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岁月如歌——垃圾

垃圾

方锐x黄少天(隐喻黄)



鼠标键盘哗啦啦摔了一地,黄少天紧紧抓着方锐裸露的背脊,硬生生扯出一道道红印。
方锐挺动下身,进进出出毫无规律的节奏,把黄少天难受得骂都骂不出个所以然来。
“想舒服就先好好做行不行?转会这种事我慢慢给你解释。”方锐咬着黄少天耳垂,压低的声音格外撩拨人。
黄少天虽不躲,还是照骂,却骂得也没什么威慑力:“去呼啸你和我商量过…嗯…商量过没?蓝雨怎么……啊…嗯……蓝雨怎么你了?你…方锐你……次奥啊嗯嗯……”
黄少天还没说完,被方锐直接翻了个身,趴在电脑桌前,眼前转入黑色待机画面的显示屏,还倒影出两人体位,若隐若现的。黄少天别过头去并不想看这样的场景,可方锐才动了两下,黄少天却又闷闷的喊了一声,他说:“方锐,让我转过来,我想看见你。”
方锐二话没说,附身拉起黄少天吻了下去。此时,无论是口舌的缠绵还是下身的纠缠都不足以满足,就算黄少天再不满意,方锐出走呼啸也已成定局,无法挽回。
津液尚残留在唇边,黄少天抬手抹了一把,怒气既然未消:“妈蛋的,方锐你到底想干嘛?”
方锐只嘿嘿笑,唇齿却忙着啃咬黄少天暴露在外的皮肤,不轻不重,和平时并无不同。一场只是发生在训练营其他都无比平常的性爱,甚至没有给黄少天的身体留下任何痕记。
待到彼此情欲宣泄完毕,方锐这才拥着黄少天:“我不是蓝雨的垃圾,更不想一辈子等待一个机会。”
“什么?你意思是你先找的林敬言?到底什么时候开始你就有这种想法了?”还未从欲望的疲惫中恢复的黄少天又陷入另一种惊讶。
方锐干咳了两下,也不否认,反而给出了更令人震惊的答案:“是,我不只找了林敬言,很多战队我都去接触过,包括喻文州。”
黄少天裤子穿到一半,差点一跤绊倒。
“队长怎么说?”黄少天还是忍不住要问。
“你现在不是看到结果了吗?怎么说都无所谓吧。”
黄少天不得不沉默下来,最后只能憋出一句“那祝你好运。”

方锐离开蓝雨的时候可以说是萧条的,作为一个从训练营转会的选手,他既没有本队的队友,更没有什么训练营队友,在那里,有的只是疯狂的竞争,而不是一起夺冠的目标。
方锐回头看了眼这呆了不过短短一年多的训练营,他想着还算值,就算蓝雨只是一块踏板,但他至少有黄少天。

第五赛季起始,方锐从呼啸出道。职业:盗贼。
黄少天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差点没从凳子上跌下去。疯了,方锐真是疯了。
黄少天甚至去质问过,为什么连气功师职业都换了?在蓝雨的一切对你来说都这么无所谓吗?
方锐理所当然的说是啊,为了冠军,当然选最合适的。
黄少天再次气得无法反驳。直至拿到第六赛季的冠军,才得以在方锐面前炫耀一番:你看,这就是被你放弃的蓝雨!
方锐说:挺好,恭喜啊。但是明年不会了。
明年是我们呼啸的。

可到底,愿望永远比现实美好。

 

第七赛末的夏休刚过,张佳乐突然宣布退役,消息一出就像道惊雷,整个职业联盟都为之扼腕,震惊之余,喻文州同样带着遗憾回到俱乐部。

每一个有搭档的人都会尝试站在张佳乐的位置上去感同身受一番,喻文州其实也不例外。甚至,喻文州觉得索克萨尔可以没有夜雨声烦,但是如果自己身边再也不会有黄少天,那一定,一切都不一样。好在喻文州比较能肯定的是,自己毕竟不是张佳乐,退役不至于,任性也不会,而每当看到剑客会怅然若失却也是一件很难受的事。钝刀子割肉一样。

捧着冯主席新给的各种通知规则资料文件,喻文州自然得先去找自己的副队。黄少天每年归队都会很早,然后去蓝雨训练营和那群小孩PK着玩,他从来都是那么的受欢迎,从来都是。

敲了黄少天宿舍的门果然没人答应,喻文州本想去训练营找找,却见天色已晚。

要不就把文件放他房间晚上再说吧?这么想着的喻文州拿出黄少天给他的备用钥匙,看见的却是两个正陷于情欲中的熟悉的身影。

黄少天的腿还架在方锐肩上,呼吸重得让他已经分不出神智去说一句垃圾话。

也就那么一瞬,喻文州下意识的关上门,立刻退了出来。

刚才看见的是什么?……一向条理清晰的蓝雨队长,此时才后知后觉的脑门轰的一下!

是方锐吧?那个和黄少天在一起的是方锐吧?

喻文州看着手中的钥匙苦笑。既然这样,你还把钥匙给我做什么呢?原来比尴尬更尴尬的是意料之外的怅然若失啊。

喻文州蹲身,将钥匙推入黄少天宿舍的门缝。

 

黄少天是在起身洗澡的时候才发现门边钥匙的。发暗的黄铜质地,出现在门内的缝隙边竟然会变得格外打眼。黄少天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因为这把钥匙只有喻文州有。

黄少天随手抓了件队服追出去的时候,喻文州已经不知道走了有多久。再折回来,发现方锐就站在他身后。

方锐说:“你连钥匙都能随便给别人吗?”

黄少天说:“喻文州不是别人,是队长,我们蓝雨的队长! “

方锐说那好,那你告诉我,蓝雨没有我和蓝雨没有喻文州比,哪个更让你难过?

像是被当头打了一棒,黄少天顿时闷了。前者已经发生,后者又确实是他从不敢假设的。黄少天想辩驳,却发现他引以为傲甚至在冠军争夺中占到过对手便宜的垃圾话,这时候却是如此苍白无力。

黄少天没法解释!他根本没法解释自己对喻文州持着的到底是哪一种态度和情感,或者说这根本不是一个能“解释”的问题,因为黄少天自己也从没有分清楚过。

然后方锐说:分手吧。

 

这一分,一直到第九赛季,于锋决定入主百花的时候,黄少天几乎要把他的房门砸穿。甚至在全明星那种本就是闹着玩的比赛中,硬生生追打了于锋大半时辰。

这事儿后来还得喻文州开口,他说:“少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只是有人选择了冠军,而你选择了蓝雨。

黄少天嘴上说着这不冲突,却又无可回避地想起了方锐。

“队长你会一直在蓝雨的吧?”黄少天这回意外的简洁,和他的提问一样,他需要给自己一直以来所坚持的信念一个确切的,肯定的,答案。

喻文州点头。

 

当方锐再次拿起气功师的时候,人已身在兴欣。跟着叶修,老魏,互相喷着垃圾话,对他们来说只要能赢,再猥琐也无所谓。打得好看就能拿冠军的话那张佳乐也不用去霸图了。

在蓝雨主场,方锐再一次见到黄少天。

“怎么样?猥琐流的气功师可是我多年来集大成的研究啊,等下让你瞧瞧厉害。”方锐没事人一样拍拍黄少天的肩,被黄少天呸了一句。

黄少天说你不是要玩盗贼吗?盗贼拿到冠军了吗?还不是换回气功师了?

方锐摇头:“那你又不对了。蓝雨为了冠军有自己的选择,我为了冠军也有自己的选择。你之所以在蓝雨,只是你和蓝雨达成了共同的信念,而我现在与兴欣的目标更契合。”

什么目标?

冠军。

哼,那就季后赛见吧,方锐。

好啊,不见不散。

 

-垃圾END-

 

TBC

 

评论(1)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