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吴羽策X周泽楷】sweet thing(下)end

 完结存档

Anliswoman:

写完雷文写傻黄甜,我也是醉了……_(:з」∠)_


(下)

终归是个久别重逢的美好夜晚,就算第二天还有多出来的工作,两人还是腻腻歪歪了大半夜,加之本来回来得就晚,早上果然差点睡过头。

急急忙忙起床梳洗,这才发现吴羽策根本没带换洗衣服,好在两人身形相仿,直接套了周泽楷的衬衣了事。周泽楷点点头还觉得不错,这才进浴室打理自己。

前脚进去,后脚门铃就响了。吴羽策当下也没多想,顺手就给开了,然后就看见江波涛一脸前辈你谁的吃瘪表情,整个脸都快拧成了三峡大坝。

吴羽策也呆了一下…妈的,居然忘了这里是轮回下榻的酒店。没办法了,看都看见了,这事也解释不清楚的,何况两人本来就确实有什么,又何况他还穿着周泽楷的衣服——一点不萌但是格外合身的男朋友衬衫。

江波涛撸了半天舌头,还是没憋出个哈喽。

吴羽策挑了挑眉毛说:就你想的那样。

江波涛心累地递过帮迟到队长带的早餐,左右张望了番,还低声问了起来:“前辈,我…我就问一句。”

“你说”

“是…就昨儿一次还是………”

“你还在训练营的时候就开始了。”仗着微弱的身高优势,吴羽策硬是给出了个居高临下的表情。

那边江波涛听完居然还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

“放心什么?”这时候周泽楷正从卫生间出来,看见江波涛也是笑眯眯的。

江波涛终于见到自家队长,索性又问:“我再多嘴一句?”

“说。”

“这事儿还有谁知道?”

“我家,他家,方锐,李轩,方明华。”吴羽策老老实实报了一串名字,周泽楷在边上企鹅捉鱼状点头。

江波涛扶着门框低头沉思,敢情自己心塞塞了半天,还不是第一个知道的?那些家伙平时看着嘴上不长锁,怎么这么大个八卦居然能瞒上三四年。

江波涛抬头,坚定地看着周泽楷。周泽楷用队长的姿态拍拍他肩膀,以示鼓励。

“辛苦了。”周泽楷说。

江波涛泪流满面点头,这往后要真闹点什么事出来,记者还不都是盯着他问?不知道的时候还能诚恳地说“你们错啦,队长才没有男朋友。”可现在这么一来,不是要他这睁眼说瞎话么?也太考演技了吧!这样想着,江波涛心更塞了。

两人送走令人放心的铁齿铜牙江波涛,又是甜甜蜜蜜地亲了一阵,终于很舍不得地离开了房间。

大白天不能太嚣张,吴羽策还是放掉了周泽楷的手,自己插回兜里。

周泽楷那是多机智的小伙子啊,你别看他不吭声,眼见这男朋友的手抽了回去,反手就去捉了回来,还握了握紧,像怕人抢走似得往自己兜里藏,还乐呵呵地朝他笑。

吴羽策没被他气死:“掩耳盗铃呢?”

周泽楷说:“是啊。”边说还边很开心地又想凑过来,被吴羽策赶紧躲开。

“喂你差不多点,真出事起来李轩那卖队友的可没江波涛那么巧舌如簧。”话是这么说,不过周泽楷兜里真挺暖的,正好给元旦刚过不久的北京,找个热哄哄的温度,吴羽策这么想着,也就心安理得地继续由着他把自己的手握在兜里,拉拉扯扯地去了片场。

 

北京的冬季室外特别冷,这天连天空都是阴沉沉的,造型师拿出两件B家风衣外套说要拍外景的时候,周泽楷牙齿都上下打架一哆嗦,吴羽策给他指指来帮忙配戏的女模特,人家照样是短裙皮靴,露出大腿中段那块像是没有感官神经的肉,看得人更凉快了。

周泽楷也是好心,过去把自己的外套递给女模特,转眼就被对方拽住热情洋溢地邀请一起自拍了好多张。脸帅嘛,也难免,周泽楷还很配合人家妹子比了个V,这才哆哆嗦嗦跑回来。

吴羽策看他鼻子冻得通红实在有趣,忍不住伸手去捏,伸过去才发现,自己的手指还没人家鼻头热。周泽楷也是感觉到了,当即拉下吴羽策那冻得指甲发青的手指。

“你这么冷?”周泽楷握着吴羽策的手,放在自己手里给他搓着。

吴羽策就那么由着他,虽不是无用功,但他自己也知道用处不大。“从小就这样,我外公那一脉的遗传,只要是冬天,无论天冷不冷,手指不会暖。“

周泽楷惊讶地瞪大了眼,说起来这几年交往他确实每年在给吴羽策送各种围巾手套暖宝宝,但也没料到这还是人家体质问题。周泽楷当然也不是医生,只能心疼地搓了半天,冒出一句“多穿点。“惹得吴羽策笑了半天,他说怎么多穿啊,这又得拍照了,零下3度穿风衣,等下只能把女模特抱得紧些互相暖暖了。

吴羽策也是说道做到的。女模为了照顾他们身高,各自都是平底靴上阵,倾身正好能靠在两人肩头,周泽楷本来只拍过各种抱电脑抱键盘的广告,抱个漂亮妹子的照片还真是没试过。眼见吴羽策那边和女模特配合得熟门熟路,搂肩搂腰哪个角度好摆造型都知道。周泽楷只能有样学样,好不容易完成了一套令人瑟瑟发抖的外景。

换下造型穿回自己的厚外套,周泽楷总算是想活过一口气来。

“你好熟练。”不得不说,他这嘟哝地说着的南方软糯口音听着实在有点醋意。

吴羽策嘿嘿地笑:“这就酸溜溜啦?”

周泽楷黏在他身边并肩走,也不做声。

“明年和你们经理说,把一枪穿云换成女号,你也会熟练起来的。”吴羽策悠悠地道。

周泽楷愣了下:“coser?“

“是啊,每年宣传片不都要把账号卡cosplay一遍么,你们都能自己上,我难不成也自己上?出道至今合作过的鬼刻也不下七八个了,啧啧“

“噗嗤。“听到这里一直闷头的周泽楷也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吴羽策就佯装生气抓着他后领问:“老实交代,你刚是不是脑补了我自己演女号?“

周泽楷只能憋着笑拼命点头,末了还说:“应该挺好看的。“

吴羽策也被他气笑了,放开领子直接把手伸进他脖子里冻他一下,周泽楷被一激,冷不丁“嗷“了下,一组的化妆灯光统统转过头来,向他们投来秀死快的目光。

两人打打闹闹回到棚里,吃了盒饭,便要开始下午余下两套的拍摄。造型师看看天,说下午太阳好,最暖,我们先把居家套拍了吧。两人说好,于是就被三下五除二的扒了个干净,吴羽策还好些,被分到一件浴袍,腰带扎了扎跑出来,就看见周泽楷只拿到一条白色的浴巾,还褶皱凹得很有层次地,系在跨间,只遮去重要部位至膝盖上的那么一小段,上身白皙的皮肤就那么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外,小腿至脚底,连个拖鞋都没给。

吴羽策看得倒吸一口冷气,这要是自己被分到的是浴巾,那昨晚的罪证可真是统统暴露无遗了。不过眼下周泽楷被扒到这地步,虽说那体格确实好看,但到底是自己男朋友,谁没个自私的小心思,该我摸的地方凭什么让你们看是不是?吴羽策想到这层,脸色自然是不太好看,没想这周泽楷还走过来,一脸无害地拉起浴巾要给他看,“穿着呀。“他指着白色的内裤边缘道。

吴羽策挑挑眉……决定回去一定要找冯主席聊一聊。

因为周泽楷穿得实在太少,就算室内有暖气,那到底也是冬天,大家一致决定让周泽楷先拍。本来还有觉得有点冷飕飕的周泽楷,被一拉到灯下,一股子热气扑面而来,转头看见早上的女模特有穿得一样凉快地走到他面前,“hi,有劳了。“周泽楷脸上一热,脑门一头冷汗却滋了出来。

被指挥抱着女模摆了不少性感pose,最后摄影师指指一边的白色大床“上去。“

周泽楷:啊???

女模:没拍过啊?

周泽楷:嗯……

那女孩本就是专业模特,知道他们不过是电竞选手来串个场,当下也挺照顾的。

“你不好意思的话眼睛闭起来吧,交给我就行。“

周泽楷还是有些尴尬,但是人家已经这么说了,也只能道:好。

当即女孩子就笑了:“没事的,觉得难熬就想想自己喜欢的人。”

“嗯。”

其实周泽楷肯被指挥着这样那样的拍,也正是因为吴羽策刻意回避了下,他也知道自己看着会生气,眼不见为净也好。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吴羽策当然也坐不住,裹着浴袍就从化妆间逛了出去,只见打得异常温暖的灯光下,周泽楷平躺在白色的大床中,任由女模坐在他身上,捧着他脸颊,鼻尖恰恰停在他唇边不过一指的距离,想也知道那温热的气息一定正在挑战着周泽楷身体的底线。

“小周,头再仰一些,要有等待恋人亲吻的感觉。”摄影大哥还在这种时候喊了一句。

周泽楷本就闭着眼,听到这话,不由得回忆起昨晚和吴羽策的一番翻云覆雨,想着面前要是吴羽策那么凑上来,自然高兴,于是头一仰,喉结微微滚动,闭着的双眼眼睫一颤,在温黄的灯光下实在性感的无可救药。

吴羽策当场就深呼吸了一口,那种又想抱周泽楷又想打摄影师的冲动互相交织着攀升上来,而幸好,摄影大哥在时候终于放下照相机道:“可以了!”

床上,场下的两人都如释重负。女模从周泽楷身上下来,当即就拍了拍他。“要不要休息一下?”
周泽楷还一愣,一秒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有些事看的人也许不觉得,但当事人自己总是清楚的。眼下发生的情况那确实尴尬得很,也幸好那女孩也不是不明白,私下和助理稍作沟通,就给他开了一间个人化妆间。

个人化妆间自然不是说给一个人用的化妆间,一般是给大牌准备的,小套房那样的存在,周泽楷看着里面的浴室,本想着就那么进去解决一下算了,转头听到敲门声,显然是吴羽策的声音,“要帮忙吗?”

开门,看见的便是吴羽策那似笑非笑的脸。

“你,不拍?”周泽楷问。

“一起休息。”吴羽策回答得理所当然,反身就踢上门咔哒一下给反锁上了。

男朋友都送上门了,哪儿还有自己解决的道理,两人身上这套坑爹的所谓造型也不过是聊胜于无,当下各自一剥,就情难自以地又吻到一起去了。

浴室热水唰唰冲了下来,蒸汽升腾,把两人都熏了个通红,吴羽策捏着周泽楷那红扑扑的脸笑了半天,冷不防地一口叼住他刚才拍摄时动的太过性感的喉结,好似一只肉食动物,咬到猎物脖颈后得以控制的兴奋感。周泽楷身子也是一僵,当下发出一声缴械般的轻哼。

“这回我来?”虽听着像征求意见,不过周泽楷也知道,吴羽策既然这么说了,那自己再争取也没什么指望,当下索性搂着恋人紧了紧,用下身往对方同样硬起处蹭了蹭,“嗯。”

吴羽策像是早料到,舔着他被花洒泻下的水流冲得晶亮的喉间,温水与黏腻的唾液交替,舌尖留下的摩擦,轻轻骚动着周泽楷不必再隐忍的欲望。

“下……下面。“浴室令人头晕脑胀的热气下,周泽楷终究是顶不住这样的撩拨。说出令人羞耻的渴求后,他还听到了吴羽策轻微的一声哼笑,顿时脸上又是一热,巴不得整个脸都想埋到吴羽策颈窝里。

“我们出去慢慢来?“吴羽策插在他黑发间的手轻揉了两下周泽楷的脑袋,另一手关了龙头,抓过浴巾给他身上裹着稍擦了擦干。

万没想到,这周泽楷大概刚才浴巾照片拍得阴影太大,这会儿还撒娇上了,拉过浴巾就往一边丢,把自己暴露了个实实在在,拉着吴羽策坐沙发上,手就往人下身去抓。吴羽策由着他闹了一会儿,探身就狠狠吻上周泽楷那早已红肿的双唇。直吻到他嗯嗯唔唔抓着吴羽策背的手指勒得越来越紧,这才放过他甜腻的唇齿,一路下滑到那早已迫不及待地想要寻求安慰的欲望。

吴羽策的舌尖在那顶端稍作了一下试探,周泽楷的身体就是一个瑟缩,脚趾都紧张得屈了起来。

吴羽策发出一声轻笑,再次舔了上去,这下暖湿的口腔瞬间包裹住了周泽楷的欲望,兴奋令他在吴羽策口中再次涨大。

其实两人毕竟聚少离多,交往至今能在一起的日子本就屈指可数,滚床单的次数更是少之又少,要说咬,还真是经验不那么丰富。当下周泽楷的粗涨顶在吴羽策嘴里,吴羽策一时也不知怎么办了,只能先慢慢退出一点,动了动舌头,再重新含了进去,也就那么一进一出的动作,却是激得周泽楷吟喘了一声。

“这样舒服?“吴羽策问了句。

不常被这么服务的周泽楷也红着脸颊,害羞得很,微点了点头,眨眼,又似期待着要更多。

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吴羽策也不再浪费时间,尽管刚洗了澡,他习惯性冰凉的双手还是抓着周泽楷的火热,慢慢地再次没入口中,从顶端到后根,被周泽楷的吻练出来的灵活舌尖,此时正细细舔舐着周泽楷的那硬起,用自己口中的湿热一寸寸,一分分地侵透着恋人的本能。

随着周泽楷咽唔声越来越急促,吴羽策也知差不多了,抬手抚上他上身光裸在空气中缺乏爱抚的肌肤,朝着胸前的敏感捉去,冰凉的指尖悄然将那茱萸夹起,只听周泽楷又是一声闷哼,吴羽策口中加快了动作,又是几下吞吐,当再次深深含入喉间时,周泽楷那顶端被他顶到深处又是一夹,当即一阵痉挛,一股火热便在吴羽策喉间喷射出来。

“唔……“任是吴羽策也是头一回和周泽楷玩这一招,没想到就这么生生吞了一嘴的白浊,虽说味道当真不怎么好,不过到底也是自己男朋友的,想着他方才欲罢不能又羞得捂着半脸的模样,也实在有意思的紧,再舔舔嘴角那溢出的液体,竟是有点清甜。

再说周泽楷哪玩过这个,只知道自己没控制好弄了吴羽策一嘴的污浊,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吴羽策就笑,指指尚留在自己唇边那晶莹透亮的白色,“帮忙清理一下?“

那周泽楷也不是不懂风情的人,只是很多事他也是有贼心没贼胆,被吴羽策那么一鼓励,还真是吻了上去,舌尖舔着他点点白色的黏腻,一个打转就连着自己的舌头一起往吴羽策嘴里送,稍带腥腻的味道,纠缠绵密,仿佛情欲的催化剂,给当下的气氛愈添了一份情色。

银丝拉出,呼气急重中,吴羽策抱着周泽楷在他耳畔略带抱歉着道:“不好意思我想起来没戴套……嗯,润滑也没有。”

其实这本也是情理中的是,两人出来工作,昨晚也刚各自要过,谁也没想到还会在片场发生这档子事,何况两人平时是真的规矩得很,不是家里就是酒店,总是个有好好准备的地点。周泽楷像这样被摁在沙发上做,还真是大小伙儿上轿头一遭。

当即,周泽楷的脸色就是青一阵白一阵,搂着吴羽策后辈的手也僵僵地搁在那儿。倒也不是不愿意,他是真怕……

别说本来就是吴羽策在下面多,周泽楷自己被进入的次数一个手指都能数得过来,这会儿还没润滑给他用,他就是那么想一想都觉得痛彻心扉。

“有替代吗?”他问。

这化妆间本就是临时开的,浴室连个沐浴乳都没有,更别说其他高端的装备的。两人四下看了一圈,实在无奈,可已经做到了这份上,两人赤裸相对都是情欲上头,哪里舍得放弃,周泽楷索性一咬牙,“没事。“

怎么说都是自己心疼着的男朋友,吴羽策抚着他紧张地锁起着的眉心问,“真不行我们回去再说吧?“

周泽楷却是摇摇头,又强调了一遍:“没事。“说着双腿又努力张开了一些,一手已经拉过吴羽策冰凉的手指含进口中舔了起来。

吴羽策那被周泽楷自己舔湿的手指,慢慢探入的时候,依旧是艰难干涩的,薄薄的一层唾液全然不够那欲望深处的扩张。也幸好,吴羽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几番努力下,周泽楷的那处软湿虽说痛的无以复加,倒也是紧紧也咬住了吴羽策的手指,若有似无地欲往里再吸一吸的意味。

“再一根行不行?“

“嗯……“其实身体被这样侵入,周泽楷所有的感官九成九的都已经集中到下身去了,激烈、痛楚或是舒爽,就是那么简单的纯感官,”嗯“不过是一个短暂的呻吟,但要是被作为另一种邀请来理解,倒也无可厚非。

吴羽策探入第二根手指时,是感觉到周泽楷紧紧卷起的身体的,当即松了松动作,赶紧吻住那薄而温暖的双唇,用舌尖抚慰着他绵延的咽唔。

两指冰凉的触感在周泽楷火热的体内轻轻按压,每一次的触动,都仿佛快要融化,冰凛与灼烧交织,缓缓探寻着那令人奋不顾身的爱情制高点。

“啊……那里“在撕裂般痛感中的一抹刺激,被周泽楷就那么诚实地反映了出来。

吴羽策知道那地方显然是对了。

“背后吧?什么都没,方便点?”也难得吴羽策这会儿时间还有空考虑这个。周泽楷已经被顶得各种腿软脚软的,怎么说都是好好好的,当即翻身过去,扒着厚实的沙发背,让吴羽策慢慢顶入。

已经忍耐已久的那根粗大,一经进入周泽楷那紧致的后身,也是活生生地又充涨了一圈,周泽楷虽说咬着牙,但还是啊地声惊呼了出来。眼看着没法动,吴羽策只能又退出来,一手绕到他身前安抚着那小粒突起,让他放松下来,再重新尝试着让自己慢慢进去。

周泽楷也甚是配合,还扭了扭身子,让想自己动一动,这一动不要紧,那光滑的背脊联动这白嫩的臀肉,看得吴羽策一阵血气上涌,当下一挺身,整个儿的推了进去。

“啊————”

周泽楷的呻吟终究是被吴羽策送上的亲吻淹没,虽然扭着脖子与恋人接吻的动作不怎么顺畅,但那仿佛充满魔力一般的甜腻味道,实在教人难舍难分。

周泽楷的舌尖再次勾住吴羽策那仿佛涂了蜜糖一般的唇齿,下身在恋人的努力下,同样浸透了甜蜜。

 

两人闹完再看时间居然已经过去了快一小时,对争分夺秒的时尚圈来说,可实在太过浪费。不过那又怎样呢?这世界从来没有什么可以比爱更重要的东西了。

吴羽策让周泽楷再休息一会儿,自己回到棚内向大家说这抱歉。好在在场的大家似乎还挺理解这对小情侣的。赶紧给吴羽策补了补妆,披上浴袍送到摄影大哥面前。

那半开的浴袍,隐隐露出他们昨夜欢闹的痕迹,也许有些是方才被周泽楷抓出来的,甚至,他那原本白皙的胸前,如今还残留这情欲未褪的绯红。

摄影师看了眼还是问道:要修掉吗?

吴羽策摇摇头,难得地弯眼笑起:没事。都留着。

 

END


 


评论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