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几分之几(4)

周方吴(互有攻受)

本章主:周吴 & 周方


(我知道你们想说贵圈好乱……说吧- -)


4)

“哎等等等等!……咦?周泽楷你怎么来了?”

宋晓抱着电脑挤进电梯,迎面就看到周泽楷按下三楼,回头有带着微微笑意看着他,指了指楼层按钮,道了句“你好。”

“我也三楼。”宋晓说完倒是也笑了出来,“来找老吴的吧?让我猜猜你来帮他干嘛的……啊,难道这次开场是你走?”

宋晓说完自己也吓了一跳,上次听方锐说起过这次发布会找的模特绝对给他惊喜,还真没想到竟然这么熟的老同学。

周泽楷只是点点头嗯了下,电梯已经到了。

工作室里拉着厚厚的窗帘,所有灯都关着,只有投影仪打出一道明亮的光线将PPT映在白墙上,面前是周光义在神形兼备绘声绘色地给吴羽策讲解着现场舞台的效果设计。

“哟已经开始了?”尽管是头一回合作,但和在场的所有人可没一个陌生的,宋晓虚招了下手,自己找座位放下电脑。

吴羽策咬着笔从ppt上移开视线:“早。还没开始,我昨晚没来得及看,让光义索性和我说一遍。……周泽楷?”

看到周泽楷跟着宋晓进来的时候,吴羽策也是一愣神,不能说完全没想到,可看到他真出现在面前还是会有些意外。说帮忙就帮忙,也不问能帮点啥居然自己直接来报道了。吴羽策暗叹了下,还真是个行动派的,转身去倒了两杯咖啡。

“既然小周来了,我想大家也都知道了吧,他会走这次的开场。”吴羽策把杯子往周泽楷面前一放,“看你的啦。”

在投影仪背光中的周光义也高兴拍起了手,“那太好了!来来来这是舞台效果图,周泽楷你要不要先站过来看看效果。”

“呵呵,不用了。”周泽楷笑着摆了摆手,“已经很漂亮。”

“别吹捧他,漂不漂亮我说了算,我导演!”宋晓也哈哈一笑,转眼听到背后悉悉索索的声音,是李迅一手碰花一手夹着笔记本晃晃悠悠到了。

“老大,你的花。”李迅边喊着边往吴羽策手里一塞:“电梯里碰到快递说是你的我就给拿上来了。谁送的?”

吴羽策扫了眼不算很大束的白玫瑰,眼皮明显跳了下,“不是你塞给我的么?”

李迅赶忙摆手:“搞毛?我只是代替下快递。”

边上的宋晓和周光义这会儿又看热闹不嫌事大了。

“没记错的话一个周泽楷一个吴羽策正是以前班上两大烧死对象,没想到现在都不消停啊~”宋晓啧啧道。

周光义赶紧接上:“可不是么,周泽楷每天有妹子送饭,吴羽策每天有男人蹲女生宿舍楼下送花,现在想想都他妈好笑。”

“对对对,然后收了人家情书还约了地点,问题是不论找谁,最后去的都是方锐!”李迅拍着桌子疯笑,“说起来方锐这牌运也真够差的,他赢过么?”

“赢过。”异口同声,吴羽策和周泽楷。

随即又招来一堆“哟~~~”声,然后宋晓一拍脑袋说:“我想起来了,确实有次方锐赢了的,但还是他一个人看宿舍,等到12点这两人都没一个回来最后跑我们那儿吃泡面去了。老实交代你俩到底干嘛去了?”

“还能干嘛,在被宿管骂和校外留宿间选择了后者而已。”吴羽策耸耸肩,像是汇报工作般的陈述句。

“有奸情。”李迅立马挤着眼睛指指两人,引得全场一番哄笑。

吴羽策也就由着他们说笑,把花往窗口一搁,“差不多人都到了,我们开始吧。”

*

会议一开就开到下午,几人匆匆散去的时候都还没吃午饭。吴羽策也没强留,一番感谢告别后,也做自己事情去了。

“小周帮我把右边那排人台上的,按照新的设计稿改一下好吗?”吴羽策扯着手中刚送来的布料,确实有点忙不过来。

李迅抱着一大叠模特资料,一个个在做记号,嘴里还不忘叨叨着:“周泽楷,你有没有周泽楷二号,周泽楷三号,周泽楷四号可以一起借来用用的,可以省我好多事呢。”

周泽楷就站在落地窗边,手里拿着稿子呵呵地笑,反正也从来弄不懂他什么意思,李迅说完自己也就忘了。

过了会儿又有人敲门,居然是送外卖的。甜点餐包咖啡一溜儿被摆出来,订餐人写的还是吴羽策名字。

李迅舔着嘴跑过来,不客气地挑了快芝士蛋糕:“老大,最近怎么回事?这么多人追你?”

“和早上同一个。”吴羽策拿过只小羊角面包,咬了口,“小周,巧克力蛋糕给你好吗?”

“好,我等下吃。”周泽楷眨眨眼,勾起嘴角笑了下,弯腰咬掉扣子上的线头。

李迅也没多想,自己挑了杯咖啡:“同一个?老大你知道是谁啊?”

“当然。”

“谁?方锐?难道是方锐?”李迅想起前几天在帮方锐拍杂志封面,一盘算觉得自家老大最近肯定又和方锐走得近了。

吴羽策嗤笑了出来:“就方锐这么‘博爱’一家伙,追我?说相声呢?”

“不不不,以我对方锐的了解,绝对有可能!”李迅拍胸脯保证着。

“那你真不了解他。”吴羽策舔舔手指上沾着的酥皮屑,对李迅勾勾手。李迅贼笑了下附耳过去,只听到吴羽策小声道:“方锐看上周泽楷很久了。”

“卧槽!难怪那天化妆的时候……”

吴羽策一个眼刀下去,李迅缩缩脖子,立刻禁声。

 

很快到了发布会当日。方锐的杂志社也应邀前来,阮永彬忙忙碌碌地在前台做着嘉宾专访,方锐脚底一抹油溜进了后台。

所有人都在做着最后的准备,吴羽策更是没时间来招待他。方锐兜兜转转,一眼看到已经上好妆的周泽楷百无聊赖地在玩手机。

“这是在给我发短信么?”方锐嘻笑着跑过去。

周泽楷抬头见是他,也愣愣地笑了下:“打游戏。”

方锐凑过去看了眼,居然还是最近流行的呆鸟,因为要和方锐说话,那鸟正巧被撞死在水管上。周泽楷委屈地看着800多分的成绩,又瞅了方锐一眼:“死了。”

方锐拍拍周泽楷,往他坐的沙发边上一挤:“不就是只傻鸟,下次哥帮你破纪录。来,陪哥聊聊。”

“才四天……”周泽楷伸出四个长手指,一脸无奈。

方锐居然也听懂了,“怎么?大你四天就不是哥了?大一个小时都是!来给哥说说,这几年过得怎么样?我怎么觉得你最近胖了?”

“能穿。”

“没说你不能穿。就是觉得气色好像不错。”方锐又夹着周泽楷下巴,左右掰了两下,“真是个犯罪脸。”

“啊?”周泽楷又不懂了。

方锐放下手拍着周泽楷大腿:“别紧张,没说你犯罪。”

“那是你?”

方锐被他的刨根问底弄得也是一呆:“好好好,我犯罪行了吧。”

这话一出,周泽楷居然还颇为担心地拍拍方锐的背:“不可以的。”

方锐默默扶了个额,转头道:“先别说我,我看你最近也不见得淡定。喂~我问你,你那天拍完片子是不是和老吴一起走的?”

“恩。”

“睡了?”

周泽楷一顿,耳根刷地红了。就是和方锐再熟,也完全没想到这家伙会这么直白地问出来,还是在人来人往的后台,这要被哪个长心眼的听去,可就越传越离谱了。

方锐也没等周泽楷回答,因为一看他那副不知怎么开口,又不知怎么否认的不安模样,也猜到自己十之八九说中了。眼见着四周大家都在各忙各的的,方锐轻咳了声,凑到周泽楷耳边:“怎么样?叫得好听吧?”

周泽楷浑身一震,被方锐呼出的气息抵着耳后,直白的言语,让他下意识地想起那天在车里情欲弥漫的场景。吴羽策在他身下跟着他抽插的节奏挺动的身姿,还有胸前期待他抚慰的樱红,越来越急促的喘息,以及被顶到高潮时的呻吟,周泽楷发现自己不能再想下去,可为时已晚。

方锐发出暗暗的坏笑:“喂,你好像硬了。”

周泽楷扫了眼自己身下,方锐没说错,他的欲望确实已经微微抬头。尴尬地用手挡了下,边上方锐已经把他从沙发里拉了起来。

七绕八弯的转到一间空置的更衣室,没有门,只有一条布帘子。好在模特们其实都习惯直接在后台换装了,这更衣室新得几乎就没被人用过。内侧左右亮面落地镜,闪闪发亮,一个指印都没有。

“来吧。这里不会有人。”方锐说话间已经把外套脱了。

周泽楷转身就要出去,却被一把拉了回来。

“你场下能挡,场上呢?也挡?”方锐摇头晃脑说着,自己继续解着皮带,“何况等下你走的还是开场,灯一亮下面一看‘哟第一个就激凸’还以为这是什么色情派对呢。”

“但是……”周泽楷听着方锐那头头是道的说辞,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他确实是想和吴羽策好好重新开始的,他也觉得他们正在重新开始着。这种时候面对方锐的邀请,周泽楷真的不想节外生枝。

可方锐却根本不管他那么多,自己脱完了还指指周泽楷:“你这衣服等下还要走秀,脱了脱了别弄皱了。”

周泽楷皱着眉,还在想着措辞,那边方锐又催上了:“我说你纠结个什么,还有不到一小时就要开秀了,速度点。看你要上台的份上,我让你上得了。”方锐找出安全套塞周泽楷手里,自己动手解起了他裤头,一边又道了句:“本来想晚上庆功宴完了找老吴用的,先给你了。”

说完一口含住了周泽楷的分身。

 

TBC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