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无无明(3)

乐喻/喻策/乐策

隐:all周

3

吴羽策其实并不熟悉张佳乐。

虽在一栋楼里进出,但张佳乐毕竟是公众人物,来来回回的身边总是簇拥着不同的人群。他们所有的交集,都只在发生在周泽楷的私人饭局上,周泽楷会腼腆地和张佳乐介绍,说:同学,在跟爸爸做事。然后好像两个人有碰杯,互道了句你好。

所以在吴羽策的印象中,张佳乐其实很简单,一个性格开朗和名字一样乐观向上的小伙子。他甚至没有仔细看过张佳乐一眼,因为这样一个人物在他的任务里一旦确认没有可疑,就不必再去注意。

眼下张佳乐在他身边转悠,步子不大,却一直在向门边靠去,

吴羽策当然会拦,被拦的张佳乐也不急,只是轻声地对他说着东拉西扯的话题,这样的张佳乐难免又重新教人对他起一份怀疑。

“你之前来过巴西吗?”张佳乐问。

“没有”

“我也没有,但我喜欢这里的拖鞋。”

吴羽策没去看,只是哦了声。

张佳乐又拍拍他:“你穿成这样不闷吗?穿我拖鞋试试,可舒服了!“

吴羽策想说不用了,张佳乐已经蹲了下来作势要去脱他鞋子,吴羽策赶紧往后一让,或许也是出于一个警察的敏锐,张佳乐扶着门缝的手,稍做弯曲的两指引起了吴羽策的注意。

窃听器?

吴羽策刚一皱眉,还没来得及多想,门把手突然动了两下。说时迟那时快,吴羽策一把拽起张佳乐,将他扶着门缝的那只手捏在手心挡住,那边张佳乐当然也发觉了,同样没抵抗,顺势就往吴羽策身上倚去,另一只手还不规不矩的搂在人腰间,再到大门敞开,周老四看见的,竟成了一幅恶霸调戏良家图。

见周老四傻眼似的一愣,两人这才装模作样的赶紧放开。

“四叔……我……“张佳乐这要演起委屈来,老板都是得让他三分的。

那中年人也是经营娱乐行业多年的,这点破事哪有不懂的道理,见两人这样那样的,也了然一笑:“小吴你就陪佳乐去玩一会嘛,年轻人,放开点。“

“但是……“吴羽策打心底怨念了一记张佳乐。

“没关系,我这边就和卡洛斯先生聊聊,不会有事的。泽楷没档期不能来那是没办法,你们既然来了那当然得吃好喝好玩好,我买单~行了吧。去吧去吧。“

周老四像打发小孩儿似的,就这么把两人赶走了。

 

听着后面大门砰一声的关上,吴羽策简直想掐死张佳乐。好好大明星不当,非要来装什么窃听器,最近也没听说丫的要接警匪片,没理由跑这种地方来体验生活的。再说了,真能装我早装了,还等你啊?现在弄得自己连唯一能做的蹲点监视都没法做,难不成还真陪他晒太阳去?不过这张佳乐既然想装窃听器,那他到底是哪边的……?自己人还是敌人的敌人呢?

而走在前面的张佳乐同样是翻着白眼,恨得牙痒。窃听没装上,还被差点被抓包,还好这姓吴的小子机灵,不然现在大概已经被切片红烧了。妈的不对,刚才装窃听的时候好像被那小子发现了?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先杀人灭口?可我只是个线人,杀人是不是得先给喻文州打报告?真是糟糕,警校那点破书都还给阿sir了。

这么想着,绕过两个层楼,张佳乐到自己门口的时候,发现身后吴羽策居然还跟着。

“你……?“张佳乐不太确定他想干什么。

“四叔吩咐了,陪你玩啊。“吴羽策两手往背后一放,还有理有据起来了。

张佳乐虽然也觉得不能这么放他跑了,可刚才发生的一切毕竟得感谢眼前这人帮他瞒了一下。虽然张佳乐不那么确定他想做什么,可这人的背景一定不单纯是张佳乐已经察觉到的。

“那你进来坐会儿?“张佳乐试探问。

“谢谢。“毫不客气的应了。

……五分钟后

看着歪头躺倒在沙发上的张佳乐,吴羽策拿起剩下的红酒一股脑地倒进水池。再看张佳乐睡得东倒西歪,索性把人扒了个干干净净的塞进被子,瞅了眼地上丢得满地衣物,自觉还挺自然的。

一切妥当,吴羽策这才撬开通风口,稍一施力就钻了进去。

刚才周老四在的那间球房好像应该是下去两层的西南位置……

这么计算着,吴羽策向着那个方向移动过去。

 

第二天一早,唐昊按时来喊张佳乐起床开工。敲了半天门,出来个吴羽策。唐昊顿时呆了一下。

“佳乐昨晚喝多了还没醒,你再去叫叫看,我有事先走。“

吴羽策系着领带,在唐昊面前把张佳乐喊的甚是顺口。

唐昊瞥眼看他走远,心下也早已做好准备。反正那个光不溜秋的张佳乐他看得多了,收拾烂摊子的事儿他还干的少吗?

果然屋内大床上,还熟睡着的张佳乐一条白花花的大腿从床沿挂下来,被子只搭到小腹上,胸前一片鲜嫩的白肉还随着均匀的呼吸起伏着。

唐昊看着挠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又觉得自己的担心多余,最后还是用了手机大法先把张佳乐从周公家拉了回来。

张佳乐眯眼就看到唐昊的大脸。

“干嘛啊?“

“你下次留男人过夜能不能先打个招呼。不然我一大早来叫床很奇怪唉。”

“有吗?“张佳乐像失忆一样挠头想了半天。再掀被子,发现自己果然是光溜溜的,“我昨晚真没……嘶,我好像?“

 “别想了,我看着吴羽策从这里出去的。”唐昊叉腰又不想理他了。

“吴羽策?”

“阿~“唐昊肯定了一句。

张佳乐顿时清醒了过来,再看瓶里的酒,早已是干干净净连个底都不剩。张佳乐暗骂一句,也不管穿没穿衣服,往镜子一照,果然一点痕迹也没有,再让唐昊看背面,唐昊说有几个浅色的。

“那是上次和……咳咳……昊昊没事了,你先忙我洗澡。“

唐昊觉着奇怪又不好意思多问,只得将信将疑的出门。

张佳乐听到门锁上的咔哒声,转身找出了喻文州给他的手机。

 

“问你个事。“

“你说。“

“吴羽策到底是谁?“

“周泽楷的国中同学,现在的身份你知道。”

“还有呢?”

“没有了。怎么?你是要听他全部的档案吗?”

“喻文州你有事瞒我。”

“我能告诉你的我都说了。”

“那卧底是谁?“

“佳乐,这个有规定,我不能告诉你。“

……

 

TBC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