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刘许】嗯哼(END)

 完结存档

Anliswoman:

翻到之前给刘许本子《流年如许》的G,好像已经完售了呢!发出来混个更^^


*****以下*****


刘小别比原本定的时间还早了几天回俱乐部报到。反正是本地的,住家住俱乐部也没差,何况今年许斌已经转会到微草,就算不是男朋友,早点来欢迎新同事也是应该的。

不过,男朋友这事队长好像还不知道。

刘小别随手塞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进书包,带着墨镜鸭舌帽哼着小曲儿自个儿搭地铁来了。蹦蹦跳跳跑到俱乐部门口还和门卫大爷道了个早安。大爷捧着茶看看挂钟:“小别儿不早了,人副队长一大早都从天津到二环了。”

刘小别一听墨镜都掉到了鼻尖上:“副队长?大爷您说谁呢?”

大爷还给他高矮胖瘦形容了起来:“就……就上回有次打完比赛和你一块儿回来那个。”

“这您都记得呐?”刘小别嘴张得能塞个拳头。说起来上赛季还确实有那么一次,和三零一比赛完后是他拉着许斌要给人过生日的,最后反倒是许斌把他送回来。那会儿两人还刚看对眼不久,现在转眼居然也快大半年了。

刘小别打着哈哈和门卫大爷贫了两句,就蹬蹬地往自己宿舍跑。这许斌几时到的北京居然也不告诉他,亏他还想着要早些归队来买点鲜花鞭炮夹道欢迎一番。

把包往宿舍一扔,站走道里一眼望过去没哪个房间像是有人。悉悉索索又摸到俱乐部办公楼,果然训练室门开着。

“队长好!副队长好!”刘小别故意大声地打着招呼,笑嘻嘻走进去,就见王杰希带着许斌,正在给他介绍着战队情况和训练室的陈设格局。

“早!”许斌闻声见是刘小别,也是咧嘴一笑,随手向他挥了挥。

王杰希左右扭头朝两人各看了眼,显然没想到两人似乎还挺熟?

“小别你来得正好。”王杰希招手让刘小别过去,“我让许副早几天过来了,他刚到这里不太熟悉,我已经给他介绍了一遍俱乐部大致情况,但下午经理那儿我还有点事,你要是有空就带许副四处走走,熟悉下周边环境。”

“行队长!交给我您放心!”刘小别把自己胸口那排骨拍得噼呀噼呀响地保证着,一边的许斌乐得都快躲王杰希身后笑去了。

“那行,队长您放心,北京我真不陌生。”最后还是许斌先拉走了刘小别,王杰希跟后面皱皱眉,不明所以地嗯了下。

 

两人回宿舍稍做了下整理,许斌其实也没带多少东西,就一个行李箱一个双肩包,用他的话说,北京连男朋友都有,还有什么是没的?

刘小别听得特高兴,抱着男朋友就摁在连床单都没铺的床上亲了半天。

完了许斌说:“艾玛我的老腰……刘小别儿,扶一把。”

刘小别不肯,还哼哼唧唧:“你什么时候过来都不告诉我,还当不当人男朋友了?罚你自己起来。”

“唉!我说你这小孩儿,怎么搞个对象还跟小孩儿似的呢?”许斌哭笑不得地抗议了一句。

刘小别不理他,去他行李里抽出笔记本电脑自己开了,一边说:“你小学毕业了没,病句自己不觉得?”

许斌没辙,瘪瘪嘴自己抓瞎着爬起来:“哼!处女座!”

“处女座怎么了?没处女座这社会得乱成什么样?”反正每次就那么几句槽点,刘小别嘴上应着,简直就是不用思考下意识地出口成章。

许斌好好一天津小伙儿,嘴上功夫除了接吻也不会输给他,两人逗捧了一会儿,终于爽了,许斌搂着刘小别腰,看他电脑上正搜索着的东西。

“北京一日游攻略?”许斌一字一顿地,难以置信地,不可思议地念了出来。“刘小别你不是吧???”

刘小别斜眼:“怎了?队长给我的任务啊。”

许斌嗤笑道:“我这……你还不知道么?队长那么说也就客气一下。”

“不是啊,队长有空的话真会带你去逛街的。”刘小别还给他解释起来,“现在队长没空我带你玩咯。”

“真不用。”许斌看他说得这么一本正经,忙摆手笑:“你只要告诉我西直门立交上去后怎么下来就行,不就是北京嘛,你走过的地方我哪里没走过。”

本来嘛,许斌的话或许只是逗男朋友开心随口说的,刘小别搜北京一日游也确实是和他闹着玩儿,可给许斌这话一激,刘小别还真就打算处女座个一回了。

他扭头瞪着许斌问:“原来你这么懂我?那可更得带你出去考考你了。”

看着刘小别嘴角一抹贼兮兮的笑,许斌感到了莫大的后悔。

 

经过一下午的天安门鸟巢水立方半日游之后,许斌实在是扛不住打算求饶,他说:“刘小别你差不多够了啊,我收回之前说的话还不行么,我现在真的记住你唯一一次看升国旗是小学三年级国庆节,鸟巢是在你家动迁房上造的,水立方你觉得难看我下次绝不说它好看行不行……”

刘小别哼哼鼻子看看天,说:“还没完呢,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还夜生活?”许斌第一反应自然就是花花绿绿的酒吧街夜总会,再想想王队长带领下的微草战队画风,怎么都不太合适。

他问刘小别:“你会喝酒?”

刘小别理所当然地说:“不会啊。”

许斌放心了点:“哦,不是上酒吧啊。那我们早点回去吧,我东西还没整理呢。万一王队晚上有空了,可能还会来找我……”

刘小别瞪了他一眼:“谁说不喝酒就不能上酒吧了?你规定的?”

“没没没,我哪里规定过,这不怕你手速小达人喝酒影响状态么。”许斌这也算是插科打诨拍马屁两不误了。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对损着,转眼已经到了三里屯。这要再说不去许斌也不好意思,而且看刘小别今天兴致还特别好,真把他弄回去八成又得浑身不爽好多天。许斌想着反正没正式报到,这几天还算是放假期间,也就由着他。

跟着熟门熟路的刘小别进了一家酒吧,这会儿才华灯初上,里面没几号人。吧台里只有一个小哥在那慢悠悠擦着杯子,舞台边坐着几个小青年在嬉笑打闹,看见刘小别,其中一个跳了起来。

“哟~别哥,今儿个怎么有空来啊?”那小伙招呼了句。

刘小别笑嘻嘻地给他们介绍了许斌,说是新同事兼男朋友。几个人便幸灾乐祸地围着许斌拷问起来,身高体重工资多少,有没有上缴我们别哥?

许斌大咧咧往几人中间一坐说:“我是他副队长,该他交保护费才对。”

那些个小青年一听乐了,说别哥你居然带了个老大来,以后是不是得管他叫斌哥?

刘小别抢过那小子手里的鼓棒,在长长的手指间滴溜溜地打了几个转儿:“行啊,叫斌哥吧,过年管他要红包都记得哈。”说着在架子鼓上随意敲了几下,咚咚咚的一阵脆响。

“玩儿一发?”刘小别提议。

“没问题,别哥手痒我们一定奉陪。”那个背着吉他的小伙子说着已经站到台上去了。许斌只当人家要表演,自己赶紧退下来在边上找空位坐。转眼再一想不对,这刘小别还会打架子鼓?

他纳闷着要了一杯可乐吸溜起来。那边乐队几人已站定,稍稍讨论了下曲目,就见刘小别两手左右功架摆开,像只随时准备展翅起飞的鹰。

“三、二、一……起!”鼓点落下,砰砰嗙嗙的强烈节奏立即将整个空间笼罩。

坐台下的许斌顿时惊呆了!

尤其是这会儿主唱还没来,乐队几人的表现就更帅气显眼,其他人他不认识也不去评判,这刘小别打起鼓来,两个小棒槌挥得各种酷炫,铛铛铛地左右开工,脚下还拼命踩着。

其实许斌这卡拉OK级别的音乐造诣根本听不出好坏,但是男朋友帅气总是看得出的,何况情人眼里出内什么,看得他眼睛都直了。一曲演毕,刘小别已经满头大汗,头发湿淋淋的,还有有水珠一颗颗顺着发丝往下淌。

许斌还沉浸在前面一曲张扬的节奏中,这边刘小别在一堆鼓后面,学着小青年们的叫法朝许斌扬了扬下巴:“斌哥,来唱一个不?”

许斌愣了一下,赶忙摆手:“我哪儿会唱呢,这不糟蹋你们么。”

乐队几人听闻哄堂大笑了会儿,只见刘小别把已经湿透了的汗衫一脱,露出瘦得都能看见肋骨的上身,站了起来,拿鼓棒指向许斌说:“就唱《赤裸裸》吧,上次你洗澡的时候有唱,我可听见了。”

“是嘛?那斌哥来一首呗!”那群小青年听刘小别这么说,又开始起哄,“别担心啊斌哥,反正现在还没客人,再难听也就我们听,为了过年红包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谁难听了啊!那可是我的保留曲目!”说到底不过是双十刚过的年纪,谁也不想被看扁嘛,许斌咬咬牙一搓手,两步就跳到台上去了。握着话筒,嗯哼嗯哼,又咳咳咳了半天,扭头看看已经举着两根棒棒等不及的刘小别,赤条条着上半身,还有汗珠子正咕噜噜地往下滑,灯光下看着,胸前一片亮晶晶的。

刘小别见他发愣,问他:“怎么了?”

许斌想了想说:“第一句是什么?”

刘小别拿出手机百度了一下,念道:“他似乎冷若冰霜,他让你摸不住方向……”

“行行行,知道了别哥!”许斌赶紧叫停,再念下去可就暴露了啊。随后他说:“开始吧!”

刘小别嘿嘿一笑,抬手就是噼里啪啦一通solo连击炫了一把手速,然后贝斯的调子才姗姗来迟。

台下反正也没观众,许斌唱得那是相当的放松,加之他本就一口学着京腔的津调,唱起来有点闲散慵懒又有点调笑,时不时还回头朝着刘小别略带挑逗地看上几眼,好几次激得刘小别差点一棍子捅穿鼓皮。

这事儿也不能赖刘小别,谁让许斌老爱在洗澡的时候吼吼吼地唱“我的爱赤裸裸~我的爱赤裸裸~~”大家都是好好的男人,你非要在自己赤裸裸的时候还唱赤裸裸,人不往那处想才是不正常。这人一旦习惯起来,就算现在穿衣服也是没用的了。

刘小别想着这活儿可不行,唱完真得走了。汗水还黏在前发上,眼睛有点迷糊,手下打着的鼓点不停,稍一抬头就对上许斌无意中回头看自己的视线,嘴里还相当口齿不清地哼着“突然紧迫住我说,嗯哼~已经顾不了太多……”

刘小别心下次奥了句,脚下一个用力,只听闷闷的一声“噗”,踏板踩空,偷眼看去鼓皮还真破了。

顿时,刘小别刚才还举着鼓棒挥洒肆意的双手也停了下来。

“怎么了?”听到节奏戛然而止,前面唱弹正high的几个也转头来看。

刘小别呲了呲嘴,气呼呼地丢下鼓棒。

他说:“许斌你过来。”

许斌还觉得奇了个怪,话筒都没放下就过去了。

刘小别二话没说腾地站起来,直接揽过许斌脖子,隔着一堆大大小小的鼓把人拖过来直接吻了上去,鼻尖还有大颗大颗往下滚的汗珠,顺着侧脸的动作不小心就混进了湿漉漉的吻里,带着淡淡的咸涩,在舌间相互传递。

缠腻了半天,直到听见周边一片拍手尖叫,许斌才反映过来这还是公共场合,手忙脚乱地想推开刘小别,抬手摸到的却全是各种嗵鼓镲片,被他胡乱间急着敲到了几下,还咚咚锵锵地配合着当下激烈的心跳来了几下。

“别……唔……别……”

刘小别吻到自己也喘不上气的时候,终于是涨红着脸放过许斌,挑眉看看面前好像在害羞的副队长,嘴唇鲜红鲜红的也好不到哪儿去。然后刘小别幸灾乐祸道:“副队啊,这还没正式上任就叫我叫这么亲切,往后队里有人妒忌起来咋办呢。”

许斌起先还没反应过来,再那么一回忆,敢情自己刚才本想让他别大庭广众的打啵,这还没说完的话,被他顺口就把便宜给占去了,名字外挂也太大了吧?

许斌干咳了两声,这回真是没啥好辩的,索性就拾了衣服丢给他:“回去不?”

刘小别自然是满口答应。这种时候回去自然是洗澡上床了,还能干嘛。

 

事情的发展当然非常符合刘小别的计划,他一整天都没给许斌铺床的时间,所以就算王杰希看着许斌抱着枕头进了刘小别房间也好像说不上哪里不对。

两个人黏黏糊糊了大半夜,直到这夜色如水月光妩媚的。最后刘小别趴手趴脚地缠在许斌身上,嬉皮笑脸地问他:“我怎么样?”

许斌点头说:“嗯,棒棒哒,万万没想到你还会打鼓。”

刘小别翻了个白眼,明明他问的不是这个,不过这会儿还是顺着许斌的话说了下去。他说:“你以为手速小达人是天生的么?我5岁就开始学架子鼓了。”

许斌听了就笑,摸着他软软的头发:“好好好,记住了,感觉今天了解你很多啊。”

“那是,今天你见到的乐队其他几个家伙都是我中学同学,死党,铁哥们儿!你看我可都带你认识了昂。”刘小别强调了起来。转头又想了想说:“如果不打游戏,我现在说不定就跟着他们搞乐队去了。”

“这不你现在已经打游戏了嘛。”许斌手搭在刘小别腰间,笃定地道。

刘小别撑头,在他鼻尖咬了口:“嗯哼,打游戏是挺好的,有你。”

 

END

 


评论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