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DUO【周泽楷X吴羽策】全·END

 完结存档

Anliswoman:

*刺青周吴线    *含双鬼

*写完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说这是周吴了,还是打双鬼tag合理一点的干嚼_(:з」∠)_

 

1)

周泽楷把大提琴靠在吧台边,自己坐在吴羽策面前,亮亮的眼睛,看着他从前握小提琴的漂亮手指在冰柜里捣腾半天,拎出来一听可乐。

“给,没有红罐了,将就下呗。”从冰柜里刚出来的手指细长发红,还有一点点水珠从指间掉到吧台的木桌上。

周泽楷看得出神,一时也没动,待着反应过来,赶忙摆摆手:“要酒。”他说。

“长本事了?”吴羽策也笑了出来,当年周泽楷可是碰一点酒精就会脸红的人,为这事高中那会儿一点没被少嘲过。

不过现在,他显然已经不用担心脸红不红这回事,吧台顶灯就在他脑门上一抬手的距离,温黄色的光,暖暖的照在他脸上,些许刺眼,让他微微地颔首低眉,“高兴,喝一点。”

吴羽策也没阻拦,转身在五颜六色的预调酒里捞了瓶粉红色桃味饮料,坏笑着递给他。

周泽楷皱皱眉,就差要撅嘴了。

“要那个。”他指指隔壁桌上晶莹剔透的黄褐色不知名洋酒。吴羽策挑挑眉,伸手就要去拿乌龙茶给他……

“哦,那是路易十三,你等等!”

这么说着,孙翔已经动手开了瓶,正往一只郁金香杯里倒酒。

“两个,谢谢。”周泽楷很开心地比了个V。

“好。”孙翔又找了个杯子来给倒上,一边还嘀嘀咕咕地说着,他说:“策哥你朋友真有钱,你知道不,今晚卖掉的这两瓶酒抵你我半个月工资呢。“

吴羽策没理孙翔,倒是周泽楷眨着眼看到他空落落的手腕时,有点惊讶:“没回家?“

“嗯,他们大概还不知道我回来了。“吴羽策自己点了支烟,靠在一边的柜子上。

“多久?“

“半年多了吧。“吴羽策说,转头想想,又反问周泽楷:”你呢?“

“差不多。“周泽楷弯起眼睛笑,确实挺好看一人。

“回来半年找我两个月?你不会打我电话?“

周泽楷低头还是那么无声地笑着,递了酒杯给他,“你没给我。“

“啧……好像是。“吴羽策这才想起来,两年前在布拉格匆匆一面后,其实两人根本就没再联系过,回到北京后大家都有新的住址号码,却谁都没找过谁。

“怎么突然想起要找我啊?”

看着吴羽策捻灭了烟,周泽楷的视线才从烟缸移到他脸上,“挺久了,只是回来有点事。”

“哦?现在自己做?”吴羽策拿过酒杯也没喝,扬起下巴朝周泽楷的琴虚虚一指。

“嗯……那时你说的对。”

那还是吴羽策当年背着小提琴去伦敦之前说的,宽敞的机场大厅里,周泽楷去送他,问他回来吗?吴羽策说当然。问他回来干嘛,吴羽策说绝不会跟着100多人的交响乐队在里面埋头拉琴就是了。

年轻的小伙子,总带着那么点骄傲,还有轻狂的梦想,想不到这样随便的一句话,周泽楷还记得。在这间小小的酒吧间里再提起来,有些好笑,又有些若有似无的遗憾。

“那恭喜了!”吴羽策举起酒杯朝着周泽楷那杯碰了碰,闪耀的水晶杯敲出清脆的声响,白兰地陈酿的醇厚味觉带着果香与雪茄的香气被大口灌入喉间,回味出鸢尾与树脂般的淡淡清香。

周泽楷放下酒杯的时候还是抿嘴笑了,他知道自己浑身热热的,脸上也是,对不怎么喝酒的人来说,40度一口闷实在有点过分。再看吴羽策杯子里,人家可只喝了一口……

然后周泽楷抬手指指那杯子,“干。”

“哪儿学的坏心眼啊。”不过随口吐个槽,吴羽策还是提起杯子一口倒了进去,辛辛辣辣的酒味一口冲下去,到底还是晕了一下。

孙翔拍着手在边上大笑,说再来再来,是男人就该这么喝。周泽楷被鼓噪得本来就一嗝都是酒味,这会性子上来自己提着酒瓶就给吴羽策像倒二锅头一样的满上。

“暴殄天物……”吴羽策无奈着摇头,照旧拿起杯子和周泽楷一碰,先洒掉个半杯再往自己肚里灌。

孙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台上唱歌的,吴羽策只知道等醒过来的时候,躺在陌生的床上,天光敞亮地照在灰条纹的被子上,显然不是酒店。

有人搂着他。赤裸光滑的皮肤,搁在他的同样毫无遮蔽的腰间。然后吴羽策扭头,看到的是周泽楷。

 

TBC

2)

头脑瞬间清醒,吴羽策从床了弹了起来,软床一抖,周泽楷也醒了。

眼下的情景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明白了什么。周泽楷赶忙从床上坐起来,咬了半天嘴唇,才小心地问,“你和方锐……分了吗?”

吴羽策别过头,说是。

周泽楷总算是松了口气,或许这次意外会是另一段感情的开始,周泽楷想到这里还有点小庆幸,伸手想去拉吴羽策的手,才碰到指尖,吴羽策就猛地抽了回去。

他冷不丁地问了周泽楷一句:“我背上的刺青好看吗?“

周泽楷不明所以,说好看。

“李轩做的,我男朋友。“

吴羽策说完,找到自己昨晚不知道脱在哪里的衣服,跨过丢在地毯上的安全套包装,没多说一个字就走了。

大门嗙的一声,和周泽楷的眼睛一起紧紧闭上。

第二次,周泽楷把自己蒙进被子里。

期望再一次化为泡影,只是和在布拉格那次被爽快的拒绝不同,他甚至记不清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是怎么发生的,只是按照眼下的推断,该是两人喝多了才会滚到一起,可是就算那么多年的感情只换来一夜春宵,他也完全回忆不起那一刻的欢愉,无声无息的发生,留下的只有遍地罪证。

 

吴羽策回去的时候李轩还没开店,见他回来随口招呼了句“昨天又睡店里了?“吴羽策到底还是有点心虚,含糊地唔了声,钻进浴室冲操冲了好久。出来看见一桌子的早餐,转头就压着李轩摁在沙发上接吻,半天不肯放开。

李轩只是笑,擦擦溢到嘴边的口水,说你这是怎么了?想我就早点回来嘛。不过要是过了午夜路上不安全,你还是呆在店里的好。

吴羽策没吭声,只是点头,自己脱了浴袍,要李轩进来。被情人抱在手里的快乐,直到这时才透过尾骨一路沿着脊椎侵袭而来。

他发现就算是这具身体也丝毫不见昨晚的半分记忆,什么都没留下,除了这个令人懊恼的早晨。

李轩给他清理完后,吴羽策窝在床上睡了一天,傍晚的时候,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起身去酒吧。

应该不会那么巧?周泽楷很忙,不会天天来的。

吴羽策这么以为着。

走到门口,就看见周泽楷坐在吧台边,老老实实地吸着可乐,和孙翔聊天,或者应该说是孙翔在和周泽楷聊天。

看到他进门,孙翔兴奋地招呼了一声:“策哥,你朋友又来啦!“

周泽楷回头想打个招呼,手举到一半,就被吴羽策面无表情的脸色逼得又缓缓放下。

吴羽策根本没有过去,直接走到舞台边和几个同样在这里打工的乐手闲聊了几句就上台了。唱了几首喜闻乐见的high歌,又接了几首点单,紧接着把孙翔最引以为傲的“成名作”也一起唱了,孙翔这才吭哧吭哧跑过来抗议。

“策哥今天这是店里有星探吗?你都唱那么多了,也给我个机会啊,让我来啊!”

吴羽策瞅了满脸期待的孙翔一眼,把话筒递过去,下台的时候却是难得地往左往右纠结了一下,再看这店其实也就这么丁点儿大的地方,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

周泽楷只是话少,但并不傻。吴羽策这样的有意避开,在他刚刚往台上走时周泽楷就发现了。应该说,在今天走进这间酒吧时,周泽楷就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

两年前的布拉格,排练厅里神采飞扬地演奏完一曲的吴羽策走下来时,他曾经也想上去给他一个拥抱,甚至一个亲吻,但是最后,周泽楷看到他弯腰,和一个在边阶迎接他的男生碰了碰嘴唇。然后他到周泽楷面前,惊讶地问他“你怎么来了?介绍下,我男朋友,方锐。”

周泽楷觉得自己应该习惯了,他认识吴羽策比谁都早,但是在最应该拉住他手的那天他没有做,看着飞机飞往伦敦,等他再从纽约找到伦敦的时候,吴羽策已经到了布拉格,有了方锐,而如今即使回到了北京,他的身边也已经有了另一个人。

周泽楷看着吴羽策慢慢走近,走到在吧台里,给自己到了杯冰水。

“你嗓子……”周泽楷看他这样把冰水一口喝尽,还是忍不住关心了句。

“没事儿。”吴羽策顿了下,可他到底也不是个会扭捏纠结的人,只是对着周泽楷,谁都不太忍心去说一些重话,找了半天措辞,最后还是周泽楷先抬起头,他照旧亮亮的眼睛,带着浅显的笑:“还是朋友吧?”

“好。”

顺台阶下的事,谁都会做。吴羽策也不列外。可当周泽楷从随身的琴盒里翻出一份企划递过来时,他又楞在了原地。

简单的企划书文件白纸黑字地写着小提琴与大提琴二重奏音乐会,微微发黄的纸角,还有些显淡的油墨,那分明是周泽楷计划已久的一个项目。

如果是从前,吴羽策也许不会拒绝。

但是现在。

他拽着薄薄一沓纸,将手臂伸到周泽楷面前,一条从后背蜿蜒而来的细蛇缠过上臂绕进手肘黑色的细长蛇尾匐在他的手背上,缠绕于指尖。

很美。

“但是我已经不能和你一起上那个舞台了。”吴羽策给自己点了支烟,低头道。

 

3)

吴羽策家里有一张照片,是他留学的时候没有带走的。

照片里是两个半大的少年,穿着漂亮的礼服,在学校新年音乐会上的合影,一个用小提琴,另一个坐在边上,拉着大提琴。

吴羽策记得很清楚,这天演奏的是帕萨卡里亚二重奏,一曲终了后两人都是意犹未尽,指导老师拍着手对他们的父母说你们的儿子都这么优秀,不如以后组个组合,一定会受欢迎的。那时候吴羽策看向周泽楷,周泽楷抱着琴偷看了他一眼,却只是笑。

然后吴羽策的父亲开口了,他说拉琴作为兴趣培养培养气质就行了,关键还是念书,别分心。接着,吴羽策就被送到了英国。

 

周泽楷看着眼前打了三个耳洞,刺青遍布全身的旧友,他沉默着不知道该怎么说接下来的话。他见过吴家的父母,他们并非不开明,甚至周泽楷在去纽约之前问他们,他说自己喜欢吴羽策,想去伦敦找他时,吴爸爸还给了他地址,给了他祝福。但是他们唯独容不下自己儿子那样在身体上“糟践”自己。这对他们来说,太掉价了。

没错,因为很多人认为刺青是掉价的,不够优雅的乐手没有资格举起小提琴站在金色大厅里。再美的花背也只配去体育场,对着无论多昂贵的话筒喊喊话,和一群神经病一起在刺耳的音效中发疯,还有人认为那根本不叫唱歌。

就算周泽楷不介意,但很多人会介意,这世界就是这样。

在刚刚被退回到朋友位置,又被拒绝一次共演的邀请后,周泽楷依然没有收回那份企划书,他将那叠文件照旧往吴羽策怀里推了推,动动双唇,终究没能说出什么。

 

直到第二天晚上,周泽楷又出现在酒吧里的时候,都没找座位坐下。

他就站在吧台边,从裤兜里掏了半天,掏出来一堆纹身贴纸,有花鸟鱼虫,有变形金刚,连麦当劳都有。

吴羽策挑眉看着他,不太能理解。问他哪儿来的,周泽楷满心欢喜地道:“地铁口。”

敢情是混在中学生里蹲在地铁口小摊上买来的。

吴羽策内心一片黑线,不过一边的孙翔倒是好像很喜欢,自己挑了个博派标志,沾了点酒就往自个儿脑门上摁,还就着黑亮的酒瓶子照了照,觉得很酷。

周泽楷看着高兴,又转头指指余下的那堆,问吴羽策哪个好看。

吴羽策也不知道他想干嘛,却还是扫了眼桌面上一堆大大小小的花纸片,找了个看上去最正常的半翅蝴蝶:“这个吧。”

周泽楷伸手把蝴蝶贴纸拿出来,学着孙翔一样沾了点儿酒水,就往自己脸颊上按,然后慢慢撕掉白色的背贴,那张毫不夸张可以被称为万人迷的英俊脸蛋上,立刻被抹上一只黑色的蝴蝶,还只有半张翅膀。

吴羽策定定地看着他贴完,看着他对自己笑,“你这是何必呢。”他问。

“一起。“周泽楷眨眨眼,回答得理所当然。

吴羽策被他气笑了。

周泽楷并不天真,也知道这样做其实根本挽不回什么。他只是想和最好的朋友一起再拉一拉琴,告诉他即使做不了恋人,也可以做一个很好的搭档,如果连台上的搭档也没有机会的话,那在这个地下酒吧,同样可以一起唱一首歌,总之我就是想找你一起玩!

吴羽策叹了口气,到底还是服了他了。他问周泽楷,“你大提琴带了吗?我们缺贝斯。”

周泽楷认真地开始发愁:“这不一样。”

吴羽策噗嗤笑了出来,揉乱了他整齐的头毛,“那我来弹,你唱一个?”

“好!”

周泽楷扬起的嘴角,正巧拉动了脸部的线条,被贴上去的蝴蝶动了动,好像要高兴地飞起来。

 

还没唱两首,角落里就是一阵骚动,有人打架有人叫骂,等吴羽策放下琴过去查看的时候,一个脏兮兮的流浪汉已经吐着血倒在地上。周泽楷立刻叫来了警察和救护,可那倒霉蛋依旧没能活下来。

吴羽策坐在院外,等着那人家属,最后来了个小孩。说是小孩,应该比孙翔也小不了多少,个子不高,稚气未脱,见到吴羽策的时候倒是非常懂事地对他说着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就你一个人?”吴羽策问他。

那小孩子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了:“他不是我家里人。“

“那他是你谁?“

“不是谁。“小孩扭头,无比冷静。”我家在南方。“

吴羽策和周泽楷对视了一眼,联系之前警察的调查,大约是明白了。人贩子如今已经死了,这小孩接到电话竟然还会来一趟医院而不是转身就逃,想来也是被拐的早,根本不知道该回哪里。

“你有念书吗?“吴羽策问他。

“自己看了点。“

“叫什么名字?“

“盖才捷。以前楼上借我书的老伯给取的。“小孩淡淡地说着。

“那老伯……“

“死了,两年前。“盖才捷道。

“你家在哪儿?要不要跟我回去?“吴羽策这话一出,周泽楷和盖才捷都是一惊,随便领个小孩就这么回去,他到也真是胆子够大。

盖才捷很想答应,毕竟他现在真的是孤身一人了,在北京这样的城市,虽说肯努力的人总能活下来,可他还未满18岁,没有任何学历,就算他会干很多活儿,但是没有那一张薄薄的纸片来证明,不会有人信他。

但是眼下,吴羽策信。不是信他会干活,而是信任他不是个坏家伙。

只是,再看周泽楷一直担心地看着吴羽策那模样,盖才捷隐隐觉得,自己也许会给他们造成些困扰。

“你在担心什么。”吴羽策似乎看出来了。

“没……没有。“盖才捷顿了顿,”如果不会给你们造成不便的话,我还是很想有个能安定的地方。“

 

所以后来,盖才捷在刺青店里看见李轩的时候,他扭头问吴羽策,“还有一个哥哥原来不住这儿吗?“

吴羽策说:对。

李轩问:谁?

 

4)

这天吴羽策把关于周泽楷的事全部告诉了李轩,包括那个酒后谁也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夜晚。李轩很冷静,没发任何脾气,他看着吴羽策的眼睛说:我确实喜欢你,但这事最该想清楚的是你自己。

“十天够了吗?”李轩问他,“我回来听你的答案。”

“你去哪儿?“

“云南吧。”

“……”

“上次卖我沙发的婆婆嫁孙女,我去送个礼。“李轩勉强咧了下嘴角,转头去拍盖才捷的脑袋,”你小子,要礼物吗?“

盖才捷正拿着吴羽策的琴拨弄着玩,听到李轩问他,摇摇头,又点点头,他还从来没收到过一件叫做礼物的东西,他想要。

 

李轩第二天一早就走了,整整一周吴羽策都没去酒吧唱歌,白天教盖才捷识谱弹琴,晚上就写写新曲子。纹身店一直没开门,吴羽策只能帮李轩推掉了许多预约,也不知道那些熟客被推辞两次后还会不会再来,吴羽策无奈地给他在本子上记着。

第十天的半夜,李轩背着他不多的行李回来了。

吴羽策正睡眼迷蒙,看到是他,伸手就拉过他热烘烘的掌心问:“我们组乐队好不好?这样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李轩鬼使神差地点头,而后他们接吻拥抱做爱。

直到第二天一早,李轩才反应过来自己答应了什么。于是只能扯着被子问吴羽策:“喂你当真啊?我简谱都不认识。“

吴羽策哼哼鼻子说:“小盖三天就学会贝斯了?怎么?你是比他笨还是咋的?“

李轩赶忙摆手:“那哪能呢!我学!我学还不行么?“

然后李轩又咂咂嘴,好像还有什么不好意思问的。吴羽策也不去揭穿他,只是让躲在被子里的手,再次悄悄摸上他光溜溜的皮肤,往下一点点游走着,“十天太多了。“他这样告诉李轩。

 

周泽楷很久都没在酒吧见到吴羽策,问孙翔,孙翔也挠着头,不太清楚的样子。只说听人讲吴羽策自己组了个乐队,吉他手是他男朋友,贝斯是捡了个小孩临时教的,鼓手好像是这边一个啤酒妹的男朋友,就是那个别看他没来过几次,店里什么八卦都知道的那个。

周泽楷想了想,好像有点印象。

不过这样一个看着就是东拉西扯的乐队能做什么呢?

周泽楷捧着可乐,皱皱眉头有点担心:“为什么?”

孙翔听到周泽楷这么问,根本就是一头雾水,不过他还是思考片刻,给了周泽楷一个标准回答:“因为爱情。”

 

终于有一天,周泽楷在这里重新看到了吴羽策,准确的说,还有他的乐队。吧台上,酒架上,杂志栏里,到处放着他们的一张单曲CD。乐队在台上演出,唱着一首他们原创的歌曲,听众们大多不熟悉这个旋律,没什么人跟唱,但他们自己依旧唱得很high,边上有几个专业的灯光摄像,还跟拍了一会儿。

表演结束后,吴羽策蹲在那里看摄像回放的镜头,李轩擦着汗走下来,和孙翔打了个招呼。

“你朋友?”他指着在和孙翔聊天的周泽楷。

孙翔嘿嘿地笑:“我觉得算!“他拍了周泽楷一下。周泽楷也配合地点点头。

李轩喝着水,随手抽过酒架上的CD递给周泽楷,“小兄弟来来来,刚才那首歌还不错吧?要不要支持我们一下?扫一扫这背面的二维码参与我们的众筹认购,100块包含一张签名专辑,280的包括新片发布会门票,680直接是专辑+发布会+演唱会,要不要考虑下?“

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眼前这状况,还没等周泽楷惊异一下,李轩腕上的手表就夺去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那块表是吴羽策18岁生日时候他家里给他的礼物,周泽楷一眼就认了出来。那表很贵,即使吴羽策自己对价格没什么概念,但是周泽楷觉得那怎么说都是家里给的成人式礼物,那怕只是十块钱,他也绝不舍得拿出来给别人。然而现在,这块无论价格和价值都异常珍贵的手表戴在了李轩手上。

周泽楷愣愣地看着它发呆。

李轩奇怪地自己也扫了眼手表:“怎么了?这是阿策给我的。“

周泽楷那时候特别特别想对李轩说,给你八十万手表卖给我吧,这样你们发专辑的钱就有了。不用再这样每晚每晚地在酒吧推销单曲,也不用在音乐众筹网站上辛辛苦苦地宣传筹钱,八十万对于一个自己写歌的乐队来说,足够录制一张完整并且完美的大碟,足够了。

但最终周泽楷还是没有开口,他低头找出名片递了上去,某某经济公司的抬头,他只是告诉李轩自己可以帮忙。

李轩扫到那个名字,什么都没说,后面吴羽策正巧走过来,然后他对周泽楷道:“你为什么不签孙翔呢?这里的女孩子们都很喜欢他。“

 

5)

周泽楷真的签了孙翔。

发唱片,拍电视,演电影,接广告,还帮他争取上春晚。

可是孙翔始终就是那样半红不紫。

娱乐圈靠炒作,靠人缘,也要靠运气,孙翔自己倒是挺明白这点,脾气和情商那是死的改不了了,能克制的时候他也会提醒一下自己,唱歌拍戏时就算不被同事喜欢,更拼命一点倒也不会错得离谱。

周泽楷一直挺关心他的,说是老板,倒确实更像朋友一点,动了许多关系给孙翔拿下个著名小说改编的电影,万众期待的那种。其实制片方看上的根本不是孙翔本人,而是因为孙翔的出演,能让周泽楷亲自操刀担负起整个电影的配乐,那种气势恢宏的大交响,他们另外找人做的话可不止这些钱。

就算这样,周泽楷也认了,算是一次新尝试,也算是帮一把孙翔,他真的想让孙翔红,就像吴羽策说的那样,让很多很多女孩子喜欢他。

 

那天夜里周泽楷在录音室上网翻查着资料,虚空乐队的首张众筹专辑《Imagination》的宣传海报不止一次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周泽楷点进去听了几首,翻着下面的评论,看到那些也不知真假的溢美之词,莫名地开心了起来。

第二天他和公司同事说起的时候,江波涛还开他玩笑,他说:“小周你最近是不是沉迷孙翔太久了?这张专辑在网上已经风靡快一个月了,众筹这种发片模式还真是靠群众基础啊,太厉害了。“

周泽楷点头表示认同,拿出手机给吴羽策发了短信,说恭喜。

吴羽策很快回了谢谢,紧跟着又进来一条,周泽楷以为还是他,正高兴着,却发现是电影制片方。那边说:我看虚空最近挺红的,周总你看看有没有机会找来合作一下?“

周泽楷立刻答应了下来,说:好。

 

再次见到吴羽策的时候,他正跟在李轩身后走进周泽楷这边的会议室,里面还坐着电影制片方,还有孙翔,还有许多为了促成这次合作都一直在努力想办法的人。

吴羽策和周泽楷握了握手,简单地道了句好久不见,倒是孙翔无比亲切地扑上来,喊着策哥,弄得制片方代表心中一阵欣喜,以为孙翔和虚空乐队的人私交甚密,这次合作看来九成能行。

“配乐已经由周泽楷在做了,我们还能怎么合作呢?”落座后,吴羽策问。

“还有主题曲没定。”江波涛翻着手里的文件给大家讲。

“孙翔。”周泽楷立即道。

“主题曲孙翔唱?”江波涛不太确定地又问了一遍。

“嗯。”

周泽楷不容反驳地嗯了声,孙翔仰着脑袋倒是挺高兴,两人把江波涛夹在中间,尴尬得直擦汗,要不是在座还有这么多人,江波涛真是很想掀桌子大喊:你们什么都定了还把虚空叫来干嘛?以为吴羽策和李轩不会打架吗?

周泽楷倒是淡定,从乐谱里抽了几张出来递过去给吴羽策:“跨界。”他说。

“摇滚和大交响一起吗?”吴羽策轻哼了两遍那段主旋律,“电音提琴和吉他倒是能和,我比较担心李迅,架子鼓不容易配合交响乐队,而且他没有乐理基础。”

“靠?自学成才?“孙翔惊呼了一句。

吴羽策笑了笑,“你不也是喜欢唱歌才唱到今天的嘛,获得大学生卡拉OK第一名的时候有老师教你?“

“那倒也没有。“孙翔自豪了一句,”所以现在怎么说?要玩摇滚交响?“

所有人都看向那个正在擦汗的制片代表,那男人咋舌,顿了顿,索性一甩手说:“你们怎么配乐我不懂,好听就行了。我的任务是,要让电影卖的好。懂吗?要卖得好。“

然后他转头对吴羽策道:“我希望你出镜。”

“我不会演戏。“

“不是演戏,是配合宣传。“

愣是孙翔的脑子也听出了这其中的端倪,周泽楷没出声,吴羽策也没出声,最终问题被抛给了李轩。

于是他摊摊手,说:既然是小翔的电影,我们配合一下倒也无妨的。

这本来就是虚空在红极之时开拓新市场的好机会,李轩自然会答应,但是周泽楷没想到,李轩会答应得这么爽快。

一直以来,就算周泽楷真的很想吴羽策能出手帮一下孙翔,但是碍于两人之前的种种,他如果再去纠缠就会看起来很无赖,这段时间里,他已经很少很少会再去那个酒吧,也不算刻意的回避,只是觉得如果退,就该退到最安全的距离。反正他已经渐渐开始习惯现在的生活,有很多事做的时候,就不太会有时间去想些别的,就像当年在布拉格被回绝后,他回到纽约一口气读了两个学位一样。

但遗憾的是,有些事,发生过的终归是发生过,被轻易的翻一翻就又会浮上来。

 

电影上映前,为孙翔写的软文稿子铺天盖地的刊登在各大娱乐版面上。

那天周泽楷随手翻着一本娱乐周刊,他在上周刚刚给他们的定稿签字,这周差不多也该登出来了。

两三页后,大幅的偷拍照,鲜艳的大标题,就这么富有冲击力地出现在周泽楷眼前。

照片上头戴鸭舌帽的孙翔拉着吴羽策的手走在深夜的路灯下,吴羽策还回头望了眼,神态清晰,目光凌厉,似乎是在看见记者后还故意往孙翔身前靠了靠的模样,还有一个红圈画在两人牵手的位置,小框里还温馨提醒着读者这个叫做“十指紧扣”……

周泽楷放下杂志,他完全知道后面的文字在写些什么,那里面会说到他们俩当年在酒吧里唱歌的事,还会说从那个时候开始吴羽策就给孙翔写歌,还说孙翔现在的公司是吴羽策给推荐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事实,没有编造,只是故意使用的暧昧笔调,让人看着怎么都像是一个爱情故事。

周泽楷有那么一瞬间在想,自己和吴羽策的故事如果能那样地写出来,会不会也像个恋爱小说,但很快他就发现,这一切都是妄想。

因为十八岁之后,在吴羽策身边的从来就不是自己。

 

END

评论

热度(147)

  1. MichiyoAnliswom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