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岁月如歌——一拍两散(下)

李轩X吴羽策

另含:孙哲平X吴羽策,李轩X张新杰

 

李轩常常会在说得高兴的时候无意地提起当年网游里的那个牧师,强硬规整的风格,一样的不苟言笑。吴羽策很多次想问“后来呢?”但总是忍下了。这种给自己添堵的事,不知道比知道更好。

而回避只是一时的,这层纸终究会破。

说起来要猜到张新杰实在是易如反掌,牧师,和李轩同期,还是同城。吴羽策像是早有准备,所以在李轩默认后,他反倒更平静。就像一个正确答案在很多年后终于被阅卷老师打上个红勾一样,几乎可有可无。

该做的还是要做,吴羽策可不想亏待自己,只是这次他没再多考虑李轩的兴致罢了。

李轩有一搭没一搭地吻着他偶尔掠过眼前的肌肤,脑子里却一团浆糊着,他十分想解释,但是完全找不到措辞,只因为,他实在找不到这样一个立场。

难道说要在这样的迷乱情迷中告诉吴羽策,他确实从未和张新杰分手,只是时间久了,联系少了,渐渐淡了?

李轩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

他只能抱着眼下的人刺得更深,一次次的贯穿,用尽全力。

尚未褪去的绯红,在温黄的灯光下吹弹可破的通透。吴羽策就这么裸身拉过酒店的白色薄被掩了半身,疲惫让他丝毫不想动弹。

李轩知道终究是躲不过的。

“需要我解释吗?“李轩试探地问,”或者……你有什么想知道的?“

吴羽策侧头看向李轩,还“咦“了一下:“有这个必要吗?”

李轩不确定地看着他,似是还有言下之意。

吴羽策问:“有烟吗?”

“没有。”李轩下意识地答道,转念又奇怪了起来。吴羽策从不抽烟,至少在他面前,李轩从没见过他抽烟,就像从没见过他穿今天这身漂亮的西服一样。

可凡事你没见过,并不代表没有。

“在美国的时候,我抽过孙哲平的。“完全无视了李轩的诧异,吴羽策继续自顾自说着:”那个牌子我不认得,但是很好抽。下次我得问问。”

李轩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知道吴羽策在美国的房子一直借给孙哲平用,人情往来递支烟也不是大事,可偏偏当下这样的气氛与话题中,忽然提起了孙哲平,让李轩不禁心中一紧。

吴羽策悠悠抬起手,两手指虚摆出夹着烟的模样学了起来,“孙哲平他这么抽。”说完还轻吐出一口气,缓缓的喷在李轩鼻尖,湿热,难受。

然后李轩就听到吴羽策的声音平静地传来:“就是你想的那样。”

“那个你和张新杰在一起的夏天,我和孙哲平睡了。”

“什么?”

刚刚还在祈求自己想太多的李轩,可怕的设想突然被坐实,顿时懵了一下,回过神来一把抓起吴羽策的肩,眼神中灼烧的怒火,得到的回应却是吴羽策冰凉凌厉的双眸。

“那时候我们已经交往了吧?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李轩强压着怒气,可以说是质问。

理所当然的一个答案,“你没资格这么问。“

然后吴羽策还似笑非笑着补上了一句:“就当交换个小秘密,挺好不是?“

 

一夜的沉默。

第二天一早吴羽策醒来时李轩早已带着行李回西安。吴羽策找到自己的手机,果然留有一条短信,李轩的。他说:各自冷静下吧。

吴羽策飞快地回了过去:分手吧。

倒真不是因为李轩那些早已堕入尘埃里的陈年旧事。

 

后来在他收拾了行李出现在孙哲平家玄关的时候,孙哲平问他:“哟,这是想我了?“

吴羽策甩出两个字“避难。“

孙哲平大笑了出来:“怎么?被你们队长甩了?“

吴羽策没理他的废话,找了衣服自己去浴室洗了澡。孙哲平拍拍沙发,吴羽策坐了过去。

“这瓶新买的洗发水挺好闻的。“孙哲平瞟眼过去,来客湿漉漉的发丝还滴着水珠。松散的浴袍露出颈脖直到半边锁骨的位置。这样的气氛吴羽策自己也感到些许微妙。而直到孙哲平凑上身来要吻他的时候,吴羽策却是下意识地避,孙哲平的吻擦着他那被浴室蒸汽微红了的脸颊轻划而过。

“怎么?“孙哲平压低了声,在他耳边问。

吴羽策真的不想承认自己有后悔,后悔和孙哲平一起遁入这样一个无底的漩涡。他以为那些往事会就这样随着时间慢慢过去,而当昨天,当张新杰的名字被提起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有些事情是无法抹去的。既然发生了,就得承担着。

和李轩可以好好度过这四年的时间,拿到一个共同的奖杯,他已经满足,不敢奢求。“原谅“这种东西,他自己都不能给自己,苛求李轩显然不现实。

曾经幻想的忠诚爱情,最后自己竟成了捣毁它的人。

而后吴羽策问道:“能问个你的私事吗?“

孙哲平点头。

“知道张佳乐和周泽楷在一起的时候你怎么想的?“

“他喜欢就好。“孙哲平道。

吴羽策怔了怔,凭他的年纪与经历,实在无法同孙哲平那样丝毫不起波澜地说出那样的话。

然后他收到了李轩的短信,应该是刚下飞机的时间。李轩不会花言巧语,但一直是个好人。

李轩回复说:那就分手吧,如果你真的喜欢孙哲平的话。我只希望不要影响比赛。

吴羽策看着信息,握着电话的手却不禁发颤,那不带一丝挽留的干脆,活生生的一出双鬼拍阵,一拍两散。

“你还好吗?”孙哲平忽然而来的关心,反倒把吴羽策吓得双手一震,手机落到了柔软的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

孙哲平弯身拾起时,无意中扫到一眼。最后他笑了出来,扣过穿着浴袍的身体,不留一丝余地,将眼角发红的吴羽策牢牢吻住。

 

-一拍两散END-

 

评论(1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