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烟花(1)

张佳乐X吴羽策


繁花血景和双鬼拍阵的唯一一次交锋发生在第五赛季的下半赛季。虚空主场迎战百花。

那时候吴羽策刚刚带上副队袖标,双鬼拍阵也刚刚成型。

而那一天,却是繁花血景最后一次出现在荣耀的舞台上。

然后,再也没有然后。

当鬼刻一刀捅进百花缭乱的胸口,鲜血直洒暗夜古堡的吊灯,被悉索而落的水晶吊灯砸中的花瓶溅起蔷薇花飘散,百花缭乱反身一个手雷,在红色的高跟鞋边炸出烟花四起,鬼刻不退反进,任由寻猎的子弹穿透银白色长发,随着跃起的身姿飞扬,再一同跟着红莲天舞落下,正中百花缭乱咽喉。

“铛”的一声,清脆而鲜明的刀剑交锋声,落花狼藉已经挡道眼前,追上来的逢山鬼泣从背后送上一记月光斩,葬花反手再挡,却出现意外偏差。百花缭乱也是一怔,随即提起寻猎一阵乱枪扫射,光影顿时将古堡照亮得通透,所有角色都淹没其中,待到一切过去,落花狼藉的头像已经暗了下去?

怎么回事?别说李轩不知道,吴羽策不知道,张佳乐一时半会儿也没弄清楚所以然。毫无征兆!张佳乐下意识的分心去看一旁的孙哲平,手已经按不住鼠标。

对不起。

张佳乐带着耳机,却也看得见孙哲平的口型。

看见百花缭乱打下GG的时候整个场内一片哗然,裁判了解情况后倒也没有责怪,作为主队队长的李轩自然也上前探明了一番情况。

“让小吴带你们去医院吧,这个情况应该是由来已久,不是队医能急救的。”李轩直接指了个队员给百花当地陪。不大不小,也是个副队长,对于两个关系平常的俱乐部来说算是面面俱到了。

吴羽策在他们中间算是资历最浅的一个,见谁都得喊一声前辈,张佳乐倒也没那么讲究,直说别别别,咱先去医院吧。

孙哲平被塞进各个诊疗室做着各种各样的检查,张佳乐就和吴羽策坐在门口候着,有时吴羽策回去到个水过来给他,深夜默默去买了些宵夜递给张佳乐。张佳乐哪有吃的心思,歪头坐在走廊里,默默望着天花板。

吴羽策也不管他,自己喝着热咖啡,也就默默陪着。过了会儿张佳乐突然说:“你真好。”

“嗯?”吴羽策一时听得还有些莫名其妙。

“我说你挺好的。”张佳乐伸手揉揉他头毛,接着道,“我刚在想,万一……我是说万一,老孙这手看不好了,我一个人怎么办啊?”

那时的吴羽策还觉得这问题挺奇怪,这能怎么办?“继续打啊。”他回答得无比迅速,顺畅,果断。

张佳乐听得终于笑起来,“你果然挺好的。陪我们这么晚,明天还要训练吧?早点回去休息吧,不然你们队长真要怪我了。”

吴羽策摆摆手,又拿出刚买的夜宵递给张佳乐:“没事,明天休假。我看你一个人呆这儿也挺无聊的。”

张佳乐噎了下,不过他确实得承认,一个人真的很无聊。他回头看那个关着的房门,但愿孙哲平能好起来。

 

临近午夜的时候,医生出来说明了下情况。这个伤不是一两天能治的,片子拍了消炎的药下去了,暂时不能动,最好直接找专门治疗运动损伤的医院,然后医生说那个病人好像北京有人,自己已经电话过去了,估计那边明天就会来接他,你们就放心回去睡觉吧。

张佳乐还是不太安心,他说:“那医生这伤能看好吗?”

医生想了想:”这我真说不上,能好能坏。“

张佳乐咬了半天牙,拼命控制着自己的坏情绪。

“走吧“最后他拉着吴羽策疾步离开了医院。

 

5月的X市街头,深夜还浸透着丝丝凉意。张佳乐说你们这儿哪里有喝酒?

吴羽策说不知道,要不你便利店买一瓶蹲墙角喝去。

然后张佳乐就真的去买了两听啤酒,递给吴羽策一听,蹲在便利店门口的花坛上准备喝了起来。

张佳乐就地敲了下啤酒罐,摸出钥匙,从罐底划拉一下开了个口子摁住,再去掀拉环,噗的一声,啤酒液体从罐底的洞口飞喷而出,张佳乐对嘴喝了一口,由朝向吴羽策。

“要不要试试?可带劲了。”

吴羽策见状直接拿来张佳乐的钥匙,也是照样对着自己那罐的罐底就是一划,啤酒喷薄而出一下就溅得两人满身湿透。

“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大笑起来,“你真的挺好的。”

吴羽策眨着眼,也对嘴尝了口,酒香混着气体扑鼻而来,没有了一贯的苦涩味,直接而富有冲击。

他觉得他喜欢这种感觉。

两人举着罐子碰了下,就难得享受一番这样的快感吧。

 

TBC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