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无无明4[乐喻/喻策/乐策]

4

喻文州不会说,张佳乐其实早料到。
吴羽策是不是警察,张佳乐心底多少也有数。
他只是缺一个证明,哪怕能从喻文州口中听到细微末节的线索也好。可喻文州的用词哪里会给他这种机会。

唐昊又来敲门,问他今天外景是不是穿私服?
张佳乐说不,还是用赞助商的西装。

唐昊看看明媚的天色,阳光普照,碧蓝无云,好像抬手就能打开天堂。

里约的首场比赛比圣保罗晚两天,这几日才开始聚起各地的球迷和旅行者。张佳乐带着唐昊,跟着摄制组走街串巷,录一些游记类的片花做写真画册的dvd,还要给不同的赞助商拍3条广告,再有就是电视台的签约嘉宾主持。
“佳乐晚点有个直播没问题吧。”
“行…啊对了,是dstv那个?”张佳乐问。
“是啊怎么了?”
“完了完了,唐昊呢!!那个栏目是G牌冠名赞助的,我身上这套是D牌的!”
“唐昊刚才被你打发去买球衣了啊……”一边的造型师头痛地说。
张佳乐两手挠起了头皮,这下怎么办!难道打个电话回去给老板说,四叔不好意思,麻烦你来送趟衣服?其实他真要真么说,自家老板也真不一定不肯,只是稍微嚣张了点,他还是想在这圈混一阵的,答应喻文州的事一半都还没做呢。

张佳乐翻了半天电话,终于把手指停在一个号码上。
吴羽策的名字自从上次在周泽楷的生日趴上存进去后张佳乐就再也没有想起来过,想不到如今,他竟开始对着这个名字犹豫了起来。

最终吴羽策还是提着张佳乐夸张的花衬衣来了。
张佳乐在接过自己衣服时顺利感受到了对方对这件浮夸繁花的一丝鄙夷。可待他钻进临时更衣室换了出来,吴羽策那一时愣神又飞快转移了视线的神情到是教这位大明星噗嗤地笑了出来。
“谢了啊”张佳乐穿得花花绿绿地走过去,硬是在吴羽策面前晃了一圈。
“没其他事我先走了。”吴羽策有些无法忍受地问了句。

张佳乐一听,赶紧把人拉住,好不容易有机会试探一下,怎么能放弃。
“你很今天忙吗”张佳乐找到摄制组搁边上的一箱矿泉水,抽出两瓶递了一瓶给过去。
这是留人聊天的节奏?吴羽策微蹙了下眉心,还是接过。
“四叔在这里生意好像很多嘛”张佳乐喝了口水道,“昨天卡洛斯先生,明天胡里奥老弟,今天难道见的是罗纳尔多所以你急着回去啊?”
吴羽策抬眼,对张佳乐挑起的话题显得有些沉默:“不,我不认识”他道。
张佳乐装模作样地哦了声:“你都不认识啊……我以为四叔除了自己儿子和江波涛最喜欢的是你啊。你看巴西都让你跟着,江波涛是不是已经排不上号啦?”张佳乐挤着眼睛,好像打听八卦似的,还用手肘戳了吴羽策两下。
听到这里吴羽策哪会不明白他到底想问什么,平时的张佳乐从来不会在意这些,他确实热情奔放,也确实很好交往,但是那份骄傲的心气是不可能改变的。

吴羽策多少已经猜测到了张佳乐的意图,但就算是猜到,他也无法点着头说原来大家自己人啊,来来来give me five。

终究,吴羽策还是放下了水瓶。

“前辈你想多了。”他说,“小江是有事在身才没能过来的。”
张佳乐一时竟不知怎么接话,再想打听,吴羽策已经走出三步外。
“晚上有空吗?”张佳乐对着他背影喊道。

吴羽策回头,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吃饭睡觉打豆豆你选一样。”张佳乐笑言。

吴羽策看了眼手表,微微点头:“好,晚上来得及的话。”

 

这天的最后一条咖啡广告拍完,已经临近深夜。张佳乐懒趴趴地把下巴抵在唐昊肩上,喊着累累累。唐昊本来还想乘着收工去前面的酒吧喝上一杯,被张佳乐一闹,只能先把他扛回去。

于是后来张佳乐大字型趴在酒店的床上,嘴里还叽叽咕咕地说着:昊昊我没事啦,你自己去玩儿吧。

唐昊也特实诚。说玩就去玩了。

听着门合上的声音,张佳乐一咕噜翻身就爬了起来。虽说是警察学校毕业的,张佳乐其实并不是个矜持的人,相反,还挺奔放。对于吴羽策的猜测他觉得自己有七分的把握,要真那么倒霉是他没料到的那三分的话,张佳乐当然也想好了后路。

自己人就寻求合作。不是自己人,就利用起来。如诺万一是自己先暴露,那就只好杀人灭口了。

张佳乐一边盘算着,一边给吴羽策发去了短信。手里信息刚发出,就听见自己的房间发出个轻微的滴滴声,像是从附近传来似的。

张佳乐立刻警惕地四下扫了一圈,只听得通风口悉悉索索一阵,转眼面板被卸下,吴羽策缩着身子从里面探出脑袋,还朝张佳乐挥了挥手。

“我擦……”张佳乐不禁往后退了两步,简直不敢相信。

通风口里那家伙却是驾轻就熟往下一跃,正好落在床边漂亮的波斯地毯上。

“还准时吗?”吴羽策从地毯上站起身,拍拍裤腿上蹭上的灰。

张佳乐这时脑子里可没那么简单了。从通风口爬出来的吴羽策到底是怎么回事?

偷情?没必要,连周老四都知道两人“有一腿”,这事简直算是最光明正大的。

那如果说是为了从这通风管中潜入另一个房间呢?难道吴羽策真如张佳乐所猜测的那样是喻文州放在周氏的卧底?那也太嚣张了!这样从张佳乐房间的通风管出现,不正是明确地告诉了张佳乐“我是来这个搞情报。”的吗?还真不怕张佳乐去告发他?

“你胆子也够大的。”张佳乐道。

他本以为都这样了,吴羽策总该承认了。可偏偏这家伙就是那么的不可爱,还非要装幽默。他说:“我还没吃饭,打豆豆能等一会吗?”

张佳乐气呼呼地翻了个白眼:“不行,我累了,要睡觉!”

说着把人往墙上一推,作势就要亲上去。

TBC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