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明目张胆(1)

 (赛车paro)   包黄,周策,乐喻

 

 

1.冠军

巴西圣保罗,赛季最后一站。

20辆赛车在赛道上依次排开,喻文州看了眼电子屏,杆位黄少天,身后一个车位处是排位赛第二的周泽楷。

李轩带着耳机座回自己的在喻文州身边的座位。

“小周现在积分领先吧?”作为周泽楷的技师,李轩当然知道目前的积分情况,这么问,只是因为早已料到喻文州会怎么做。

喻文州没直接回答,沉吟了下才道:“看具体情况吧。”

另一边的于锋咬了咬嘴唇,拉下话筒:“黄少,TR测试,能听到吗?”

“听到了听到了我的好锋锋,听说你昨天又连夜做的调校啊?哎果然是个处女座,其实你不用这么辛苦啦,就照昨天排位赛的好了,车况那是相当的好啊,等会儿你就等着亲奖杯吧哈哈!”已经坐进车舱的黄少天再次调整了下头盔,顺口开着于锋玩笑。

于锋做了黄少天这么久的技师,早已习惯了他这叨叨的破毛病,自顾自调着TR音量。边上,pit里忽然一阵骚动。

刚刚做完助兴表演的摇滚歌手吴羽策戴着墨镜走进FLA车队的维修区,正和几个熟人招呼着。

“来啦。”这边喻文州见他进来也挥手打个照面。

吴羽策见是喻文州,脱下墨镜走了过来:“嗨,我过来看看。”

“想好怎么庆祝了吗?”喻文州看起来心情不错,竟也开起了玩笑。

吴羽策知道他说的是周泽楷。自己和周泽楷的事熟人里差不多都是心知肚明的,只是没人会刻意点穿,对外也都说好似的,各自装傻,就算有好事的媒体获得所谓的证据,照这两人的性子,一句“呵呵”就能当盆冷水浇下去。可这会儿,对于周泽楷是否能拿下年度总冠军这事吴羽策也不想扫自己的兴,不过,眼下于锋就坐在一边,吴羽策自然不会无视。

“先拿下再说吧。”吴羽策回答的可谓两不得罪,这是这些年在娱乐圈浸淫的结果,原先过于锐利的棱角,生生被磨掉不少。

喻文州微微笑了下继续忙手里的事,于锋倒是侧过脸来和他点了下头。

吴羽策也知趣,绕开加油区不再打扰车队工作,自己在pit里找了个舒服的座位坐下准备看比赛。

“哟,你不是刚才唱歌的那位嘛?”吴羽策才落座,肩膀就被人重重拍了下,弄得和他很熟一样。

上下打量番,这才想起来,好像是摩托车手包荣兴,这人来FLA打酱油的时候不算多,能和吴羽策碰上的机会更少,要不是因为和周泽楷在交往,他平时也会留意下赛车新闻,不然还真不怎么认识他。

“你好,恭喜啊!”吴羽策给了个职业性的笑容。

包子倒是一咧嘴,哈哈大笑:“你也知道啦!”

“MotoGP的新科冠军,当然知道。”

“哈哈那这个恭喜我不就客气收下了,谢谢啊!”包子一高兴又对着吴羽策肩膀拍了两下,手重得吴羽策肺都差点咳出来。

吴羽策赶紧往边上挪了半个身位连道“不客气。”。可包子却偏偏是个自来熟,搭他两句话还来劲了!

“唉我说,你是不是传说中周泽楷的男朋友啊?”

吴羽策又被呛了一口,幸好这时候屏幕上五盏红灯一个个正在亮起,吴羽策赶紧转话题:“要开始了,看发车。”

红灯同时熄灭刹那,赛道顿时轰鸣四起,黄少天一脚油门下去,引擎雷动,红色赛车飞箭而出,一个过弯后成功保住领跑位置,周泽楷从赛道脏侧起跑,也不甘示弱,发车立刻一个横切,强势挡住第三位置的车手,紧跟上黄少天的头车,第三位置赛车躲避不及,一个侧滑同身后发生相撞,事故又是引起一阵骚乱,转眼FLA的两辆赛车已经稳稳守住一二位置,甩开后车一大截。

至此,喻文州悬着的心也安心不少,看了眼手机,果然刚才张佳乐发来的信息都没注意。

【给你们准备庆功呢,稍晚到。】

喻文州也乐了一下,这个张佳乐怎么看都不太像个少董,这种时候作为老板,首要任务竟然不是督战而是准备宴会?也许是他太相信喻文州了,就目前的形式看,车队冠军已然是FLA的囊中之物,而车手冠军方面,周泽楷的积分领先,但是与第二位的差距不多,要确保总冠军,就必须拿下本站的分站冠军,而这会儿,场上领跑的却是同队的队友黄少天。

让还是不让?就喻文州的职业素养来说,一定会让。但是这并不意味黄少天也愿意让。

当竞技体育走向职业化,商业利益已然成为体育产业的首要考虑对象。何况,在这个本就以金钱,勇气和女人组成的赛车世界,冠军早就不仅仅是一份单纯的荣耀。当然,如果有,这份荣耀还是越多越好。

黄少天作为一个职业选手,不会不懂得其间的利弊,甚至可以说,他得以坐在这个座舱里,都是因为这一身赛车服上各种广告的赞助,而不单单是因为他的赛车技术也不为过。

因此,当黄少天听到喻文州的team radio说“少天,你先进站。“时,心底也是一沉。很明显,这就是让车,不知不觉的,在换胎时哪怕多加一秒油都能让周泽楷轻松超越。比起在赛道上直接让车稍显不动声色。

黄少天当然不是没料到车队会来这一出,就在赛前都有多嘴的记者凑上来直接问过这个问题:“你会让车吗?会牺牲自己一个分站冠军来让周泽楷拿年度总冠军吗?”当时黄少天回答得特别官方,虽然夹杂着很多废话,但是记者们还是从中提炼出了重点:周泽楷实力了得,不需要我让。但是黄少天心里何尝不是暗暗叫苦,对于明年并不打算转会的黄少天来说,车队利益无疑是高于一切的,可当喻文州的车队指令真正下达后,黄少天难免怀有几分失落,一来这指令竟是他最好的朋友喻文州下达的,二来,能做出这个指令的也只用喻文州无疑。

黄少天是当事人也只能苦笑,何况在一边的任何旁观者。就比如对于这个车队指令,正在怒摔耳机的试车手孙翔。

“什么啊!“孙翔骂着。

他年轻,才刚满18,血气方刚的年纪,容不得半点手段的年纪。

说实话,这种事娱乐圈实在太多太多了,见怪不怪的吴羽策看着气呼呼走开的孙翔,倒是转过头来和包子搭起了话:“你怎么看?“

包子摇摇头:“狮子座太差劲了。”

吴羽策笑:“怎么?看不出你还挺讲究体育精神的?“

包子指指电视屏幕上已经一二位置互换的两辆赛车,一本正经的叹了口气:“他要是上半赛季表现出色点,获得更多的积分现在也不至于要让车,或者说不定是周泽楷得让他,再或者他上一站就已经提前获得了总冠军也说不定。”

“说的也是。“吴羽策不得不承认,包子的这个思路特别诚恳。但是如果站在周泽楷的位置上思考,这个冠军又何尝不是一个讽刺,一个会一辈子被诟病的冠军。

但是没办法,就算周泽楷不要这样的冠军,可车队依旧会塞给他,这就是职业体育。

张佳乐和几个赞助商来到FLA维修区的时候,比赛已近尾声。虽说作为一个厂商车队,FLA有足够的资金来运作一级方程式车队,但毕竟,厂商也不是一个会天上掉钱的无底洞。要继续玩,钱,越多越好。赞助商们看着印有他们LOGO的红色赛车连番冲过格子旗,穿着印有他们LOGO赛车服的车手登上领奖台享受电视镜头的照顾,“满意满意,预祝我们明年合作愉快!”他们都这么说着。

TBC

 

 

 

评论(2)

热度(47)

  1. Anliswoman百里酚蓝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我也是,隐约法拉利即视感
  2. 百里酚蓝跳跳糖 转载了此文字
    F1!最入迷的时候大半夜爬起来看!!!好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