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Sweet Thing【周吴周】(上)

 完结存档

Anliswoman:

 

**********

  

体育圈进军时尚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冯主席眼红隔壁吸金的速度同样不是一天两天了。

第九赛季全明星,B市微草主场,赛场星光熠熠。主席特邀文娱时尚界大佬们列席观战。

他们当然看不来比赛,看热闹倒是体会到了。选手出场站在台前的时间,比起角色的全息投影对他们来说实在有点短。真要拍大片?女孩子没得挑,苏沐橙正跟着嘉世打挑战赛呢,全明星中也就楚云秀独苗一个,剩下23个男人高矮胖瘦各不同,周泽楷这个联盟脸面当然是老冯强烈推荐的一个。业内人士一看,确实各种不错,直接敲定,只可惜基数这么大只挑得出一个上照的未免显得电竞圈有点寒掺?

经过几番权衡,这边比赛一结束,那边轮回呼啸虚空各自收到了通知。周泽楷到休息室的时候,看到唐昊和吴羽策已经在里面了。

唐昊仰着鼻子还哼哼唧唧的:“什么情况?”

冯主席耐心解释了一遍,小到个人知名度和直接收入,大到我国电竞事业的发展前景。毕竟,战队也就算了,选手对联盟的义务真不包括商业活动。本来大家打完全明星都开开心心回家过年各找各妈,现在还偏要在帝都多逗留个几天,要谁都不会真心愿意。

就比如吴羽策虽然嘴上不说,心里也嫌弃得紧,之前在李迅面前不知道吐槽了多少遍,比如:这么多一米八的干嘛不叫老韩?-叫不动。干嘛不叫老王-不好P。干嘛不叫肖时钦-人家在打挑战赛……吴羽策没话了,最后想想,算了,这种事一定会有周泽楷,也算不是一个人在装逼,硬着头皮来了。

唐昊的个人品味是相当鲜明的,很快16*6和m*lk两家潮流杂志就当场拍板定下了要做唐昊的专题。余下的几本男装杂志对着周泽楷和吴羽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问了相同了问题:“两位一起拍可以吗?”

吴羽策其实没太懂他们意思:“为什么不可以?”

周泽楷当然也没听懂,还蛮高兴的回答了人家:“好呀~”

这后来他们就看到了服装提供的三个品牌:dior*omme,dolce*abbana ,bur*erry。

总觉得哪里不对?

 

三本杂志五套造型,这边芭*莎点名要正装,那边U*NO非要一套外景,G*Q事儿最多抓着雅痞复古各种不放,U*NO一看你家哪能这样?两位,加一套居家的行不行?电竞宅男哪知道那是什么,想来想去人家光明正大有名有份的杂志总不能抓着人拍黄片是不是?两厢交换一个眼神,答应了。

各家都赶着过年,时间那是相当的紧,当晚连个晚饭时间都没留,直接把两人从赛场拉到了摄影棚。

周泽楷化着妆,伸手戳了戳隔壁吴羽策的手臂:“饿吗?”

吴羽策在画眼线,一动不动地闭着眼睛回他:“饿你下面给我吃?”

周泽楷的轻笑混在化妆师的笑声里,有点杂乱,吴羽策还是能依稀辨出几声。

“等下宵夜?”他问。

周泽楷说好:“我那儿。”

吴羽策心下好笑,什么你那儿我那儿,大家都住的酒店,难不成你北京还有房子了?

“没有呀。”周泽楷还老老实实地否认了。一否认,全在场的都听懂这是在约炮了。

主编大人一仰头:你们看我眼光准不准?

吴羽策瞥了他一眼:“什么准不准,都谈三年了。”

主编吃瘪,周泽楷就开始呵呵地低头笑,眉眼轮廓鲜明好看,搁哪儿都是一张难得的脸。

也对,直的谁来跟你们这些杂志墨迹。

话说回来,两人也没刻意隐瞒,只是不会公开亲密而已,再说这电竞圈大环境,真搂搂抱抱一下在大多数宅男眼里不过一个有趣的玩笑,压根没人往那处想,只当同期的关系好,好基友好基友地嘲个几下也就过去了。可这事儿一旦有时尚圈的介入,没事都能给你八点事出来,何况你们还你情我愿甜甜蜜蜜地已经谈了这多年,不抓着这话题发散一下思维着实对不起冯主席一片苦心。

临到拍摄,某主编果然坐不住了,几番单人的照完,就开始要求拍双人的,摄影师也领悟得相当快,“小周你再靠过去一点,手往下,不要放小吴腰上,胯……对,胯上。”

这么一来二去的,两人自然看出其中的企图,周泽楷对这种商业杂志向来是配合的,可也没遇到过这么大胆劲爆的,不好意思拒绝,只能稍显羞涩地各种被指挥着,这种时候也就吴羽策敢一扭脸朝着众人问:“我懂的,你们不用指挥了,解扣子扯领带抓头发还要什么?激吻是不是?”

主编赶紧说不不不,毕竟是本主流杂志,意思一下就行了,真过火别说老冯,文化部那也扛不住啊。

于是各自收敛,场景从窗台换到沙发,布景几波换过,周泽楷终于得以从软软的羊毛地毯里爬出来。吴羽策随手扶了一把,没想周泽楷拉到那细长的手指也不急了,直接放到嘴边飞速地亲了口。

其实刚才拍摄的时候他何尝不想亲,许久不见的男朋友,好不容易熬到可以亲亲抱抱的晚上,可偏有多出来的工作要做,工作也就算了,还是把穿得这么好看的男朋友放在面前不让吃的局面,真是暧昧过头,心痒难耐。

何况连真饭都不让吃。

想到这里,愣是脾气再好的周泽楷看工作人员的眼神都带上了三份阴郁七分委屈,可偏就这副表情,在这个圈子里会被叫做美少年——幸好没人说出来讲给周泽楷听。

几个造型师一合计,本来还想明天再拍的一组照片活脱脱被提前到了现下。本来就饿得够呛的两人又是被一番折腾,换上窄版的西装衬衣,勾勒出漂亮的身体线条,这会儿往镜头前一站,还真是天然到完全不用演的苍白颓废,互相看一眼都要各自心疼上半天。

不过还真挺好看的——讨厌,更饿了!

周泽楷靠在不知道哪里搞来的道具破皮箱上,被摄影师指挥着看上面看左边,完美的五官特写,几乎空灵诱惑的眼神,其实谁也不知道,周泽楷只是无力地望着对面的吊灯,把它想象成了一只菠萝包。

好不容易拍完一组从热哄哄的灯光中走出来,那边正要换他班的吴羽策笑着塞了块巧克力在他手里。

“问化妆姐姐要来的,你先垫垫饥,千万别吃牙齿上。” 

周泽楷两眼放光,兴高采烈地点点头,坐到角落里,剥了糖纸偷偷地整块往嘴里塞。刚嚼了两下,一想不对,可抬头正看见吴羽策在镁光灯下坐在一张单人沙发里大摆造型,手再抬一些,腿再分开点,紧紧包裹住身线的款式,勒出腿部性感的线条,眼光意外扫过在暗处的周泽楷,似是故意一般,遗落一串浅显的笑。

周泽楷捂着口鼻猛嚼了两口巧克力,嚼得满嘴的甜腻。

然后就在吴羽策走下来的时候故意咧嘴对他笑。

“叫你别吃牙齿上的啊!”吴羽策皱了皱眉心,转念……顿悟,被他气笑,“这儿这么多人,别太嚣张了。”

周泽楷想了想,拖起他手就往更衣间走,后面摄影师可急了:“两位……两位还没完呢!”

“对不起大哥,给我们两分钟……”吴羽策这边还没解释完,那边周泽楷回头顿了下:“恩,刷牙。”

摄影大哥把噢字拖了长长的一个尾音,最后变成了yoooo

   

两人躲在小更衣室里忙里偷闲地歪腻了会儿,才意犹未尽地出来,这边化妆造型赶紧地上来抓了两人各自去补妆,再同时出现在镜头里的时候,摄像大哥表示刚才等的两分钟真他妈值了!

Dh的服装本就格外的挑人,两个玩电竞的大男生,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站在镜头前竟能将那股子隐欲在身体中的优雅浪漫从黑色的外套中弥散出来,那是完全无他的一种气场,在迷色的灯光中,只有彼此的气息才能在周身萦绕,即使是不相对的造型,两人中也似有着不可思议的牵引,将一幅幅平面的相片,染上教人羡魇的爱恋。

于是合照的拍摄变得格外顺利,甚至结束得比预期还要早些。两厢各自接了战队那边的电话,基本都是关心一下进展,问问要不要派车来接的。

“不用了,我搭小周这边的。”

李轩听着觉得轮回还挺靠谱的,也就放心地关照了几句,挂了。而那边江波涛还确认了三遍“你自己打车?”“打得到吗?”“经理在北京有朋友……要不我问下王队……”

周泽楷提着电话不知道怎么拒绝,急得汗都要冒出来了,吴羽策看着好笑也不揭穿,由着他着急了老半天才在边上假模假样地掐着嗓子喊了一句:“小周今天辛苦了,住哪儿等下我送你?”

江波涛那耳朵多尖,明显是听到了,“咦?谁呀?”

周泽楷一咬牙:“唔……摄影大哥。”

 

回到轮回下榻的酒店时已经过了子夜,走道里铺着软软的地毯,一个人也没有,本就不多话的两人,一个眼神交换,各自伸手相视一笑,牵牵扯扯着晃荡回了房间。

“这饼干不好吃。”一回房间吴羽策就开始找吃的,但似乎已经饿过头,胃有些不舒服,看什么都没啥胃口的样子。

周泽楷站他身后抿嘴暗暗地笑,就等着他转过身来的时候亮出从上海辛苦扛过来的江南小糕点,虽说按吴羽策的口味,那玩意儿断然不是最好吃的,不过香喷喷的味道半夜闻着也是叫人发馋。

都说谈恋爱的人会变傻逼,这俩虽不至于,不过对亲一口才给吃这种百玩不腻的幼稚游戏依旧乐此不疲,问题是,每次无论谁提出的,另一边还总是很配合,好像是巴不得你这么要求的样子,再后来,这话的重点就再也和食物无关了。

之前在摄影棚中甜蜜的余韵犹在,回到酒店没了旁人,更是肆无忌惮起来。本就相仿的身高,只要微一侧鼻,唇舌就啃咬在了一起,柔软温暖的吻随着呼吸的加重一分分变得激烈起来,好像急切地交换着未能说出口而变得湿漉漉的情话。

“我先去……洗澡。”好不容易扒拉下周泽楷情难自已先行探进他衬衣里的手,吴羽策带着激吻留下的重喘,竟是没能好好说上句完整的话。

 热水淋满全身,浴室内立刻腾起一片水气,从玻璃房里透出的隐约轮廓,依旧高挑好看,周泽楷探头张望了眼,被吴羽策从里面抹了一把玻璃看见,立马不好意思地扭头装路过,吴羽策好笑着动了动口型,“进来吧。”

得到允许的男朋友哪里还有客气的道理,还没把自己脱完就直接从背后搂住了想要亲近的恋人,花洒恰如其分地冲湿了周泽楷白色的衬衣,紧贴上皮肤,半透半掩地显露出同样令人亢奋的肢体,扣子被解开,胸前一篇水湿氲贴上吴羽策光滑的背脊,微曲凸显的脊椎骨不偏不倚地嵌入周泽楷的前胸。

温热的水流中,周泽楷满意地舔着他耳根,轻啄那片柔软,引得吴羽策一阵瑟缩发笑,直到越发红烫起来,只能扛不住地求饶。

“痒?”周泽楷坏笑着偏不放过,双手在他胸前一寸寸抚过。

吴羽策知道要糟,就像战场上一旦被一枪穿云找到机会占据先机,鬼刻从来只有被压枪到死一条路一样,今晚看来是翻不了身了。

“明知故问啊你……能不能好好洗澡?”索性也不和他争,吴羽策只是催促了句,毕竟欲望已经被挑起,长久未见的恋人谁都想迫不及待地亲热一下,也没什么好耻的。

周泽楷笑着领命,抬手去挤沐浴露,也不知道这酒店是怎么想的,紫色的滑腻半透明液体流出的那刻,一股墨兰香甜又风情的气味一起飘散出来,愣是吴羽策也倒吸一口冷气。

“你们轮回怎么挑的酒店?”

“挺好的……”周泽楷舔舔嘴唇,倒是觉得很合当下的胃口,一把往吴羽策身上抹去,胶液散开,从薄薄的一层紫色果冻色中抹出细密的泡沫,好像棉花糖一样在吴羽策身上铺开。

周泽楷自顾自吻着吴羽策的颈窝,双手就着沐浴露丰富的泡沫游走在吴羽策身体每一个他能触及的地方,诱人的香味弥撒开来,深呼吸一口便是无尽的甜美滋味。

“这也……太……香了。”吴羽策整个人都在周泽楷的掌握中,无论是胸前的敏感还是高涨的欲望,都在周泽楷双手的挑逗下,性感地给予着回应,身体打开,在周泽楷怀里完全舒展,情难自禁中,呼吸难免的不顺却依旧抗议着这沐浴露过于意乱情迷的味道。

热气氤氲,彼此摩挲着的肌肤各自透着发烫的绯色,沐浴泡沫下,周泽楷的指尖轻易地滑向吴羽策身前的樱红,悄一拨弄,就能听到他难耐的呻吟,太久没有互相慰藉的身体敏感地在他的手中发颤,却一次次愈加寻求着恋人的温暖与紧靠。

周泽楷无疑是喜欢这样的吴羽策的,每一次情事他们从不会争着去追求一时的主动权,情绪到了顺其自然就好,比如这会儿,被周泽楷牢牢按在身前上下其手着的吴羽策同样愉悦地享受着来自情人的触摸,偶尔他还会反手搂过周泽楷的脖颈,索求一个虽不自知,却比沐浴露的香气更甜腻的吻,津液交换,喉结上下滚动,赤裸裸的肌肤在花洒最后一波冲刷下,洗去了疲惫,却染上无尽的恋爱情色。


战场终究从浴室转到了柔软的床榻,两人本就没穿整齐浴袍,这会儿滚到床上,就被直接褪了个干净,吴羽策胸前未及擦干的水湿,还挂着零落的几滴水珠。周泽楷抬手轻抹了一把,随即侵袭上他渴望已久的身体,指尖一路向下。  

尚带着微润潮湿下身,欲望正在迎接周泽楷的双手,不知是不是浴后的潮热,被握在周泽楷漂亮的手中,吴羽策只觉混身发着烫,从进门拥吻起,就绵延到现在的酥麻难耐感已经显得过于冗长。

他故意抬了抬腰肢,把自己往周泽楷面前蹭了下,岔开了长腿就往周泽楷肩上搁去,春光就那样在面前打开,周泽楷嘴角泛起一个诡计得逞似的笑颜,被吴羽策无奈却又不得不认命地瞪了眼。

“别磨蹭了……”和平时一样,吴羽策那脾气在床上可从不会直白地说出来,到这地步,差不多已经算是哀求。

周泽楷还是一贯的笃定,尽管自己也已经硬得不行,可这乐趣不就在这里嘛。把男朋友压在身下,蹭在他脸颊耳边问:要?好像是每个男人都爱干的事。

不过周泽楷今天却没问,压着吴羽策一边的腿,指尖在皱褶出悠悠打着转,然后他抿嘴笑得一脸无害地把自己耳朵揍到吴羽策唇边,等着自己想听的那个字,从这总是吝啬着风情的唇齿间说出。

吴羽策咬咬牙,还是不太想就这么便宜他,索性更坏气氛地问他:润滑呢?

周泽楷一愣眼:“有。”

“哦……那套呢?”

你有完没完!周泽楷嘟着嘴,从边上摸了个过来晃了晃,一脸“你满意了吧?”的小小失落。

终于扳回一城的吴羽策这才双臂环过他脖颈一搂,嗤笑着道:“进来吧……想你。”

随即探入。

尽管吴羽策一直很配合地在放松自己的身体,但是太久的沉寂,使得这次的亲密再次变得艰难。疼痛一阵阵袭来,吴羽策紧蹙着眉心,也抵不住一声声无法自制的闷哼。周泽楷知道他痛,却也明白这种时候更不能停下,只能轻抚着他上身裸露却得不到安慰的肌肤,细细密密地啜下一路亲吻,而手指依旧耐心地在他体内轻轻按压。

第二根手指进来的时候明显是好了很多,直到最后吴羽策索性以一个艰难的姿势支起身体,一个翻转把周泽楷反压了下去。

周泽楷一时反应不及,被按在枕头里还迷茫了一下:“你……”

吴羽策笑着撕了安全套:“急什么,说好给你我又不会反悔。”说完橡胶质地的产品缠绕着口腔的湿热,周泽楷被舒服得一个激灵,转眼吴羽策已经坐在了自己的腿上,握着他高高的挺立,正往那处私密找去。

从喉间发出一声不自禁的轻笑,周泽楷索性坐了起来斜靠在床头,又把人往自己身前揽了些。

“嗯?”

火热正冲向那个情欲的制高点,胀痛与欲望穿插在体内,愈动愈痛,愈痛愈求,吴羽策仰头坐在周泽楷身上,自己控制着这太过情色的节奏,然而除此之外,却也不法再去思索其他,在爱情最热烈的时候,人类没有理智可言,那是种接近于疯魔的美,没有逻辑没有教条,只有与生俱来的快乐,就像周泽楷喜欢这样看着他在自己身上有节奏的律动,然后吻着他胸前的一片燃烧着的绯红,那里有可以叫他呻吟的果实,更有他在自己面前最为真实的心跳。

“别……别留印子。”

释放后,汗涔涔的身体疲惫地靠在周泽楷肩头,吴羽策清楚地明白着就算是胸前的痕迹,也会让第二天的拍摄变得难堪,但是没法阻止,或者说……他其实不想阻止。

终究,周泽楷的吻依旧不顾一起地落在了那里,印下一个淡淡的梅红。

 

TBC

评论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