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几分之几(2)

周方吴(互有攻受)

本章主 #周吴#

2)

“哈哈没想到吧!”方锐从一大堆杂志后面爬了出来,手上拿了两本旧杂志。“那天从你那儿出来我就一直在想,这身材标准怎么看怎么熟悉,回来一翻果然嘛,小周去年我给我们杂志拍过一套,看看东西还在这儿。”

吴羽策随口哦了一下,哪里还管得了方锐在叨叨点什么,见周泽楷也是发着愣,赶紧移开视线对着方锐那边道:“毕业后我到真是没见过小周,还是这么帅。”

方锐抬起手肘往吴羽策肩上一搁,斜斜的就这么靠着:“那是你不想着他吧,你看我找小周帮忙人次次都来,从不拒绝!是吧小周~”说着还朝周泽楷一扬下巴,飞快地眨了下眼。

周泽楷独自做在沙发里,捧着杯子,嗯嗯地点头。视线却一直停留在吴羽策身上,始终欲言又止。

“你怎么干起模特了?”还是吴羽策先问道。

没等周泽楷开口,这边方锐先是抢过了话头:“对啊周泽楷,我到也没采访过你,明明学校里设计美术什么成绩都是第一,年年拿奖学金,到头来你看看,吴羽策都做起自家品牌了,你反而做模特去。不过话也说回来,你这长相和身材不做模特还真是挺浪费,早知道你愿意‘出镜’我当年裸模作业就该找你的哈哈哈~说起来你们当初都找的谁?我本来想去老冯那里偷看,他娘的一张没看到!”

吴羽策一听裸模作业这事也是心下一顿,扫了周泽楷一眼,立马把问题丢回给方锐:“你找的谁?”

方锐却是毫不介意,一甩脑袋:“那会儿反正也是一没钱二害臊,最后只能衣服一扒学习梵高坐镜子前画啊。”

“噗……”周泽楷听到方锐这么形容着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不想,却立刻被方锐拖住:“你画的谁快说!是不是那会儿在学校里交的小男朋友?老实交代!”

“我……没…”周泽楷本来就不会方锐的这种油嘴滑舌,这下更是支支吾吾。

可偏偏一提起学校里那些狗屁破事,方锐更是带劲,周泽楷越是不说,他越是想问个究竟:“别以为我不知道,就你这模样从我们学校出来还能是个直的我现在就改姓圆!“

“方锐大大,你的红茶放哪儿了?“吴羽策随手抄起个杯子,转身就翻起方锐的玻璃柜来。

“逼供”被无情打断。可打断他的是吴羽策,方锐又不可能为这点小事对他生气,只好撇撇嘴:“我这里只有咖啡没有红茶你还不知道么?”

“那去买一下呗。”吴羽策这回竟然装起了无辜。

“你就喝咖啡不行么?”

“不行,咖啡过量,心,绞,痛……”

“妈蛋我去问下小赵那里有没有。”方锐无奈起身,刚要拉门,后面吴羽策啪地把他的钱包丢了过来:“对了,我不喝立顿。”

方锐接住,和以前在宿舍里输了牌局被派去打开水一样骂了句操,认命下楼。

 

作为周泽楷那张作业中的主人公,吴羽策自然也不想把这档子事捅给方锐听。说到底如果当初和周泽楷是单纯为了交作业那其实也无妨,关键在于,这倒霉的作业偏偏一下子掰弯了两个大学生。

方锐终于被吴羽策撵走。虽然够大但依旧被堆得乱七八糟的办公室里,除了周泽楷所坐的那个长沙发,吴羽策也确实找不到第二个能坐人的椅子,于是索性拿着泡好的咖啡走到周泽楷面前,往办公桌边一靠。

“我没想到你会选择做模特。”

“嗯……先学习。”周泽楷不太会聊天,吴羽策从来就知道。

“那还是想做回设计的吧?不过你确实有资本这么做。”

周泽楷也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放下喝完的水杯,这会儿双手竟有些不知往哪儿放。见他这般不知所措,本想说点什么的吴羽策竟也沉默下来。

分手三年再见面,还是自己先甩的人家,吴羽策这会儿要说不尴尬那确实是假的。可从刚才见到周泽楷时起,吴羽策就几乎认定了他就是这次封面的最佳人选,连紧接着的男装发布会首席也已经在吴羽策心目中就这么敲定。

怎么办呢,周泽楷确实合适。可这个最合适人是他的前男友。

方锐的电话打破了两人间静默的尴尬,吴羽策接了。

“我刚下楼碰到个广告客户非拉着我,你们要不自己先去吃饭?我下次补偿你们?”

“好你忙吧。”吴羽策按下挂断,咬了咬下唇,对周泽楷道:“下午有空吗?要不要去我那里看看。”

周泽楷起身说:“好。”

 

周末的公司几乎没几个人,吴羽策直接将人带到三楼自己的工作室,为新品发布会准备的新款一溜儿排在落地窗边,中间长达五米的大工作台上,散落着五颜六色的布片与图纸。比起学校里那会儿的艰苦朴素,他今天的成绩已然不简单。

周泽楷摸着这些熟悉的工具,转头看到吴羽策递过一套礼服。

“这是上一季‘盛宴’系列的,那边是下个月要发布的‘SPARK’,你是先试试还是先帮我参考参考?”一回到工作室,吴羽策整个人都进入了工作状态,这也是他最喜欢保持的一种状态,没有任何的外界骚扰,不用理会人情世故,做自己想做的事,怎么都好。

周泽楷喜欢这样的吴羽策。

他笑了起来,说:“都好。”然后拉起吴羽策的手,细细长长的一点没变。

“那就先试试吧。”吴羽策抽手,另一手将衣服塞到周泽楷怀里,“没试衣间,你就这么换吧。我把窗帘拉下去。”

阳光被窗帘一层层遮挡,等吴羽策拉完再去开日光灯,回身已经看到一身紫红色暗纹礼服的周泽楷站在眼前。这套衣服上一次发布会时谁穿的吴羽策已经不怎么记得了,但是他相信,这样的周泽楷任谁看一眼都不会忘记。挺拔的身姿,比例几乎完美的长腿,无法挑剔,却带着一般模特不太习惯给出的微笑。

吴羽策皱了下眉头:“别笑。”

周泽楷竟摇摇头:“我觉得很好看。”

“咱专业点行么。”吴羽策无奈叹了口气,知道和他坳这事没个底,随便吐个槽也由他去。在新款里又翻了翻,找到一套白色的又想抽出来,一只手却突然被周泽楷从背后抓住。

吴羽策一顿,没做声。只觉背后悉悉索索的,周泽楷已经把头埋进了他颈里,下巴抵在肩头,柔软的头发弄得吴羽策痒痒的,他听到周泽楷说:“想你。”

其实不算意外。

毕竟同学一场,又是相恋数年,要说真的没半分感情并不可能。可当年的突然分手,也恰恰是因为,吴羽策发现当方锐拉着他说出和周泽楷一样的请求时,他无法拒绝,找不出偏爱。

对于爱情这种特别自私的情感来说,没有偏爱,就无从谈爱。

轻叹了口气,吴羽策还是回身说道:“小周,其实我……”

“是有……男友了吗?”竟被周泽楷闷声打断。

“不,没有。”

“我还是喜欢你,可以吗?“

这么说着的周泽楷透彻的双眼里尽是满满的期待,吴羽策伸手抚着他白净的脸颊:“那是你的自由……”

周泽楷用亲吻堵住了他可能听到所有转折,小心地触碰着这来之不易的薄薄的双唇,只是和当年躲在画板后还能听到对方紧张的心跳不同,吴羽策如今平静的回应,让周泽楷并不安心。踌躇着是不是该移开双唇,再做一番确认时,吴羽策双手已经移到周泽楷腰间,麻利地单手挑开自己设计的腰带,另一手已经抽出了他自己亲手缝制的衬衣,

是的,同样无法拒绝,就像那天清晨方锐懒洋洋地爬到他身上,说着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

推开工作台上成片的图纸,留出一小片空桌,周泽楷将吴羽策放在桌上,拥吻,解衣,爱抚,舔舐,最后在周泽楷手中再次赤身裸体。

留恋在吴羽策大腿内侧的手再次滑入膝关节将它慢慢抬起,只是这次周泽楷不再像当年那样会一手拿着笔,一边红着脸说“这样放”,也不会再天真地问他“能碰一下吗?”像是无比确认一样,握着吴羽策的分身套弄了几下,随即含入口中。

“嗯……”吴羽策轻微地呻吟着,双手反撑在桌上,身下性器在周泽楷的口中硬得发烫,湿热包裹,舌尖抚慰,周泽楷在一次次吞吐中,还细细舔弄着他前端,听见吴羽策的喘息逐渐加重,更是加快了速度,性快感的刺激让吴羽策差点坐不稳,随手抓住周泽楷未脱去的外套,周泽楷没能退远,精液瞬间射了一身。暗红色礼服从肩线到胸前,一道白浊的液体慢慢淌下。

脱力的吴羽策索性就躺在桌上休息,扫了眼衣服还有慌忙说着对不起的周泽楷,竟也好笑起来:“没事,这件送你了。”

周泽楷难以置信地楞了半天。

“这儿没准备安全套,下次去我家吧。你要不要帮忙?过来我给你弄。“吴羽策悠悠然说着,周泽楷走了过去。

 

到头来,他还是没能告诉周泽楷,其实我没自己以为的那么喜欢你。

 

TBC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