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California Dreaming 【盖策】

 完结存档

Anliswoman:

大家好这是我大虚空离婚本的……咳咳

嘛~CP就是盖才捷X吴羽策~话说【盖策】tag的首杀是不是又是我的?

 

“副队……你这是要去哪儿?”

“加州。”

“旅行?”

“念书。”

“真的要退役?”

“嗯。”

“那冠军呢?”

……

 

又是一个赛季的夏休,这天下午稍晚的时候,盖才捷被突然叫到经理室。

“盖队~那今后的虚空就麻烦你啦。”

关于自己退役后队长的交接,李轩正和经理两人正一搭一唱地在给盖才捷各种“爱的鼓励”。

倒不是说没料到,早在赛季过半的时候李轩就明确表达过退役的想法,如今坐实了,盖才捷就是再不舍前辈离队,也只能猛点头答应着。

“我会努力的!而且,还有吴副在,队长请一定放心!”和很多前后辈的交替一样,盖才捷坐在李轩对面,也是表着决心。

“哦……小吴啊。”说到吴羽策,李轩像是想起什么,转头问一边的经理:“我记得他当时是签到今年?”

提起这茬,经理也是略郁闷,两手一摊:“可不是,当年要不是你说算了算了到时候再说,怎么可能给他这么玩?你看现在怎么办?”

李轩也挺无奈:“你没再争取一下?”

“当然争取过了!”

“怎么说?”

“还是熟悉的脾气,还是熟悉的脸色。”经理想起当年劝吴羽策换职业的时候,又是一段往事不堪回首。

一直坐一边没敢乱插嘴的盖才捷,听着两人的话题走向,显然坐不住了。

“那个……经理你意思是……”

经理瞅了他一眼,给了个实在抱歉的尴尬笑容:“盖队啊,这活可能真没你想的那么好干啊,你们的鬼刻女神明年大概只能睡保险箱了。”

“什么意思?”面对经理不太好笑的冷幽默,年轻的队长直捣重点地追问:“副队也要退役?”

“嗯……不出意外的话。”李轩摸摸鼻子,也不太想承认。

听到李轩的盖章确认,盖才捷当即心下一沉:“为什么?”

“四年前签第二次合同的时候就定了,本来大家都是五年期的,他死活不肯。”经理道,“这事没对外公布,一方面怕别家乘机挖墙脚,一方面我们本来还想视情况做做努力,现在看来,是真没戏。”

“我……我去问问。”

经理的解释盖才捷也不知听进了多少,一贯冷静的驱魔师这会儿握着沙发把手,竟有些微微发颤。

 

盖才捷是在八赛季全明星结束那会儿被吴羽策从训练营挑出来的。

那次隔壁的新人指名要挑战李轩,虽然轻松拿下,可虚空的阵鬼队长一回俱乐部倒是忧郁上了。算算自己和吴羽策搭档也打了不少年头,双鬼剑士的账号卡俨然已经成了虚空的招牌,可要哪天两人真退休了,没人接替倒真是个遗憾事儿。找了吴羽策一商量,决定去训练营挑挑好苗子。过了几天,吴羽策给他带回来个驱魔师。

“小吴啊……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嘛。”李轩看了眼青之驱账号卡,又望望已经年纪不小了的盖才捷,有点无奈。

李迅就在边上笑,还很作死地嚷嚷:“感觉和说好买牛最后开个拖拉机回来一样。”

吴羽策横了他一眼:“一样犁地,有什么好挑的,效率高就行。”

那时还和战队成员不熟的盖才捷听得也是一头冷汗,一方面是真担心队长会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自己退回去,另一方面——这战队的画风也是蛮奇特的。

好在李轩到底是经历过“不换职业”事件的当事人。其实吴羽策说得没错,只要是一个能融入战队的职业或打法,“传承”这种只是报纸上写着好看的字眼对一个竞技战队来说也没那么重要。没有“任意球大师”曼联就不踢球了吗?显然不是。将来哪天真没有逢山鬼泣了,但是只要虚空能赢,不就行了?

何况,通过所有的实战和数据都能证明,盖才捷确实是个优秀的驱魔师。

和当年对着吴羽策说“啊……鬼剑就鬼剑吧”一样,李轩拍拍盖才捷的肩,“嗯……驱魔师就驱魔师了。”

盖才捷至今还能记得,第九赛季他正式入队的那天,跟着吴羽策的步子走在通往训练室的走道里,一路上紧张,兴奋,忐忑各种心情翻复着涌上来,最后在进门前,那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副队长揉了揉他脑袋:“别担心的,大家都很好,有事找我也行。”

或许有种被当小孩子的感觉,盖才捷连忙解释:“副队,我19岁了。”

“我知道。怎么了?”吴羽策淡淡地笑了下。

盖才捷愣了愣:“唔……没什么。”

其实被当小孩也挺好,会有被疼爱着的感觉吧,盖才捷私心想。

也确实,放眼联盟盖才捷真已经不小了,而在队内,他依然算个新人。这个新人从来都是独立冷静地面对着对手,用尽自己一切的努力去拿下一个胜利。他的出现对虚空来说如获至宝,对吴羽策来说,看到一个后辈的日渐成长,同样也是令人欣喜。

然而,在得知盖才捷未能拿下年度新人那天,吴羽策却意外地敲开了盖才捷的房门。

“没事的,不算什么……”好像是安慰,却怎么看都有点在意。

那时的盖才捷自己倒真没觉得什么遗憾,又不是冠军,不过是一个好听的名头而已。直到后来他想起那天晚上,从来都看着挺清冷又不善言笑的副队长把他抱在怀里,略尖的下颚顶着盖才捷的肩胛骨一动不动,暖暖的体温蹭在他耳边,辨不清的湿热与温润。

“我会加油的,副队。”

最后反倒是他,抬手搂过吴羽策的脖颈,指尖穿过稍长的发尾,竟是意料之外的柔软。

 

从经理那儿出来,李轩说要回宿舍整理物品,盖才捷原本要跟他回去帮忙,顺便当面问一问吴羽策关于退役的事是不是真的,可路上碰到正要去食堂的李迅,硬是给拖了过去。

盛夏的傍晚,落日格外的晚,阳光还热辣得很,盖才捷戳着碗里的米饭,怎么都没这胃口。

“怎么了啊?”李迅问他。

盖才捷索性放下筷子:“刚经理把我叫去了。”

李迅一脸我早知道的模样,嘿嘿地笑:“队长退役的事啊?那下赛季得改口叫盖队了嘛,恭喜啊~恭喜~你小子果然出息!”说着还夹了块肉到盖才捷碗里,也不知算拍马屁还是庆祝。

盖才捷没搭他腔,只是叹了口气,又补充上一句:“副队也要退役。”

“什么?吴羽策???”这回就连李迅也觉得难以置信。

“有必要吗?”李迅一口肉还没咽下去就嚷起来,听着也是急了,“我可是和他同期出道的,我都还在为虚空鞠躬尽瘁抛头颅洒热血,他凭什么退役啊?”

盖才捷默默地端汤喝了一口,一说起这话题,还真是有点口干舌燥的:“听经理说副队最近一次签约就只签了4年。队长也没办法。”

“那就是早有预谋咯?”李迅把筷子挥得和小魔棒一样,盖才捷看在眼里都觉得烦。

“我也觉得不是状态问题。”

看着盖才捷毫不掩饰的失落,李迅虽然也觉得遗憾,不过毕竟他才是和吴羽策这么多年一起过来的人,从训练营到战队,对这家伙的脾性简直太了解了。

“盖才捷……”李迅皱着眉头,倒也难得正经地道:“你告诉我,是不是想让我去劝他?”

盖才捷点头。

“那我只能告诉你没用了。”

“前辈难道愿意看着一直以来一起为战队努力的同伴在明明还能打的时候就这样突然隐退吗?我们……都还没拿到冠军……”

“不是这个问题。”李迅打断了他,“如果你用新队长的身份派我去做说客,我当然可以帮你传达,但我必须告诉你,不会成功。那家伙决定的事从来就没人能改变。就像当年孙哲平复出选了义斩,韩文清打死不去国家队一样,人就愿意那么干,你管不着。”

盖才捷微红着眼角,听着李迅的话,其实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吴羽策的脾气,这个一直以来他默默敬仰着的前辈,他怎么会不了解。

只是还是想试一下罢了。

“说实话,你别看大家都觉得震惊,仔细想想这事发生在他身上还真是……挺合理的。”话题的最后,李迅用纸巾擦着吃的油光光的嘴,想了半天,只琢磨出“合理”这么个平淡的,不足为奇的词,作为总结。

 

饭后盖才捷没有跟李迅回宿舍,而是直奔了俱乐部二楼的技术部。

“给我副队这个赛季的所有数据资料。”他说。

技术部几个平时熟识的小哥都好笑起来,问他你怎么了?副队的数据那可是战队机密范畴,你哪能随便看呢?

盖才捷没办法,想到李迅刚随口的玩笑:“我现在是队长。”

搁平时,他可真不会拿身份压人,何况这才刚刚被通知了一下,还没正式公布呢。盖才捷心底也没底,不过要是能有一丝希望留下吴羽策,他还是愿意试一试。

技术部的人也不是没听到过风声,盖才捷既然这么说了,想来也不会假,既然队长开口要,那给就是了。

果然,鬼刻整个赛季的状态都很平稳,丝毫看不出过大的起伏。

“上赛季的有没有?”盖才捷问。

“有,也和这差不多。”

“是啊,鬼刻自打从这扇门出去,状态从来就没什么很大的落差。”

“怎么了盖队?怎么突然要问这个啊?”

技术部几人七嘴八舌地聊着,鬼刻毕竟是个女号,几个宅男凑一起干活的时候难免会多关心一眼,这会儿被问起,也乐得多聊几句。只是没人会想到,这张卡下赛季又要躺回技术部了。

盖才捷当然不会告诉他们,只是打印了一份数据带走,便告辞了几人,往灯火通明的宿舍楼走去。

 

吴羽策房门虚掩着,留出道大约一掌距离的空隙,能看见他在里面整理衣柜的样子。

“副队……”盖才捷还是敲了敲门。

吴羽策扭头看见他:“小盖啊?进来吧。李迅刚走,这家伙又没关门是不是~尾巴也太长。”

盖才捷怔了怔,原来李迅前辈还是来过了?正想着,吴羽策丢了瓶水过来:“正理东西呢,有点乱,你随便找地方坐吧。”

盖才捷望了眼满地大大小小的纸箱和行李箱,一床春夏秋冬各季的衣服都丢在外面,显然是已经准备远行的打算。他张了张嘴,却欲言又止。

“怎么了?舍不得我?”不比赛的时候,吴羽策似乎真的会活泼很多,毕竟也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

盖才捷半个屁股搭在床边的空角落,仰头看着他:“副队……你这是要去哪儿?”

“加州。”吴羽策勾了嘴角,不太明显的笑。

“旅行?”

“念书。”

“真的要退役?”

“嗯。”

“那冠军呢……”

“我也想啊。”说到冠军,吴羽策到底是放下了手里正叠着的衬衣,难得地,有些唏嘘,“但是在我给自己的时间里没有做到,确实有点不甘心呐。”

话音未落,手臂就被年轻的小队长紧紧抓住,吴羽策扭头就见盖才捷亮亮的眼睛满怀期待地看着自己。

“那再多打一年不好吗?就一年,我们一起……你明明还能打的。”最后的几个字盖才捷说得一字一顿,好像不甘心的那个人是他一样。

这话吴羽策听过很多遍了,有经理,有李轩,还有刚才故作吃饱了撑着来散步的李迅,他当然知道自己还能打,接过盖才捷带来的数据图,那上面有鬼刻近五个赛季的曲线图,完美漂亮,无可挑剔的数据。他随手翻了几页,不禁笑了出来:“你倒也有心。”

盖才捷不做声,只是静静地等待着答案。虽然凶多吉少。

“我知道还能打。”吴羽策放下那一沓厚厚的纸,“但其实退役和状态无关,你看李轩也不是说完全不能打了对不对?人生很长还有很多事要做,荣耀不能玩儿一辈子啊。”

一个本该热血燃烧的问题,在吴羽策嘴里出来,却变得轻描淡写。

盖才捷的手从他小臂上慢慢地滑下来,显得落寞,又无可奈何:“不能再等几年吗?”

吴羽策照旧抬手揉揉他细碎的前发,和过去的每次一样带着轻浅的笑:“一早决定的事,我不想随随便便去改变,虚空就交给你啦。”

 

这天晚上盖才捷没再缠着吴羽策,挪回自己宿舍后,在床上翻来覆去大半夜也没半点睡意。回想起先前吴羽策的话,也确实,李轩同样没到不能打的年龄,同样是说退就退,他除了确实有点不舍外,倒也对这位老队长的决定十分的尊重。

可是吴羽策的隐退,竟能让他如此的耿耿于怀。

一早没精打采地去吃早餐,就看见电竞报纸的大标题新闻。原来战队昨晚就发了新闻发布会通知给到媒体,一时间对于虚空的各种猜测占据了报纸的大半江山。

“你们别说这些媒体还挺会猜的,都说八成是队长退役的事。”葛兆蓝翻着报纸,嘴里还嚼着个鸡蛋。

“人家也是靠那吃饭的好嘛。”杨昊轩笑言,“不过你看这家就比较搞笑了,不但帮我们把队长退役后大家的任务都分配了一遍,还担心我们副队独木难支,哈哈哈~~少年别想太多啊~”一桌子人听了都哄堂大笑。

盖才捷没做声,李迅先忍不住了:“副队也要退,你们都不知道?”

“啊???”

一瞬间食堂里安静了下来,气氛显得异样地乖张。

“是说……双鬼夫妇要同进共退……吗?”也不知道是那个笨蛋,非要在这尴尬中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放在平时,大家笑笑觉得好玩也就过去了,现在提起来,却是一股子的惆怅。

“表面上看起来到真是。”

“可副队才不是会受别人影响而退役的人吧?”

“副队……比队长决定得还早。”盖才捷虽说这么告诉着大家事实,可之前的那个玩笑这会儿可是像把刀子一样,在他心口狠狠地插着。

 

“你是喜欢队长吗”“因为李轩才退役吗?”这话很傻,盖才捷不敢问,也知道不可能,但又止不住会往这愚蠢的问题上去想。

一路上提着早餐,走到吴羽策宿舍的时候,就听到里面吵吵闹闹的嬉笑打闹。还没敲门,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方锐咧着嘴冲出来,一见盖才捷站门外,两人都是一愣神。方锐还奇怪地“咦”了一声:“你这一大早的也刚下飞机呢?”

盖才捷下意识的摇摇脑袋,偏头想往屋内找吴羽策:“我看副队没去食堂,就带了些早餐回来,不知道合不合他胃口。”

方锐贼笑着接过来:“你们副队都要不干了还对他这么好干嘛~给我吃吧,我刚下飞机正饿着呢。”方锐挤眼朝着打包盒里瞄了眼,各色干点花式还挺多。

说话间吴羽策也换了衣服从屋内出来,看到方锐手里的早餐也大约知道怎么回事,谢了一下盖才捷,便打算和方锐出门。

“带着?”方锐刚落地来就来俱乐部放一下行李,两人本就打算出门吃东西,吴羽策见他提着盖才捷带来的早餐也不放下,随口问了句。

方锐嗯嗯嗯地点头:“都是后辈的爱啊~”

 

方锐算是比较早知道吴羽策要退役的一个,倒不是战队秘密泄露,是两人闲聊的时候吴羽策说起过想早些退役出国念书的想法。这人从来我行我素得很,方锐自然不会去劝问些什么,左耳朵听到了就表示一下“很好!”“你说得对”然后右耳朵就出去了。

这回知道他是来真的,作为一直以来的PK对象最佳损友,打了飞的过来送个行本也没料到会怎么样,可这饭吃着吃着,却收到了盖才捷的短信。从看到手机提示短信来件人的名字起,方锐就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了。

短短的几个字,“前辈,我不想他走。”

方锐难得地蹙了下眉头,觉着奇怪却也不知道怎么回,是想让自己劝吴羽策吗?这个一向冷静又理智的小鬼看着也不像思路那么清奇的人啊?方锐放下手机,瞅了吴羽策一眼,对面正一筷子塞嘴里,还没知没觉地望着他。

于是方锐问他:“小盖什么时候知道的?”

“可能是昨天吧。”吴羽策说。

“他好像真舍不得你哎。”

“好像是……昨晚来找我,还理论结合实践地想让我陪他再打一年。”吴羽策啜了口饮料说道。

方锐啧啧地摇头,“我说你真没感觉吗?”

“怎么了?”

“这小子明明就是喜欢你。”

“我知道。”吴羽策抬眼的时候,眼角意外地带着漂亮的笑,“挺多年了。”他说。

 

方锐回去的第二天,虚空战队的新闻发布会就如期举行,经理带着李轩吴羽策盖才捷一起坐在台上,宣布了虚空双鬼一起退役的消息,也宣布了盖才捷成为虚空新一任队长的喜讯。

台下意料之中的哗然,对李轩跟多的是祝福,对吴羽策却是源源不断的疑问,可能是因为这个夏天,第四赛季生退役的不止李轩一个,也可能是这个夏天,吴羽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宣布隐退的五赛季生。

最后盖才捷做新队长发言的时候,好像也没什么人听,拿着公关部给的稿子,一字一句的照念下来,发布会便宣布结束。一群记者追着几人跑出去,盖才捷躲进车里后回头看了眼——别说他们有太多想问的,自己又何尝不是。

战队为两位功成身退的队长办了不错的欢送会,第二天李轩稍作整理就算正式离队了。

盖才捷趴在窗台上看着李轩的车渐渐远去,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这几天他都没有再去找吴羽策,没有再去尝试说服一个决心离开的人。他知道这样的场面一定会再来第二次,而他却无能为力,只能这样看着他们渐行渐远。

身后忽而有人敲门,胡乱扯了纸巾给自己擦了擦,开门却发现吴羽策碰着个巴掌大鱼缸站在门外。

“副队……?”

吴羽策轻松地一笑,指指自己怀里的鱼缸:“李轩养的小乌龟,这往后能放你这儿吗?”

盖才捷凑过去看了眼,还真是两只不过饼干那么丁点儿的小乌龟,就着缸底下那浅浅一片水,正扒拉着玻璃底。

“好啊。”盖才捷抽抽鼻子,刚才哭过的鼻子还有些痒,“他们有名字吗?”

“逢山龟泣和龟刻。”

“噗……”

“很好笑吗?”吴羽策挑挑眉毛。“那就不要哭啦。我7月23日的飞机直接从这边走,记得来送我。”

那时候,盖才捷光顾着点头。吴羽策放下小乌龟又叮嘱了几句换水喂食,离开后,盖才捷才猛然想起来,自己开口提醒人去机场送行,怎么都不是副队日常的风格吧?

 

离别的日子总是会到来得很快。

战队一行人叽叽喳喳围着吴羽策到机场,一路上玩笑开了,该吐的槽也吐了,多年的“虚空谜案”大家也笑过闹过就算,可真到了关口,那些离愁别绪到底还是浮了上来。

李迅作为他最老的队友,挂在吴羽策身上那是怎么都不肯下来,吴羽策只能拍着他天灵盖说:“下来,下来给你讲最后一个八卦听。”

李迅说不要,就算是你要和队长结婚的八卦我也不要听!

吴羽策就笑,眼睛却看向了盖才捷:“队长你说怎么办?他这么占着你的人,回去是不是得加训?”

“次奥吴羽策,你都要走了还想着让我加训?友情呢?”李迅一蹦还真是跳了下来,“不等等……什么叫‘队长你的人’……李轩有来吗?”

李迅猛地回头找了一圈,眼神落在已经不知所措的盖才捷身上。

“老吴……这信息量有点大,你再解释一遍……”李迅一脸震惊地不敢相信。

吴羽策当然没给他解释,只是引着全部被击中八卦魂的虚空众齐齐看向了盖才捷。

“没错,我喜欢副队。”新队长定定神,当即承认了。多年来的迷茫,在最近日渐明显的骚动中终于被看清,从口中出的那一刻,盖才捷如释重负。

吴羽策照旧搂过这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后辈,如今差不多快和他一般高。

被接受的小队长就这么顶着毛茸茸的脑袋在吴羽策颈窝里蹭了蹭,也不知道是眼泪,还是一个偷偷的亲吻,将湿热的温度,暖融融地留在了他脖间。

“那……给你三年,带着你的冠军戒指来加州找我吧。”

“好!”

 

END

 

 

评论

热度(84)

  1. 跳跳糖Anliswoman 转载了此文字
    完结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