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无无明(5)【乐喻/喻策/乐策】

5. 

在实打实的碰上吴羽策的嘴唇前,张佳乐真的以为他会躲开,或者至少偏一偏脑袋,让他扑个空或只是咬到耳朵什么的。

但是面前这家伙还真就是不闪了。

不但不闪开,还微启了双唇迎合起了张佳乐自己都没料到的接吻。这让张佳乐当真有点骑虎难下。

一来二去也不知道谁先退的,张佳乐反手擦擦嘴角的时候竟还有些意犹未尽。不过一码归一码,对于自己的料错,张佳乐还是有些微怒。

吴羽策看着他有趣,也只是轻笑了下:“我想……我也许猜到了你的打算?“

张佳乐舔舔嘴角,没出声。

“就像现在这样,什么都别问。我可以做你的人,帮你到底。“

话说到这份上,张佳乐当即也明白了其中的所以然。只是,为了确定他的身份,张佳乐几经试探,眼下终于盖棺定论,如果不逗他一下总觉得自己好亏。

只见张佳乐笑眯眯地往人身上蹭过去,“为什么?为什么帮我?“

实在是个太过故意的问题,活生生把吴羽策恨的牙痒,不过六年的卧底生涯当然也不是吃素的。他摸摸鼻子,望望天花,重新拉回视线后,认真地看着张佳乐的眼睛,他说:“因为我喜欢你。“

顿时,张佳乐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而后却又迅速地避开了。下一秒他便发现自己对喻文州简直是爱恨交加。因为喻文州的关系,让他发现,原来吴羽策也是个很有趣的人,也正是喻文州的关系,让这样本来令人欣喜的告白,变得虚实难辨。

然而这不知是真是假的告白,却依然教张佳乐心下一震。

“你……还真容易喜欢人。“张佳乐尴尬地笑了下,原本搭在吴羽策肩头的手刚想移开,却被温暖的手心一把按住。

“相信一个人,不需要第三人来证明。喜欢也一样。“

帮你,信你,喜欢你。

自己的谨慎求证,在对方面前不过是一句我相信,真不知到底是谁对谁错。张佳乐已经懒得去思考这三个词的先后逻辑和其中的真伪,只是对白天的时候他还在追着喻文州问“他是不是?“这种问题,自己也感到好笑。

“笑什么?”吴羽策问他。

“没什么,就是高兴。”

这一次的接吻不再让人措手不及。

舌尖的互相舔舐,交换着情+*欲的温度。摩挲着彼此发烫的身+*体,挑+*逗让人迫不及待。酒店明亮的水晶灯下,张佳乐赤+*裸的皮肤显得通透,却不那么光滑。身体上零星的痕迹,一道道透着暗红。好像孩童总愿意去拾海边的星贝,吴羽策的吻就这样沿着那不知曾几何时的伤痕拾啜而下。

“那是喻文州弄的。”

腹+*股+*沟的位置,吴羽策正轻轻舔过的地方,从张佳乐的口中得到了证实。这让吴羽策的动作明显地停顿了一下。

可是,是喻文州,又怎样呢?六年,没有任何情侣能挨过这样的时日,不是异地也没有争吵,是他们自己把自己分成了两个阵营,为了彼此的安危,每一次的见面都不敢说上一句话。爱情从来不会如故事里那么理所当然。激情退去后,谁也扛不过没有水的细水长流。或者说,如今,他们只是缺一句正式的分手宣言,只待吴羽策正式归队的那刻,可以对喻文州好好敬着礼说一句再见。

“想什么呢?”张佳乐是不知道那些事的,眼下他只是想伸伸腿,绕在吴羽策身上,让两个人更接近一点,以便让下身发胀的欲+*望好好发+*泄。

吴羽策没接话,只是自己翻了个身子,带着张佳乐坐在自己身上,“你来吧。”他递过安+*全+*套,深呼吸了一口。

张佳乐笑起来,也没拒绝,将人按在床上,重新细密温柔地吻了一遍,齿间有意无意地划过乳+*首,满意地听得身下人一声迷+*乱悠长的吟叹,这才握住他已经发+*硬的分+*身,慢慢套+*弄起来。

张佳乐做得很耐心,手下的动作也是都是尽量的柔缓,时不时地还会送上甜腻的亲吻,这让吴羽策有些不懂,一个和喻文州一样温和的人——或者说在床上和喻文州一样温和的人,究竟是怎么把彼此搞得满身伤痕的?

“喂你好像……?”这样的开小差从来瞒不过张佳乐。

“嗯……没事,进来。”

张佳乐也没追问,吻了吻他微颤的眼睫,做为安抚,而后才将自己早已发烫的粗+*大放到已经扩+*张好的后+*穴出缓缓摩+*擦,再慢慢进入。

“嗯……哈……”

太久没有被入侵过的后+*穴紧紧包裹住久违的火热,燃烧着撩+*人的情+*欲。一声声或断续或绵长的呻+*吟,夹杂在“再进来些……”这样散发着渴望的邀请中,张佳乐一次比一次顶入得更深。

春+*宵总是短暂的,情+*欲宣+*泄后,该来的还是会来,该做的还是得做。

南半球温润的月色下,张佳乐从背后搂着吴羽策睡着,指尖悄悄然轻抚着他下+*腹清晰的线条。

“睡不着?”吴羽策问他。

“不,我在想周老四今天见的那三个人到底谁才是货源。”

“都不排除可能,另外他今天还和卡洛斯签了一份咖啡订单,价格偏高二成。”

张佳乐啧啧道:“喂,那你明天帮我个忙。”

“哦?”

“不说了,明天你就知道了。”

张佳乐轻笑着凑上来咬了咬他冰凉的耳垂,才安然入睡。

 

次日中午球场外直播现场。

张佳乐打发了唐昊回酒店休息,吴羽策兴趣缺缺地坐在一边躺椅上带着墨镜看风景。

开机连线,张佳乐开始在镜头前介绍起里约的球迷见闻,什么昨晚碰到个墨西哥妹子要和我赌巴西输啦,什么克罗地亚汉子问我是不是日本人我赶紧说nonono啦~张口闭口一通胡扯,倒是先把现场的工作人员都逗乐了,一片欢乐中,张佳乐突然地却不出声了。

吴羽策警惕地望过去,只见张佳乐扶着球场外栏杆的一只手正剧烈地颤抖着,呼吸显得紊+*乱急促,刹那间额头上豆大的汗滴就滚落了下来,摄影师见状赶紧关机,现场顿时乱作一团。

“佳乐?佳乐怎么了?”外景导演大声疾呼。吴羽策却已经拨开人群冲了过去,将张佳乐一把揽到自己身上。

“怎么了?”吴羽策也有些着急。

张佳乐把头往人脖颈里一埋,嘴下却坏心眼地咬了一口,吴羽策也是神情一顿,随即了然——这一出演得可真是吓死人了。

围观的人群挤了里三层外三层,当然不乏有指指点点说这着看来是毒+*瘾上来了的。吴羽策听在耳里,自然不会去给他们解释,只是配合这张佳乐的精彩表演,装模作样的还把人往怀里紧了紧:“没事,我找四叔去,再忍一下。”

“前辈前辈!怎么了这是?”言语间,从人群中挤出来两个人,稍矮的那个说着话,身后带着墨镜还处在旅途疲惫中的帅小伙却已经扯着张佳乐衣角急得满头大汗。

“周泽楷你们怎么来了?”吴羽策惊讶道。

 

TBC

 

评论(3)

热度(31)

  1. 月上广寒跳跳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