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谁都会散 怎知一拍便会散
怪我自己作反 明明我不应再拣
忠贞怎可以贪 给抛弃亦已很惯
不惯 去承认自私 移情别爱太奸


迟早都散 散得清脆未算惨
我却要忠变奸 斗胆一脚踏两船
想上岸时又晏 无面目再解释
自费了承诺是否太斗胆

何苦再自命凄惨 你当我捣蛋
誓要去与他邂逅仍然从不怕被人话滥
从未做过玩家 但我却诚实认真去玩

——《一拍两散》林夕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