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遇见END

【奇怪的脑洞贺一贺吴副队生日吧?】

【没什么说服力的小拉一个郎。。。。】

 

周泽楷X吴羽策

 

没有人知道周泽楷十六岁的时候就遇见了吴羽策。

周泽楷上去求组队,却只发了个微笑的表情。

鬼剑丢了个邀请过来,周泽楷开心地点了确定。

 

神枪和鬼剑能有什么牛逼吼吼的打法说实话两人都没研究出来,每次看到对方上线,就互相邀请一下,习惯而已,而且对方打得不错。

周泽楷那时还在轮回青训营,有一天他知道自己可以出道的时候,很高兴地给对方发了个欢呼的表情。

鬼剑回了一个拇指。

这天的聊天就这么结束了。

 

直到团队赛里,鬼刻提刀朝着一枪穿云劈下去,两人都是一怔。

原来是他啊。周泽楷在比赛结束的时候立刻找了过去。

吴羽策:是你啊。

周泽楷:吃饭?

李迅跳出来说好啊好啊大家都是一届的,去交流交流感情。

然后谁知道这感情就真的交流上了。

 

吴羽策在外人看来总是格外的冷情。就连对自家的队友也没什么特别热情的时候。周泽楷以前觉得这是和大家不熟,但后来发现就算和自己熟到上床的程度,这人平时也还是那副清清冷冷的模样。偏偏周泽楷也不是个爱说话的人,他总怕自己不说话会尴尬,但事实证明,两个人在一起时,就算什么都不说也一样的温暖,周泽楷想,这个大概就是人家说的爱情。

没错,他们其实都不太懂爱情,可是谁懂呢,摸索摸索着大约就知道了。

 

比赛的原因,两人能见的时候其实也不多,尤其是过生日,大多会撞上比赛日,有时虽然能碰上赛后的周一,但是吴羽策总说赶来赶去没这个必要,你记得说句生日快乐就好了。

这真是大大的体谅,可周泽楷在电话里真是不会说几句话。不过,周泽楷总是想,与其这样的体谅,不如真的把他叫到X市去吃一顿饭再回来。

异地真是谈恋爱最大的敌人,他想亲一亲自己的男朋友,特别想。

然后周泽楷买了机票去就去了,不打折的,说走就走的票,可以买十个蛋糕。

 

周泽楷到的时候,吴羽策正和虚空的小伙伴们切蛋糕,李迅一回头大喊一声:有八卦!

周泽楷想了半天,说:“额……我路过。“

李轩上去拍拍后辈的肩:“我说周队,说谎的时候眼睛不要往右边看。”

吴羽策啧啧地挥了个手,“坐,外面冷。”

 

没有谁能冷漠到真的吃顿饭就赶人走,何况吴羽策只是看起来比较冷漠而已。但是毕竟所有队友经理都在场,吃完饭就离队开房有点难看,可带回宿舍也没好到哪里去,要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那也不甘心。就在这种时候,李迅那个大八卦却凑了上来:“周队啊,我说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礼物带了没?”

周泽楷一拍脑袋,果然没带,光想着赶飞机了。怎么办呀?周泽楷偷偷看吴羽策,好像也不太生气?然后周泽楷说:“那么,去买。”

接着理所当然地把吴羽策带走了。

也理所当然地在X市过了一夜。

 

第二天吴羽策回俱乐部的时候,迎面碰上李迅。李迅开玩笑地问:“副队,周队真是你男朋友?”

吴羽策说:“嗯。“

李迅啊了半天,原来准备的一整套八卦说辞一句都没用上,这个嗯到底算玩笑的玩笑,还是顺水推舟啊?李迅无趣地挠挠脖子,走了。

 

这事也半真半假地传了一阵子,实在是苦于两个当事人都报以呵呵的回答,传着传着没意思了,大家也就作罢。

最近一次被提起来是方锐找吴羽策彻夜单挑的时候。

打到一半吴羽策的电话响了,就坐在对面的方锐也看到,吴羽策没理由看不到。比赛打得正酣,没人理,那电话也就不响了。过了五分钟,又来了。方锐好奇,还偷偷瞟了眼,“哟!周泽楷!”方锐心下这么一个惊叹,再回到电脑屏幕上,发现自己已经死了。

获胜的鬼剑丢过来个鄙视的表情,才取下耳机去接电话。

:嗯,我在方锐这里。

:他说要PK。

:我?大概早上直接去机场。

:没事,你也早点休息。拜。

方锐的声音掐着电话挂断的瞬间传了过来,“胆子真的是你大,我还怕周泽楷找上门来找我单挑呢,你在外过夜就这么说出来你们队长知道吗?”

吴羽策白了他一眼:“什么乱七八糟的?”

方锐扎扎嘴,凑过来,还故意装得小声道:“你们家周先生真允许你半夜在外面乱搞?”

“这么猥琐,难怪心虚。”吴羽策顺手点了个同意,方锐已经发现从竞技场出来的鬼剑士已经和一个神枪手组上了队。

“喂喂喂,说好的单挑组队干嘛?刷BOSS吗?等等我,我也来啊~等我啊……等……我操你们两个人进?账号卡又不能亲嘴你们多带我一个怎么了!!!……”

吴羽策心底暗笑了下,那边周泽楷已经给了方锐一个邀请。

 

后来想起来,两个人几乎整个职业生涯在一起的时间也没有三个月,三个月里说的话,大概黄少天一个人一天就能说完。可就是这样,这段感情竟也能维持至今。

从头到尾,没有羁绊,没有承诺,没有约定。

周泽楷会在夏天的时候到X市玩几天,有时会两人也会约在S市或者找个地方旅行。在日落时接吻,日出时拥抱。

直到退役前,最后一个赛季的冬至,周泽楷吻着吴羽策的颈窝,说着生日快乐。他说明年这时候就不用赶飞机了。吴羽策笑了出来:“我发现,你还是比较喜欢赶飞机。”

周泽楷想了想倒是承认,只能道:“别说了。”然后覆上吴羽策的唇,窒息的吻,狂热得仿佛像会失去荣耀一样,失去他。

吴羽策自己解着衣扣,他知道周泽楷特别喜欢抚摸他的背脊,周泽楷当然不会说出来,但是每当周泽楷的手在他背后来回爱抚的时候,他的耳根总是红红的,有时吴羽策会乘机舔两下,周泽楷就会不好意思地埋下头去啃他锁骨,特别有趣。

春光一夜总是格外短暂,就像回首过往,仿佛就在眼前的第五赛季。

那个赛季两个意气勃发的少年一起站上了荣耀的舞台,抬头的时候互相都看见了对方,相视一笑。

爱情到底算什么其实他们还不算太懂,但是这些年来,有信任,有自由,有彼此的关心与思念大概就够了。

哦,对了,还有最初的那次遇见。

 

END


评论(7)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