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糖

【乐策】动听(2)

《烟花》设定张佳乐X《水军》设定吴羽策

隐:双花,双鬼,乐林,方吴,方林警告

 

2) 

两人手牵手故作亲密的往楼冠宁车里一钻,豪车赶紧油门一加飞离记者的包围。

孙哲平坐在副驾上,两手抱在胸前,反光镜中张佳乐在玩着手机。这种无声的气氛在楼冠宁看来是稍微有点尴尬的,但是在座的一个个都是大神,他虽是名义上的投资人,可到底也不过是个有钱的圈外人罢了。

“那个……大神们玩的好一出转火啊。可这年头记者们也不那么好打发了,等会回去一个个想起来两位这是故意分散他们注意,那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么?”楼冠宁小心地问道。

张佳乐被他一说,像是猛然想起什么:“你不说我差点忘了,这不还没完嘛。”

“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孙哲平顺手开了罐咖啡,“关于红白剧本?”

张佳乐嘻嘻一笑,接过吴羽策手机直接按下楚云秀电话。

“喂~云秀?我,张佳乐。孙哲平那个红白玫瑰的本子知道吧,你来演振保怎么样?”

……

“哈哈是啊,性转,白玫瑰我来。红玫瑰?你觉得小吴怎么样?对对吴羽策,还兼音乐总监。“

嘎!!!!!!!!

楼冠宁一个急刹车,孙哲平喷出一口咖啡。

张佳乐可没管这些,继续兴奋地和楚云秀通着电话……

“行啊,百合玫瑰不冲突嘛,那苏沐橙那边你去说,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下午3点发布会有空吗?“……

“大……大神……你们……”楼冠宁已经被惊得不会说话,倒是孙哲平,看来是早料到张佳乐会来这么一出惊人之举。

“我觉得,真是个好主意!”孙哲平沉着地拍拍溅到上衣上的咖啡渍肯定着,“不过这样的剧本,张佳乐你自己来写。”

“什么!”张佳乐是当真惊呼了一声,“让我下车我要去找老林!”

“不行。”吴羽策当即一把拎过张佳乐的领子,按回原位,“下午还有发布会,这场戏我得靠你演完。”

 

满版报纸网络铺天盖地的颠覆版红白玫瑰新闻瞬间将那些无关痛痒的警局突查事件埋没得干干净净,热爱闲聊的网友对于警察已经定性的案件大多提不起什么新的兴趣,反倒是音乐剧双男主出柜的八卦,引得人纷纷猜测起新红白的剧情走向,就算是被指炒作,是啊我就是炒作怎么了?总比被莫名其妙的冤枉好吧。张佳乐显然对这样的结果很满意,虽然他知道回霸图肯定得面对张新杰的一番质问,也承认当时当刻那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却是张佳乐最想用的一种。

翻到林敬言电话的时候,张佳乐捏着尚未改动的本子犹豫了半天,最后到底还是按了下去。

这个夜晚没有下雨,林敬言的房子也不再是市郊的小公寓,张佳乐把车开进宽敞的车库找了个空位倒进去停下,只觉迎面有人打着大光等啪啪一闪。

张佳乐眨了眨眼,车窗已经被人小声敲了两下。

“呵……你怎么在这?”摇下车窗,张佳乐看见的竟是吴羽策。

“本来约了方锐两首歌词。”吴羽策偏过脸去,居然有些欲言又止。

这小动作,心细如张佳乐看在眼里,也立即意识到哪里不对了。

“几号?”张佳乐抬抬头,示意楼上单元号。

“A603”

张佳乐怔了下,他知道这不是巧合。

“要不,还是去你那里聊聊本子?”张佳乐这么说着,显然已经很明确地回答了吴羽策——没错林敬言的地址也是A603。

 

深夜的录音棚,李轩留着一份炒河粉,打包盒上腾着一层水汽,想来已经凉了很久。

吴羽策丢了车钥匙在一边,指指这唯一的食物:“饿吗?要不要一起吃点?”

张佳乐头一回来虚空的录音棚,虽说和大多数录音棚一样总是那些设备,却还是免不了些许好奇。可能因为不是为工作进棚,心情上难免会更轻松些。东摸摸西看看的转了圈,拉了凳子也往吴羽策边上坐过来。

“就一双筷子啊?”

吴羽策刚一筷子夹起河粉要往嘴里送,被张佳乐说得又只好停下递过去:“你先吃?”

张佳乐也不客气,张嘴就着吴羽策夹着的河粉就一口拖过去,“挺好吃的,哪儿买的。”

“路口八点过后会有小摊,不过这会儿也该收了。”又要喂食又要回答问题,吴羽策这才自己吃上一口。

张佳乐美滋滋地嚼着河粉,撑头问道:“你和李轩几年了?”

“恩?搞乐队?”

“当然不是,问乐队我不会自己看百度啊。”张佳乐倒也毫不避讳。

吴羽策轻笑了下,“搭档而已,没有什么。“

“唉?“张佳乐这回是真没想到了,”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吴羽策又夹了一筷子送过去。

张佳乐就算嚼着满口河粉,也没放弃用那不清楚的口齿来表达他的难以置信:“说难听点我都已经睡了七八个搭档了……呃,这么算来和我搭过戏的男人好像都……不不不你用怕我没想拿你怎么样。“

吴羽策倒是由着他说,就算听到了七八个的数字倒也没表现出什么特别的表情,惊异厌恶或者羡慕,一个都没有,好像听个故事一样。最后他听到张佳乐问:“对了你那天唱的歌叫什么名字?在叶修酒吧的那天。“

“你怎么知道是我?那天唱的是《爱情万岁》,方锐新写的。“吴羽策丢下吃完的空盒子,转身去拿了瓶威士忌。

“我就说嘛,别以为带个面罩披个什么鬼神盛宴的马甲玩地下金属别人就不知道了,明眼人还是很多的。“

吴羽策呵呵笑着递过酒杯:“怎么?研究这么透彻,你喜欢那首?”

张佳乐接过喝了一口,酒香醇厚的气味滑入食道,在这个渐凉的深秋夜晚瞬间温热了身体,“方锐那词专门给你写的吧?‘不打算离去也不打算真的爱你*’……真有他的。”

“还有’黎明之前只想和你尽情嬉戏*‘。“吴羽策慢悠悠说着,正对上张佳乐略显忧郁的眼睛直勾勾地凝望。

“夜半三更你这样对我说话,会感觉正在语文考试的。“

虽然张佳乐这么清醒地说着,可眼前再次影出的却那夜在叶修新酒吧不大的舞台上那个变幻莫测的摇滚歌手。完全不同于虚空乐队live时的表演爆发着非同寻常的魔力,面罩下几近发红的双眼,从发梢滚落至喉结的汗珠,不算天赐的嗓音反反复复哼唱着吻你吻你吻你的直白词语,犹如一双无形的手,已经将张佳乐圈进了猎园。

吻你吻你吻你,没错,当天张佳乐就吻了,现在也不会放过。

张佳乐不打算去想当下的情焰流转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他清楚地明白着所有的偶然都有其中的必然。唇舌触碰带起情欲的升腾,空荡荡的录音棚中,可以百无禁忌的吐息呻吟,隔音墙同时造就的回声,让吴羽策在他身下的浅吟更显得绕转缠绵。

暗夜中的啃噬撕咬,将身体相互的渴求沿着每一寸皮肤蔓延开去,不大的沙发挤着两个人的重量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吴羽策有些艰难的抽出一条腿勾上张佳乐腰间问道:“喂你带套没?”

“没。”

“你等下我摸摸看,沙发下面好像有方锐上次落下的。“

张佳乐啧了一声,也不知该评价点什么,说到底,他自己也没资格去评价别人什么,到头来只能是等着吴羽策真的摸出了那个安全套,然后丢过来。

身体交合让性欲的激情达到顶峰,贪恋却让一切显得意犹未尽,两人磨磨蹭蹭的也不知嬉闹了多久,才倦在一起缓缓睡去。

直到钥匙来回转了几圈的开门声在不大的录音棚外响起,吴羽策才稍稍拨开张佳乐散落在他眼前的头发,眯眼望去:“恩?李轩?“

面对开门后出现在面前的这片毫无顾忌的狼藉,就是李轩也不禁楞了一下,然而也就那么一微微的失神,顺着拾起衣物的间隙,李轩轻声问了句:“不早了,早饭还没吃吧?我去买。“

 

TBC

 

注:*取自阿信词《爱情万岁》,原唱五月天

评论(8)

热度(33)