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乐策】动听

首先非常感谢乐ALL本《烟花》的两位作者授权,借我用烟花中张佳乐的设定,

以及感谢《水军异闻录》的两位作者授权,借我水军中吴羽策和虚空乐队的设定。

原po不才,只是想完成一下张佳乐X吴羽策的夙愿,谢谢大家包容。

 

动听 

(张佳乐X吴羽策)

 隐:双花,双鬼,乐林,方吴,方林警告



我至今说不上来爱情戏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爱情是个虚无缥缈的名词,戏却只要买票就能看到。

但戏是编的,爱情却发生着……

******

1)

张佳乐两脚后跟左右一蹭蹬掉鞋子,熟门熟路的就直接往孙哲平家的厨房跑。

“一大早的把我叫来干嘛?有吃的么?”张佳乐拉开冰箱找到一瓶牛奶,颠来倒去看了半天,“操,怎么过期的。”

孙哲平从客厅里跑出来,丢了包速溶咖啡:“都十点了还早?将就点吧,面包倒是有。”

 “好吧,聊胜于无。”张佳乐扎扎嘴,自己找杯子泡上,“老孙我和你讲,我再也不想演王杰希的电影了!我都要被他榨空了,身!心!俱!惫!”

孙哲平喝着自己的咖啡嗯嗯点头,末了很配合地问了句:“然后呢?”

“然后?”张佳乐歪头想了下,“总之影视剧都不太想接。”

“哦,奥特曼的红灯亮了,没电了?”

“就是这个意思。”张佳乐扒拉过孙哲平面前的面包袋子,自己掰了一块,刚咬嘴里又突然想起什么,瞪了眼睛朝着孙哲平:“我靠……你不会也想……?我可先和你说清楚了,哥可是刚花了一晚上加一早上的时间来拒绝王杰希,你真想邀请哥拍电影也让我先休息一下。”

孙哲平倒也从不含糊:“说对一半。”

“嗯???”

“我记得你科班的?”孙哲平问了句。

“那是,谁像你运气这么好逛个街都能领到我们剧组的盒饭。”张佳乐扬扬鼻子挺自豪,转眼想起当年繁花血景的时代,又垂眼下去。

孙哲平也没想去撩这等往事,只是就事论事:“毕业大戏你们演的什么?”

“简爱。”

“哟?你演罗切斯特?”孙哲平来了点兴趣。

张佳乐啧了下:“都说了简爱,老子从来是主演……听懂了么?”

孙哲平恍然后大笑了起来,“所以,之后你就没再演过舞台?”

“那倒也不全是因为这个。”张佳乐咽下口面包才道:“演戏这档子事也讲究个机遇。”

“凡事都是嘛。”孙哲平起身丢了个本子过来,“你看看这。”

也可能是职业兴趣使然,即使没打算接新戏,可一个剧本放眼前总忍不住会去翻看揣摩一下。眼下,张佳乐已经把剩余的半块面包叼在嘴上,两手拍着面包屑要去接本子。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哟哟哟……』

噗……

莫名传来的广场舞音乐铃声生生把张佳乐噎了一口,可怜的半块面包也只能喂了蚂蚁。

“哪儿来的声音?”张佳乐皱眉捡起掉地上的面包,没听到孙哲平回答,再起身时,视线中一个踩着孙哲平拖鞋的人正从卧室出来往卫生间跑。

张佳乐追看了眼,那人和自己身形相仿,只是头发略短些,背对着自己时总有些眼熟。转头用眼神给了孙哲平一个问号,孙哲平耸耸肩:“哦,是小吴。我记得客串过你们那个什么片子。”

张佳乐摇摇头:“客串我哪记得,肯定不是那次见的。不过……”拖长了尾音,张佳乐嘿嘿坏笑了下,打量着孙哲平,像是在行注目礼似的。

孙哲平知道他在各种脑补,也只得摊手:“他在这里的原因和你差不多,小楼这次投的《红玫瑰与白玫瑰》是音乐剧,我请了小吴做音乐总监。”

“哈?”张佳乐愣了下,随即抽过本子大致一翻:“你不会想告诉我就为了完成你的楚苏大白日梦才答应楼冠宁的吧?叫我来干嘛?演那个周旋于红白玫瑰之间的男人?拜托孙哲平,大家一日搭档百日恩,对我好点不会死的。”

孙哲平咧开嘴大笑着,既没肯定,也不否定:“无论是做演员还是当导演,我反正就是半路出家的,怎么样?要不要试试我这个和王杰希完全不同的野兽派导演?”

“滚滚滚!”张佳乐笑骂了句:”你还什么都没干呢就已经给自己定风格了?先把剧本改了再来找我。”

“我也觉得可以改一下。”洗漱完出来的吴羽策不知什么时候也已经走过来,掰着桌上的面包说着:“就像我昨晚和你讲的,按小楼那个拘泥于原著的本子,就算再加几首歌唱唱也没什么意思。”

“是吧,你看小吴也这么觉得。”张佳乐夸张地拍拍吴羽策后背表达着赞许,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站了统一战线,两人竟突然熟络了起来。

“对了孙导。”吴羽策嚼着面包猛按了通手机,“翔翔今天在我那边录音,我得先回去一趟,你们有什么想法先聊,我有空再过来。”

“好好~你忙。”张佳乐顺口就替孙哲平回答了,还笑嘻嘻地掰了块面包递给“战友”:“带上,别饿着。”

吴羽策莫名地接过哦了声,也就此告辞。

待人一走,张佳乐又得意地指指孙哲平:“看吧,大家都觉得这本子没劲。”

“但毕竟是本经典。”

“正因为是本经典,演到现在电视电影舞台不知道都有多多少少N+1版了,人家凭什么要看你排的?何况你还是个半路导演。”张佳乐对上孙哲平,可从来就是有一说一,毫不含糊。

孙哲平若有所思,不会儿却蹦出一句:“就像繁花血景吗?”

张佳乐顿时语塞。

“如果不在经典上寻求改变和突破就会被直接埋没吧。”

“是……是啊。”张佳乐咕咕一口喝干了速溶咖啡:“你看他们现在那样,多好。”

孙哲平自嘲地笑了下,点头,顺手抽回本子丢在一边:“那怎么改你也一起想想呗男主角。”

“喂!我还没答应呢!”

“我的戏你有不答应的权利吗?”

“次奥孙哲平你什么时候变得比叶修还渣了!要脸吗!”

“我们确实有沟通过,他给出了和你们相同的意见。”

“看吧看吧!!!不对等等,和叶修一样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不过说真的老孙,以你的性格我希望看见一个具有颠覆性的红白玫瑰。唉?怎么办我居然开始期待了~”

嬉笑怒骂间,张佳乐发现,自己似乎很久没有这么放松。在这个圈子里能好好坐下来谈艺术本来就已经是件很奢侈的事,何况还能这样随意的表达自己的想法,大概也只是因为对面是孙哲平。

 

改本这档子事把孙哲平折腾了整整一周也没确定个所以然来,这样不对那样不行,自信如孙哲平都觉得自己快把自己弄疯,可更添乱的偏偏在这大清早的来了。

孙哲平和楼冠宁带着律师到警局的时候,就见张佳乐笃悠悠地喝着咖啡和吴羽策正谈笑风生。

“怎么回事?”孙哲平扫了眼面前似乎并不怎么紧急的状况,这和电话里听到的不太一样嘛?

肖时钦见孙哲平来领人,也过来招呼:“孙导不好意思,麻烦您跑一趟。”

“还不是那个倒霉叶修!”张佳乐这时已经抱怨起来。

“是这样的孙导,我们昨天接到举报说叶修的新酒吧有问题,上面压下来也没办法,突击检查后确实有些……收获。”肖时钦有些尴尬地推了下眼镜,本就和他们这些人挺熟,这样抓人面子上也是不太好看。

“什么收获?”孙哲平顶着几晚上熬出来的发红的眼睛,语气不太爽。

“我们在吧台下发现大麻所以不得不将在场人员全数带回。”肖时钦干咳了两下赶紧继续解释,“不过在调取监控后已经锁定嫌疑人了,我们怀疑这是一起陷害……相信你进来的时候已经看到外面的记者了。”

“确实。”

“警方尚未公开这起案件,从昨夜出警到现在,满打满算也不过4小时。如果不是有人早有预谋,记者没可能这么快知道并聚集在这里。你们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肖时钦问。

张佳乐哼哼鼻子:“肯定是叶修这倒霉催的,要我说一定是嘉世想弄死他,我们跟着倒霉。”

“也不一定。”吴羽策这时道,“孙导你记不记得找我那天接到过崔立的电话……”

“嗯,他想让刘皓上……”孙哲平沉声道,“肖队,被牵连的还有谁?”

“黄少天,苏沐橙,方锐,当然还有叶修和酒吧实际的老板娘,其他都是些普通顾客。筛选来看并没有针对的必要。”

楼冠宁听闻当下冷哼了声:“我看这次是嘉世一箭三雕。”

“太不小心了。”孙哲平只能叉腰摇头,“现在怎么办?你俩公司知不知道?我只能帮你们一时,后续还得你们公关那边自己来。”

“一时就够了。”张佳乐眯眼看了眼吴羽策,八成是两人早有打算。“老孙,男主我答应你,现在开始我们算一个剧组ok?小楼麻烦你准备下红白玫瑰的新闻发布会。”

楼冠宁楞了下,这不剧本思路都还没出来呢,已经要发布会了?

张佳乐见他那一时半会儿还没缓不过劲来的模样也不解释,嘿嘿笑着,拉过吴羽策:“外面记者到齐了吗?到齐我们可以走了。”

孙哲平脑袋顿时嗡的一下,这口气绝对就是要胡闹!没等拦下,警局大门已经打开,张佳乐一手勾着吴羽策就走了出去,刺眼的背光中,孙哲平分明地看到两个清晰的剪影正在接吻。

镁光灯响成一片。

 

TBC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