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岁月如歌——破相

-破相-     

张佳乐X周泽楷(隐双花)

 

张佳乐在QQ群里最喜欢弹的是一枪穿云。每次一弹张益玮就自觉拿着神枪手马甲号出来。孙哲平这个近邻不在,枪系的远亲自然成了张佳乐的第一选择。
去年夏休的时候,张佳乐照旧闲着无聊去撩一枪穿云来pk,等了半天,收到的却是一排省略号,隔了几秒又出来两个字:前辈…
张佳乐这才想起一枪穿云已经易主,顿时觉得挺没劲。
百花缭乱回了句“没事”,下线。

第一次见到周泽楷是第五赛季百花主场对轮回的时候。那时候张佳乐正走在不算宽敞的休息室通道里,一本正经地叮嘱孙哲平,他说轮回那个新来的一枪穿云可今非昔比,等下你多注意着他。孙哲平说好,你也注意着,别撞了。
张佳乐哈哈哈说怎么可能,你和我搭档这么多年了我有犯过这种低级错误吗?
说着砰地往迎面过来的周泽楷身上撞去。
张佳乐生气地捂着鼻子,他说孙哲平你混蛋你为什么不拉住我!
孙哲平却反问,万一我不在呢?
倒是被撞的周泽楷楞了半晌,伸手就要去给张佳乐揉鼻子:“没…没事吧?”
张佳乐本就痛得眼眶发红,被周泽楷的动作吓得也是一怔,还没拒绝就被说着抱歉的孙哲平拉走了。
再后来就是下半赛季轮回主场的事了。孙哲平半夜找不到张佳乐的时候就大约猜到个七八分,打了个电话确认和周泽楷在一起,孙哲平倒也放心:“明早9点半集合,你是副队不要迟到。”

张佳乐说好。

两月后,孙哲平宣布伤退。

 

季后赛的每一天都很紧张,张佳乐只能挤出一点时间送孙哲平离开百花。

“好好治疗不要放弃啊。”在孙哲平看来,张佳乐嘴上总是像他的名字一样乐观,这和他同样显露于外的长相不太相符。

孙哲平当然说没问题,等我回来再一起干掉叶秋。

张佳乐说:“对!还有周泽楷!那个小兔崽子将来不得了,不能放过。”

孙哲平点点头,是啊,一起。今年的新人们真是很厉害。

那时候第五赛季刚结束。

***

吴羽策到的时候,周泽楷正端着番茄炒蛋出来,张佳乐在客厅里啃着已经上桌的鸡翅,随意得就像自己家。

吴羽策说:“我在休斯敦遇到了孙哲平,他康复得不错,你放心。还有,这个礼物是他托我带给你的。”

张佳乐很开心,还自豪地说着“到底是老孙!”笃定地打了个越洋电话,给孙哲平道了声谢。

吴羽策最终还是无法坐下来吃这顿哪里都不对的晚餐,匆匆上了回虚空的飞机。

周泽楷脱下围裙时有点迷茫:“咦?不吃了吗?”

张佳乐说,看来是没心思吃。然后张佳乐摇头指着周泽楷:“你们五期的怎么都这样。”

“怎样?”周泽楷不太明白。

“别以为仗着长相好就可以躲避话题,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

周泽楷点点头,夏末的上海还是那么的炎热潮湿,他觉得脸上挺热的,不过张佳乐前辈说了,“你得说出来”那就说吧……

然后周泽楷说:“前辈才好看,我喜欢前辈。”

张佳乐听着高兴。明明下午刚床单上滚过一遭,早在一起了,可就是想听听,好听。

***

时间过得总是很快,转眼已经第七赛季。依旧是百花主场那个第一次相遇的通道,两年前的周泽楷自己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会在这里拥抱张佳乐。

张佳乐拍拍周泽楷埋在自己脖颈的脑袋,比起刚刚再次错失冠军的自己,怎么这小子更需要安慰似得?张佳乐开始试图解释,他说小周啊我刚才不是那个意思,我和孙哲平都两年没见了。

周泽楷却依旧不吭声,把人越搂越紧,夏季本就单薄的衣服,此时几乎要被磨碎。

张佳乐意识到有点不对头,嘴上却也没有停,他真的认为自己能说清楚,至少是能和周泽楷说清楚,提着亚军奖杯走下来时说出的那句“等大孙回来就会好的”是什么意思。

最后这事还是以张佳乐把周泽楷拖去厕所办了而告终。轮回年轻的队长还没回过气,张佳乐就追着问“还吃不吃醋?”

周泽楷点点头。张佳乐怒瞪眼,周泽楷再摇摇头。

张佳乐说:“这才对嘛。别人也就算了,你怎么也觉得我和孙哲平有一腿?你们到底是哪里看出来我和孙哲平有一腿的?是的,就算是有一腿没错,那也是早八百年前的事了!小周啊,至少你得信我对不对?”

周泽楷想了想,也确实没有任何事能说明他们有什么,但每次张佳乐一说起那三个字,周泽楷就会觉得特别不一样,和别的名字都不一样。不过和自己听到张佳乐前辈的名字被提起时的那种欣喜,似乎也不一样。

周泽楷最后还是说了对不起,他抱着张佳乐亲了又亲,张佳乐回应的也是异常热烈。好不容易分开喘口气,周泽楷却在这种时候开口。

他说:“前辈,你喜欢我……什么?“

张佳乐呆了一下,这一瞬间他居然还认真地思考了这个问题。

最后张佳乐怒拍了周泽楷的脑袋:“喜欢你帅啊!“

有时候,诚实好像也未必是好事。

 

夏休末的时候,各队队长集合在总部开新赛季准备会,冯主席热情地赞扬鼓励着各战队的年轻人,年轻人们自己却是闹腾得紧,李轩接完电话上前和冯主席告假,听说吴羽策在处理美国那边房子的事,得晚两天才能回来,老爷子倒也关心,说着小吴可真是个富二代啊,这几年比赛的时候房子就空着吗?李轩倒也没多想:“听说租给孙哲平前辈了,前辈不是正好在休斯敦治疗手伤嘛。“

张佳乐听到自然是高兴地凑了过来:“是啊上次小吴过去的时候还帮我带东西了,怎么房子处理掉意思是老孙要回来了?“

李轩立刻意识到自己刚才犯了什么错误,但是叫他撒谎却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李轩只能脑内疯狂地翻着字典,寻找最显轻松的措辞:“听说……治疗挺成功的,正常生活没问题。“

话到这里,张佳乐的眼神立刻暗了下去:”有没有可能……”他没问完,直接翻开手机去找那个号码,得到了明确答复的张佳乐捏着手机:“为什么不一早告诉我。”

对面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但安静的室内,所有人都听到张佳乐接着脱口而出:好,那我现在就退役。

 

周泽楷追出去的时候,张佳乐是真的捂着脸在哭。他一直听叶神开嘲讽说“哭了没?”这却是自己头一回看见。非要算,那第一次撞到张佳乐的时候,他确实眼眶有红过,生理眼泪忍在眼眶里,那副眼睛反而更明亮。那个时候周泽楷想,这样的眼睛要是每天都能看见就好了。

所以后来,哪怕是再痛,周泽楷也坚持不让自己闭起眼睛。他喜欢看张佳乐嬉笑怒骂的所有表情,喜欢像大汪一样卷着张佳乐,偷偷亲下一,轻轻的拥抱一下,都是这两年来值得周泽楷高兴的事。但现在的张佳乐,却因为另一个人退役,因为另一个人偷偷流泪。

周泽楷原本以为这种时候张佳乐是需要自己的,哪怕因为生别人的气把他当枕头打一顿也不能算错。

但是张佳乐却偏偏别过头,他说:“小周你说的对,我得先想想。”

周泽楷想抱他,却被一闪身躲开。

但周泽楷的话依旧说了出来。他说:还有我。

张佳乐却擤鼻子笑起来:别闹,百花的事别说你,我都不明白。

 

那个夏末很长很长,等张佳乐再接到孙哲平电话的时候,已经是12月的光景。张佳乐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刚回国的孙哲平聊着,聊聊叶秋的退役,聊聊今年的冠军看好谁,还有十区那个血雨腥风的君莫笑,后来说到张佳乐自己头上,孙哲平便开始笑骂:“这么大人了,臭脾气能改一改吗?”

孙哲平还说:“我是没办法了,可你既然还这么喜欢荣耀为什么要走?”

张佳乐不想解释,可也不愿沉默。

张佳乐只说了句:非走不可。

那天,12月的春城飘起大雪。

-破相END-

 

TBC

 

评论(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