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登对(END)【方锐X周泽楷】

完结存档

fiore:

 (其实这本来是DUO的彩蛋……唔,就当发糖玩了)

 

 周泽楷盯着杂志出神的时候,助理敲门进来说面试的到了。 

然后,他就看见方锐走了进来。

 

作为老板他明明不用这么慌乱,但周泽楷还是有些紧张地错手拿了孙翔之前落在他办公室里用来凹造型的黑框眼镜。带上后,他还是让前发虚遮着自己的眼睛,接着他问方锐:“你是……鼓手?”

方锐眯眼看了他一会儿,又恢复到他喜欢瞪得很大的真诚眼神儿,笑眯眯地对周泽楷说:“一,你还没问我名字。二,得告诉我怎么称呼你,三,我们是不是在布拉格见过?”

周泽楷一怔,赶紧摇头。

于是方锐笑着打起了哈哈:“那可能是我认识的帅哥太多,记错了。“

 

方锐这人有个很大的优点,你缺什么他就能干什么。到轮回两个月后,他开始帮孙翔的新专辑填词,顺带做起了写真集的企划。周泽楷很喜欢他,一开始是老板对能干的员工,后来就是什么事都想问他意见,再后来每次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想起方锐嘻嘻哈哈给他递上下午茶甜食的表情。

终于有一次,他鼓起勇气,戳着拿破仑的酥皮问方锐:“晚上有空吗?吃饭。“

方锐呲牙笑着,抢走他夹心里的草莓:“你家?我家?还是酒店?”

 

最后他们在周泽楷家,吃了外卖,看了电视,洗了澡,上了床。

周泽楷也没有非要在上面,就是吻着吻着,方锐把他压倒了而已,一切都看起来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发生了。方锐裸着上身,露出手臂,居高临下地看着周泽楷微微涨红的脸颊,看着他小心地伸手在自己上臂的纹身上轻手轻脚地戳了几下,好像是好奇,又好像是想问什么。

方锐没解释,他觉得按照周泽楷的智商绝对能看懂一个林字放在棺材里的意思。

周泽楷也确实没问出什么话,因为他实在有些紧张,如果上次醉酒那回不算,他还当真是个实打实的处男。每次轻啄着他鼻尖的时候,周泽楷都会闭起眼睛下意识地往后缩一下,方锐觉得有趣,做起来倒也格外耐心。磨磨蹭蹭了好一会儿,才把手指拿了出来。

“帅哥,正面好不好,我想看着你。”方锐舔舔嘴,握着自己的硬挺在他下身蹭着。

那时候周泽楷已经讲不出什么话,他本来就话不多,一旦陷进了情欲的纠缠,更是别过头只剩点难捱的呻吟,方锐决定不问了,拎起那大长腿往肩上一架,该怎么上就怎么上了。

火热的摩擦很快夺走了周泽楷所剩无几的清醒,痛楚让他紧紧抓着方锐的背想要寻找着一份倚靠,然而每一次夹在在撕裂中的快感,都在诱惑着他,把自己深陷在方锐的拥抱中。

高潮过后,方锐自己也是气喘吁吁地从周泽楷身上滚下来,两人并排躺着,侧头相视而笑。

在方锐到周泽楷公司的两个月里,他们一起做了很多事,以至于周泽楷几乎快忘了这个看着不太靠谱但真做起事来又教人格外放心的家伙是吴羽策的前男友。

而现在睡在这个“前男友”身边的还是自己。

一瞬间他觉得有点乱,但静下来想想,又觉得并不奇怪。方锐确实是个非常教人喜欢的小伙子,刨去那些形形色色的过往,还有他手臂上他不太懂得的“林”字,至少现在他是十分愉快的,和喜欢的人亲近总是个高兴的事儿。

方锐那手也没闲着,摸着周泽楷细滑的脸蛋,又搂过去亲了亲,很快,两人再次情难自已地滚到了一起。这次他把周泽楷翻了个个儿,从背后将自己挺了进去,交合处黏腻的水声合着周泽楷快要哭出来的咽唔,白浊的体液不一会又从周泽楷股间流下。

本来方锐是不想放过他的,毕竟自己也空窗了挺久,他自认还是挺有节操一人,一般不约炮,真要做了那就是喜欢了,至于对方怎么看他,这点方锐倒是无所谓,我和我喜欢的人上床就行了,管你怎么看我是不是?

不过他还真没想到,周泽楷竟然有点粘他。

这天两人玩得实在有点疯,到后来连方锐都觉得腿软,确还是恋恋不舍地摩挲着周泽楷小腹打转。

周泽楷嗯嗯了两声说:痒。

方锐问他:再来?

周泽楷猛摇头:累。

方锐笑了出来,摸到他下身的一片狼藉:那洗澡去?我抱你?

周泽楷一脸怀疑地看着他,脸上分明写着:怎么可能嘛?你比我还矮。

方锐显然是看出了他的顾虑,从床上咕噜一下翻身起来,背对着周泽楷坐在床沿,转头嘿嘿地笑,他说:“那你上来,我背你啊~”

周泽楷噗嗤笑了出来,可待眼神真转到方锐背上时,确收住了。

方锐腰间有个和他手臂上相似的棺材,不大不小,正好能看清里面的那个策字——尽管颜料晕得厉害,可依旧那么的清晰可辨。

 

周泽楷不知道吴羽策身上有没有关于方锐的印记,他见过的只有李轩用墨黑的颜色刻下的千般眷恋。那时候他曾想过,刺青之于爱情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证明,誓言,亦或是类似于占有的宣告。

然而方锐身上这两口如出一辙笔墨清凛的棺材,却又不那么令人愉悦。像是一种封印,然而那几个文字却是依然直白清晰地存在。那是种看得见摸不着的心死,特别残酷地昭示着方锐过去的刻骨铭心。

偏偏那些刻骨铭心中,还有一个和周泽楷重合着。

方锐见周泽楷没动静,回头看了他一眼,就见人眼神愣愣地盯着自己的后腰。

他想起,那里有着吴羽策的名字。

然后他对周泽楷说:“我确实在布拉格见过你,我不会记错的。”方锐舔舔下唇又道:“我本来以为你不想提他,不过现在都这样了,也没什么好回避了吧?”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摇头,隔着这层关系,难免会觉得不舒服也是人之常情。他开始想如果以后上床的话,只要方锐不背对自己其实也没什么的……

但这时候他听到方锐还大声地笑着,有点造孽又有点讽刺,他说:“周泽楷你看,我们其实挺登对的,看男人的眼光都能一模一样。”

周泽楷沉默着垂下眼,拉着被子转过身去。

 

过了几天在公司的时候,孙翔吵吵闹闹着直奔周泽楷办公室,说不要唱方锐的歌。

“怎么了?”周泽楷不明所以。

孙翔怒气冲冲地拎着一张稿纸说:“这种小情小调都是女人唱的!我喜欢大气一点的!”

江波涛问他啥叫大气一点?孙翔说:比如仰望月亮之上什么的……

周泽楷心很累地把他们赶了出去。

孙翔落下的稿纸在鸡飞狗跳中被丢在周泽楷面前的地毯上。周泽楷看到那个标题,叫后来——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周泽楷想起来,自从那天之后他再没有找过方锐,有时是故意避开,有时甚至是在他面前刻意地对孙翔格外溺爱,光这事就把孙翔吓到过好多次。

方锐看在眼里,却也没多问。兜兜转转几天后,照旧写着答应给孙翔新专辑的歌词。然后翻出那个地址,再次找到了林敬言。

唐昊还在店里,看到方锐进来,照旧打开了电脑,“约林老师?“

方锐还没说“对“,唐昊已经啪啪啪的按下了选项,“明天下午。”唐昊将单子打印出来递给他。

方锐噢了声,他问:“林老师不在店里?”

唐昊点头,“你要等他?那你坐一会。”

方锐摇摇头,“不了,明天来了再说吧。”

第二天方锐到店里的时候,倒是唐昊不在,林敬言在沙发里喝茶,淡淡的绿茶香气,和那时候一样。

林敬言看到他也笑了出来,“今天要文什么?”

方锐想都没想:“棺材。”

“哦,要字吗?”

方锐挠了半天头:“林老师,你说周、泽、楷三个字哪个文起来比较好看?”

 

周泽楷说,“都不好看。”

方锐光着膀子扭过头的时候,看见周泽楷说不上是委屈还是生气地站在林敬言身后,林敬言饶有兴趣地两边扫了扫:“你们先聊?“

“不用。“周泽楷固执地抓过方锐那差点就刻上自己名字套棺材的手臂。

方锐一时还有些莫名:“你们来干嘛?“

跟在后面的孙翔看唐昊,唐昊才进门就决定转身出去看风景。

林敬言已经搁下工具继续喝他的绿茶。

然后周泽楷找到方锐的衣服给他套上,拉着他的手说我们走。

 

谁年轻的时候没动过点春心,只是这个故事的后来,还是我们比较登对罢了。

 

END

 

评论(3)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