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无无明(2)

乐喻 | 喻策 | 乐策

隐CP:all周


2

呈30度半掩的隔间门,推进去,就能看见喻文州微笑着的脸,普普通通的黑色圆领T,比起警服显得黯淡了不少。 

吴羽策没有时间去想自己已经多久没见过那个穿着制服和他互相敬礼的喻文州,好像一张相片,被放进铁盒,成为一种回忆。

而喻文州依然和那之后的每次一样,食指抵着双唇,从不开一下口。

【线报说老四会趁张佳乐做世界杯节目期间一起前往南美,你想办法跟过去,一有证据我们会当场收网。】喻文州将早早打在手机里的一行字递给吴羽策看。

吴羽策扫了眼,示意明白,刚想走,卫生间外面的门被叽嘎一声慢悠悠地推开了。

按理说,场馆内这会儿正是唱得最热闹的时候,这种时间会来卫生间的人如果不是工作人员,那就真是内急的家伙,而后者一定会火急火燎的冲开大门……

会这样觉得的,不只是喻文州。

而听到隔间外的声音喊出一声“策哥?”的时候,吴羽策脸色也是一变。

“江波涛”他用口型告诉喻文州。

喻文州立刻一扫脚下,隔间的木门并没有做成整面,从外面显然可以看见油光蹭亮的四只皮鞋挤在一个小隔间里,黑色的地砖甚至还被擦出几乎能倒出人影的光泽。

吴羽策本想往里移一些,或许可以躲过江波涛的注意,然而只是一念,还未动作,身体就已经被喻文州往门上顶住,久违的亲吻突然而至。

毫无准备的突袭把吴羽策弄得也是一阵闷哼,唇齿交合,几近撕咬。

这样的接吻说实话有些陌生,也不知道是太久没有温习,还是喻文州故意为之,吴羽策只觉自己在这样意外粗暴的亲吻下,除了极度痛苦的挣扎外竟然燃起了更强烈的欲望。

“阿策?”门外,江波涛又换着法儿叫了一声。得到的回应,却是愈加清晰的喘息,从断断续续,变得连绵悱恻。

江波涛扫了眼两开一关的隔间门,缓步靠近过去。

听着越来越近的鞋跟声,喻文州当下也不再犹豫。齿间咬住吴羽策的喉结,手下直接解开了那人的皮带,根本不给多余的缓冲,直接伸手探了进去。早已发硬的器官感受到期盼已久的抚慰,兴奋得挺立起来,在喻文州快速的套弄下,吴羽策时不时被逼出的惊呼透过薄薄的木门传到江波涛耳中。

两人都知道门外有听众,但是恰恰因为有听众,才不得不做给他听。没有人说话,只有缠绵欢愉的呻吟,一声声来自欲望的渴求无论是真是假,在现时现刻都不过是一种伪装。

江波涛在那儿也不知站了多久,在第三次喊完吴羽策的名字发现回答他的依旧是压着嗓子的咽唔后,发出一声暧昧的轻笑,然后江波涛说:“策哥你慢慢玩,四叔那边我帮你hold住哈。”

吴羽策当然听见了,他有些头疼地别过脸去,但现下,下身的硬挺还握在喻文州手里,就算江波涛已经离开,那人也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当然了,停在这种时候也确实不太可能,只能由着喻文州将一腔炙热宣泄而出,才脱力地靠着门墙,将自己重新整理妥当。

喻文州也不急走,扯了纸巾擦干净手,继续拿出手机敲字【有可能的话,这趟南美尽量避开江波涛】

吴羽策略皱了下眉,虽说这确实不太好办,但依然点头应了。

 

回到场内的时候,张佳乐已经重回舞台,换了一套耀眼的枚红色演出服,唱着女孩子们喜欢的小情歌。

江波涛看着吴羽策落座,眨眨眼凑了过来。

“策哥你其实不用急的,小周是嘉宾只要唱两首歌,单人化妆间环境还好点又没人打扰……”

吴羽策以为江波涛只是想开他几句玩笑,本也没打算搭理,可听着听着竟发现他还要扯到周泽楷头上,顿觉不舒爽了,冷冷地丢了句:“那我下次试试。”把话题直接打断。

而另一侧,那个中年男人正站起身打算离开。

“四叔。“

“四叔!“

不约而同起立的两个年轻人,互相对望了眼。

周老四摆摆手,“你们坐,坐,听佳乐说等下还有庆功宴啊,你们年轻人自己好好玩,我约了几个老头子打牌,先走一步。“

“四叔我陪你去吧。“江波涛道。

“不用不用,赢钱我也找两个小姑娘数,要你干吗?“那老男人爽利地大笑着,”你们帮我看好泽楷就行,不能喝就帮他挡掉两杯,记得啊。“

“行,那四叔慢走。“

嘴上这么说着,吴羽策坐回原位,心底难免又是一阵叹息,喻文州一直让他不要急,不要逼太紧,注意安全等等的,但这样下去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重新穿上那身制服?

 

里约热内卢的冬季阳光依旧明媚。

张佳乐舒舒服服地靠在海滩边的躺椅上,穿着花裤衩,顶着大墨镜,和唐昊两个一人端杯饮料喝着。

张佳乐问唐昊:“你觉得我白一点帅还是晒黑一点帅?“

唐昊瞪眼没理他。

张佳乐又道:“那还是白一点吧,昊昊你快点去给我去买一瓶防晒霜。”说着拍出一百块人民币。

唐昊一看,更不想理他了。

直到张佳乐翻了半天找到张100美金的时候,唐昊才放下饮料认命地去跑腿。

等他再回来,张佳乐人早就不见了。

 

酒店6楼通往桌球房的走廊,厚软的地毯,踩下后没有丝毫的声响。所以当站在门口一身西服笔挺的吴羽策抬头看到张佳乐走过来的时候,也是一惊。

这副披着浴巾里面还穿着花短裤的模样,难道是走错楼层?可明明这层楼面都早已封掉,又是谁放张佳乐进来的?

想到这里,吴羽策难免提高了分警惕。

“张佳乐前辈对不起,四叔吩咐了这里闲人免入。”吴羽策在张佳乐接近前十步就抬手将他拦了下来。

张佳乐这才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这样啊?我走着走着就到这儿了……那个……小吴啊四叔在里面干嘛?打球?”

“嗯。”

“那正好,昊昊买东西去了我闲着也是闲着,就陪四叔玩会儿吧。”张佳乐直接装傻,抬腿就想推门进去。

 

 

TBC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