明

张佳乐X喻文州 / 喻文州X吴羽策 / 张佳乐X吴羽策

隐:ALL周

 

八寒地狱下,红莲盛开时,

因你之无间,亦或,我之无明

*

金属在床头发出有节奏的撞击声,叮叮当当着,禁锢了一双白皙却发红的手。

终于,喻文州脱力的腿缓缓滑下张佳乐的肩膀,喘着重重的呼吸。

“钥匙在老地方,先开一下。”吃力地动了下被绕在床头的手腕,喻文州轻声说了句。

张佳乐却懒懒地趴在人身上,扯着身下人松散的制服,有一下没一下地咬着嗤嗤地笑:“这就不行啦?都上杠上星的人了,怎么还退步?”

“张佳乐前辈,我平时也很累,照顾一下好吗?”喻文州也不去和他辩驳,垂了垂眉目,略显疲态。

张佳乐也不是不讲分寸的人,舔舔嘴唇啄了他一口,这才爬起来在地上找了一圈,从一张相片里笑得春风满面的警官证夹层里,翻出把小钥匙。

“你自己来?”张佳乐有时觉得自己也挺坏心眼的。

喻文州浅浅淡笑,知道他闹着玩便也道:“那我答应不喊你前辈了行不行。”

“本来就不是。”张佳乐摇摇头,还是动手将钥匙插进小孔来回拧了两下,“真别喊了,我还没玩过这东西的时候,就不干了。”

喻文州眼见着他拉下自己的手,用细长的手指描摹着手腕上深浅不一的痕迹,愣愣地看着似是又想起了当年的那场意外。

“不想回来吗?”喻文州冷不丁地开口问道。

张佳乐立刻摆手,“现在挺好的,我一场演出费200多万呢……做警察得抓多少人啊?”

喻文州抬眼乐了一下,“真心?“

“啧……你什么时候也废话这么多了。”张佳乐似有不满,压着人往颈窝里就咬了一口。

喻文州被他撩得又禁不住轻哼起来,“等一下等一下……佳乐……嗯……”

“又怎么了?”张佳乐撑起脑袋,手下也不得闲的抓着喻文州的手指若有似无地逗弄。

“有些话现在不说等下没力气说了。”喻文州一脸你让我说完等下随你搞的就义脸。

“好呀,那你说。”

张佳乐决定暂时放过他的嘴,拉过喻文州纤白的手指开始轻轻吮舔起来。

“做我的线人。“

喻文州言简意赅。

张佳乐却全身一震。

未做修整的虎牙牙尖猝不及防地扎上了喻文州的手指。

“嘶……不愿意?“

“我可以认为你这是性贿赂吗?“张佳乐当真有些不乐意了。

“不全是吧。“喻文州也真没打算骗他,“你知道,周老四的案子我们查了很多年,可他谨慎得连自己儿子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何况我们的卧底。“

“周泽楷都不知道,那我怎么可能知道。“张佳乐嘟嘴,顿时没了兴致,”那可是他老爹。我不过带他玩个票,我能知道什么。“

喻文州也不多解释,栖身将自己靠了上去,扶着张佳乐的肩,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勾玩着他稍长的发尾,颇耐心地等待着张佳乐。张佳乐知道,喻文州今天八成就是特意来当说客的,凭借当年那段短暂得几乎可以忽略的感情。

“喂……喻文州。”张佳乐想了半天,忽然喊了他一声,换来喻文州笃定的一句“嗯?”。

“我说你到底知不知道如今娱乐圈的状态啊?”张佳乐皱着眉心,摆出一副教育后辈的姿态,“实话实说,这行当靠观众买单根本赚不了钱。但为什么电影还是要投,唱片还是要出,演唱会还是要开?我想这点你也很清楚吧。娱乐圈嘛,总得观众老板一起乐才叫娱乐圈的。你现在一锅端掉,谁来给那些唱一场亏一场的演唱会买单?想靠干净钱进来玩,结局只有孙哲平那一种下场……”张佳乐说到这里,自己也哽了一下,“喻文州,这不是你抓掉几只老鼠就能搞定的地方,这就是一个鼠窝。”

“我没想凭一己之力搞定,也不会去深究周老四那些钱的各种来路”喻文州挑眉,“唯独毒品不行。”

张佳乐显然没料到,楞了足足有三秒,“小周不知道?”

“应该不知道,我们也是通过卧底提供的数据分析而得,但没有任何证据。“

“这卧底也太差劲了。“张佳乐随口吐了句槽。

喻文州轻叹了声,“很多原因吧,我也有错。但六年了,不能再拖了。“

“想他归队?”

“时间越久对他越不利。“

张佳乐点点头,也不置可否。“但我怎么帮你?他亲儿子都接触不到的东西,我也没机会碰到。“

“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我想这个你拿手。“喻文州轻笑着,双手环到张佳乐身后,悠悠然地摩挲着,从背脊到尾椎……只有绯红的胸前鲜明起伏着的心跳,才暗示着他对于如若真被张佳乐拒绝的担心。

好在张佳乐不算固执,挑起喻文州下颚对唇轻啜了口,“那我尽力。“

“谢谢。“

“不用谢我,我也想老孙回来。“

喻文州被他跳跃的思路也是弄得一愣神,待反映过来也不懂他哪儿来的自信,只好道:“那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嗯,一步步来吧。下周演唱会来不来?“张佳乐对着日历数出七天,正巧是自己个唱的日子。

喻文州当然说好,找出一只早准备好的手机给张佳乐,“以后就用这个联系我。“

 

和体育馆正门热热闹闹的歌迷入口不同,后台通道格外幽静,喻文州按照张佳乐的指示,穿上黑色T恤,接过唐昊从铁门内递出的一张全通证,往脖子上一挂,刷卡混进了舞台助理的队伍。

灯光来回交错中,演唱会进行过半,周泽楷作为嘉宾从升降台中出现在舞台时,全场又掀一阵小高潮。

“哈哈哈小吴你看看,这小子到是挺适合这行啊。”

身边的中年男人看儿子表演当然是怎么都好,兴奋之余心情也格外的好。吴羽策坐在一边,也只能应承着说是。他没那么喜欢看文艺演出,坐在这里对他来说不过是工作中的工作,一定要说一个鼓掌的动力,或许只有是台上那个还显得有些羞涩的大男生是自己少年时代的同窗,再别无其他。

而今天,从张佳乐唱完第三首歌工作人员开始换舞台道具时,吴羽策的眼睛就盯上了那个一直以来他都无比熟悉的“舞台助理“。

“四叔,我去下卫生间。“吴羽策向自己老板请示。

“哦哦,好。“被叫做四叔的男人这会儿心思全在台上,哪儿管你那么多事。另一侧的江波涛倒是耳尖听见了,侧身让了一下,吴羽策点头示谢,半矮下身子从安全通道离开。

 

TBC

 

 


评论(5)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